正事谈完,二人有说有笑的吃起了美食。却在此时,餐厅寻寻觅觅走进了两人。

“冯过,在哪呢”

被喊冯过这人身高马大,看身板就像一个欧美壮汉一般。

冯过闻言,随着同伴手指的方向投去了目光。

“臭”

看着不远处吃吃喝喝、有说有笑的李文轩二人,冯过脸上布上一抹寒光。 他是王柔的未婚夫,是父辈指腹为婚的一对青梅竹马,然而此刻王柔的行为,在冯过看来无疑是在给他带绿帽。

带着同伴,冯过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 他的外形和状态一看就是来者不善,从而引来周围人纷纷侧目。

“哼”

冯过刚进餐厅,王柔就已注意到他,对于这个眼高手低、外强中干的未婚夫她可谓嗤之以鼻,倘若不是父亲一再强迫,恐怕这段姻缘早就成了过眼云烟。

如今看他怒气冲冲而来,王柔似乎是激起心底的倔强,竟然刻意和李文轩亲昵了起来。

“来,尝尝这个”

一个菜喂到嘴前,李文轩不觉愣了一下,王柔突然献媚令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难道是被本尊的实力折服在了裤裆之下

想到这李文轩贱贱的笑了下,然而正当他准备吃递来美食时,一个巴掌突然落在了饭桌上。

一声巨响吓了周围人一跳,没有注意身后的李文轩自然包括在内。 看着饭桌上七零八落的锅碗瓢盆李文轩不禁怒道:“你是猪吗没看见我们正在吃饭”

呀哈

冯过差一点没气死,心道这人真不要脸,给我带帽子还敢骂老子

“小子,你找死” 说着,冯过抬手向李文轩脖子抓去。 然而他根本不清楚李文轩的实力就敢这样,岂不是自讨苦吃。

李文轩后发先至,抬手打飞袭来的巴掌,同时猛然站起一把抓住了冯过的脖子,并将其直接提了起来。

这突然发生了一幕吓傻了周围人,试想一下,一个一米七多点的消瘦青年,竟能同拎小鸡一样提起一个高猛大汉,这是可以随处看到的事情吗

绝对不是

看着对坐的王柔居然在这时抿笑了一下,尽收眼底的李文轩转首问道。

“你朋友”

“未婚夫”王柔有啥说啥也没隐瞒,说罢,她同时站起了身。

听到这里想到刚才,明白过来的李文轩自觉有种被当枪使的感觉,这种感觉有些不爽。回过后,看着不住挣扎的冯过,李文轩将其扔到了一边。

“走吧”

随后,二人轻飘飘走了。

出了餐厅没多远,闲聊几句的二人在一个道口分别。目送王柔离去后李文轩的心绪陷入低沉。

就像此刻的天色一般,似乎有一层阴霾旋停心头。 想到最近的种种事情,李文轩不禁叹息:“哎修为还是低啊,倘若境界再高些,想来这些事都不叫事了 ”

淡淡摇头,李文轩甩去因这两天的事因起的烦闷。

转头,正欲动身是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喂,怎么了”

电话是洛碧蓉打来,说是公司又来了一伙人,此刻正堵在总裁办公室。

李文轩没有多问急忙挂了电话,而后打车出了清河市,向合安市疾驰而去。

车上,李文轩拨通了魏宇文的电话,恰巧的是魏宇文刚准备找李文轩,此刻电话打来,刚响一声魏宇文便接了。

“魏老”李文轩还愣了愣神,他没想到电话会接的那么快,毕竟魏宇文不是小年轻低头族。

谁知,魏宇文却先说道:“文轩,我正好找你有事。”

有事

李文轩怔了一下,旋即想到可能投毒事件有了眉目,遂连问道:“魏老,是不是查到了幕后人物”

“嗯,对,不过”

魏宇文似乎有些为难,话语结巴,想说不说的样子很急人。

“怎么了”

耳闻李文轩追问,魏宇文沉吟些许,叹声说道:“人是查到了,不过这个孩子却是与我有些渊源”

和魏老有渊源

李文轩听到这些不禁愁眉紧蹙,在他想来倘若这样就有些难办了。

在他看来自己本就不是善良之辈,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才是他的处事方式,幕后之人对他心存祸心岂能轻易放过,然而此刻却和魏宇文有关系,那如何处置此人,这就要好好思量一下了,毕竟魏宇文的面子还是要给了。

李文轩不卑不亢的将心中想法说了出来,魏宇文听后想了片刻,放说:“这孩子的奶奶和我是旧识,不过因为一些事导致破镜难圆、旧弦难续,哎”

似乎想到了往事,魏宇文神往的一会后接话说出了重点。

“这孩子叫唐正信,是清河市唐门集团的公子”

是他

李文轩闻言双眼猩红怒火暴燃,他没想到这小子几次三番被自己教训还不收敛,如今又敢在自己事业暗下黑手,真是寻死之心热切的很呐

“魏老,此事你就别管了于情于理唐正信这王八蛋我都不会轻易饶恕他”

李文轩的话魏宇文听的仔细,自从相识以来,他是第一次感受到李文轩如此愤怒。

是啊,于情于理怪就怪小唐不该招惹李文轩,更不该教唆人投毒,以民众的生命危险开玩笑

“好”魏宇文压下对于往事的愧疚,绝对不在插手此事。李文轩听后暗自点了点,觉得魏宇文是个明白事理的人,不禁对这老头又多了几分赞许。

“魏老,还有一个事麻烦你。”

“说”

“碧蓉那里出了点事,我现在正赶过去,你能否动用下关系派人帮衬一下”

魏宇文听后,枯容一锁连道:“怎么了”

“有人推波助澜,借着投毒的事找上了门,据说已经堵到了门口,更可恨的是还打砸伤人” 一段话,李文轩的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他没想到,最近真是多事之秋,繁琐之事接连不断狂涌袭来令他应接不暇。

“我知道了,事不宜迟我这就安排。” 魏宇文连挂了电话。

李文轩的公司可以说是在他的帮衬下建立而起,自然对其知根知底,同时这公司制造的产品又对国家军事多有助力,此刻,他岂能坐视不管。

这边挂了电话,魏宇文接连拨通了几个电话,而这几人,皆是那可在合安市呼风唤雨的大佬级人物。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