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没有人是真傻子,刘柒费尽心思弄的一桌饭菜,算是喂了狗了,周邦彦嘟囔着嘴说自己会助你上达天听,崔念奴哀怨着脸说柒郎功成之时,奴家奏乐以迎,至于旁边的任济,干脆直接闭口不言,手中的筷子倒是越来越快。

一场失败的蛊惑,在周邦彦的一个饱嗝之下划下句号,刘柒颓然的趴在窗边,心情不爽之下,看谁都是不爽,气鼓鼓的站起来,然后噼里啪啦走到楼下,在一群人惊讶的眼神之下,走上高台。

“二师兄,好久不见啊!”

莳花馆阁楼之上的人发懵了,高台之下围观的人发懵了,台上费力表演的人也发懵了。

“诶?多年不见,大师兄难道忘了,是我啊,你我同在终南山中学艺,师从王重阳,十年前,大师兄下山历练,这一来,你我师兄弟已经十年未见,大师兄对师弟果然是生疏了么?”

神情悲怆,言语恳切。说完,在众人还在迷糊的当口,刘柒继续向前。

“上灵三清,下应心灵,天清地灵,赐我神灵!”

口里说着,脚下还配合七斗馗罡步,桃木剑挑起一张黄纸,怒喝一声。

“着!”

只见好好的黄纸,在刘柒的曲指一弹之下,瞬间点燃。

“天方地圆,律令九张,吾今下笔,万鬼服藏!妖孽,哪里逃!”

有模有样的掏出一张黄纸,众人聚精会神的奇怪之余,刘柒连点三下,将纸张放于火盆之上,烘烤之下,居然慢慢显现出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鬼,众人一片骇然,刘柒微微一笑,手里轻松一掷,纸张扔进火坛,瞬间燃烧而起,袖子当中也不知道抓了一把什么东西扔出,瞬间金光灿灿,底下众人无一不俯首膜拜。

神人呐!

上仙啊!

一系列动作实在有些费力,做完已经有点气喘吁吁。不过,效果已经达到,一群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此刻已经全部相信,台上的少年郎,那就是真正的仙师!

刘柒非常满意诸人的反应,抖了抖衣袖,在台上仙长的愕然之下,抱拳行礼。

“啊,多年不见,想不到公明师兄竟然已经如此年迈了么,身为天下财神,您为人间福祉,竟然连长生之术都已经生疏了,哎,师兄精通点石成金之术,可是天下钱财皆有定数,师兄怎能为了百姓就随意施展仙法,而致功体受损呢。唉....算了,这些钱财,还是由身体拿着,为师兄购买颐养功体之药,师兄,保重,师弟去也!”

说完,对着台下的胡归和燕回眨眼,两人心领神会,赶忙冲上前来,一把就抱起台上几人费劲千辛万苦筹集而来的钱财,然后保护着刘柒,推开人群,远离而去。

台下的百姓疯了,因为他们看见了神仙术法,台上的假道士疯了,因为有人把他们的钱财给正大光明的骗走了,阁楼上面的任济和周邦彦也疯了,这这这,想不到刘柒竟然真会仙法?

只有崔念奴一个人笑得快要不行了,差点在地上打滚,刘柒弄那个符箓的时候,她可是就在身边的,黄纸上面涂抹硫磺,至于那个现形的,她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是却看见刘柒用米汤在上面勾画的图案。

小坏蛋哟,你到底还有多少让人好奇的手段呢?

崔念奴噗嗤一笑,然后媚眼轻抬,看着面前的周邦彦和任济。

“奴家不才,可愿助柒郎一臂之力,很是好奇呢,这样的一个小家伙,教导出来的学生,又该是什么样的妖孽?”

双双愕然,但是惊讶之后,都不由得莞尔一笑,对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

假道士很多,今年更是不少。

种师道回到家里之后就不再出去说什么归隐之类的屁话,刘柒西厢这边好不容易训练出来两个厨子,被这个号称餐风饮露的假道士给弄走了。

猎物走得再小心翼翼,也逃不过猎人的鼻子,种须眉一脸正色的出现在刘柒面前,对着一担子的金银相当有兴趣。

“这是我抢来的!坚决不给!”

本想坚持一下,但是种须眉以绝对的力量告诉了刘柒,枪杆子里面出真知,那是绝对没有错的。

野蛮的人,活该一辈子受穷!以后我哪里都不去了,你们就守着那点钱财饿死吧!

刘柒怒吼,假道士一脸惬意。

“很好,孙婿是准备与眉儿圆房,给老夫膝下添一个顽趣了么?”

刘柒掩面而逃,种师道老神自在的吩咐胡归和燕回。

“去外面宣布,就说抢劫银两的是老夫所为,有什么不对,有本事的,让他们冲着老夫来!”

种老将军非常霸气,然后又摊开一卷账目,这是刘柒整理的,种师道观看了半天,笑得无限欢喜。

“咱们老种家也出了一个文人了.....”

...

人为了生存,总是需要不断的活动脑筋,大宋是一个相互忽悠的朝代,大臣欺瞒皇帝,获得权力财富,皇帝利用大臣,为他遮灾挡祸。

想方设法的寻找契机,军卫既然不能去,那就只能选择文路了,做学生考取功名什么的,暂时就不用考虑了,五年的时间,就算自己中了状元又如何?

乱世能够保全自身的永远是武力。纯粹的武力不行,那就走稍微文雅一些的。比如创办一个学堂。

大宋不缺钱,不缺装备,甚至不缺人,真正缺少的,是为国征战的将领。徽宗前期有种师道,北方辽金就不敢随意侵犯大宋,到了南宋,韩世忠,岳飞等等将领的出世,甚至差点就北定中原。

将乃兵之胆,兵之魂!一个英明的将领,能给军队带来的好处实在是太多了。

若是大宋能够自救,刘柒又何必想着向南边奔逃?就算皇室的某些混蛋该死,但是有些无辜的人,那些可怜的人,就算口里说着不愿,内心当中,还是想要挣扎着前去做一次傻叉的救世主。

“老夫这里有一个好消息,有一个坏消息,不知小友想听哪个?”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