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宮部琼花离开后,柳田一龙目光一转望着她消失的身影,柳田一龙神色不在意道:“不过是些小老鼠罢了!”

边上的其他七人神色警惕的望着四周,但依旧没有什么发现,不过他们倒是没有否决柳田一龙的话语,毕竟他们的实力和柳田一龙比起来差的太远。

虽然柳田一龙想要留下刚才的那个小老鼠,但想到这里是华夏跨天阁所在势力范围,不是他所能够乱来,毕竟跨天阁的实力无比恐怖,盘踞在华夏这古老的国度,他们影组能不招惹,那还是不要招惹的好,毕竟这次完成任务要紧,那件东西绝对不能够落入跨天阁的手中。

就是不知道刚才的那个,窥探的小家伙到底是哪方势力?实力极为的不弱,几乎能够影级忍者忍者所媲美。

希望不要是跨天阁的探子,不然的话到时候处理起来就有些麻烦了,不过想到那个东西的位置在他们倭国,倒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现在最为要紧的是先找到李文轩,进入加长版豪车的柳田一龙对着面前的青年问道:“李文轩的消息探查的如何!”

而这青年神色极为恭敬,但是额头上还是有着汗水溢出:“我们已经经历在探查了,但是他的身影飘忽不定,我们怕打草惊蛇,所以....”

只见柳田一龙眼中爆发出极为恐怖的杀气,顿时一道猩红的光辉从他手中释放而出:“废物!”

这道猩红光辉将面前这道身影席卷,就连那青年口中一丝求饶的话语,都没有说出口瞬间化为飞灰。

而边上的其他人却是神色漠然,只见同样一个面色憨厚的中年男子,对着柳田一龙开口道:“那么长老现在如何行动!”

只见柳田一龙神色漠然的回答道:“先接手这个小组织,然后开始全力探查李文轩的下落,不过你们也要小心一点,毕竟能够擒拿宮部琼花,那么其实力绝对在超影级行列,所以你们不要急忙动手,还是等着我过去,毕竟那件东西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听见柳田一龙的话语,边上所有人都是神色极为恭敬的道:“是!”

快速离开黄金机场,返回别墅区里的宮部琼花这时的他神色极为紧张,望着天空上火热的太阳,神色颇为复杂,最后进入别墅里面。

看着在坐在桌面上用餐的李文轩,而在边上的洛碧蓉神色欣喜道:“看你这样子满头大汗的,洗漱一下,过来一起吃吧!”

对于洛碧蓉的话语李文轩也没有反驳,而是在尽情的品尝着美食,虽然他修为到这个地步,已经不再需要进食,现在不过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罢了。

毕竟对于口腹之欲,就算在前世李文轩也没有改掉这个毛病,现在这次重生后,除却对于追求变强外,满足口腹之欲,也是他的一大爱好。

而与此同时,宮部琼花向着浴室走去,洗漱后才是回到餐厅,看着面前摆放的餐具食欲大增,而在吃完饭后,李文轩优雅的擦拭着嘴角的油渍。

看着同样放下碗筷的宮部琼花,只见这时李文轩神色疑惑的问道:“怎么,看你刚才那满头大汗的样子被谁追赶了?或者是发现什么!”

宮部琼花神色郑重道:“已经发现影组所派来的人,一共是七名影级强者,还有一名超影级强者,而这名超影级强者是柳田一龙,在影组中实力排行前列的存在!”

对此,李文轩却神色漠然的道:“就算如此,蝼蚁依旧是蝼蚁,不过是稍微强壮一点的蝼蚁罢了!”

听见李文轩那狂妄的话语,宮部琼花却没有丝毫的反驳,毕竟她也是深有体会,她和李文轩之间的差距,就好似宛如深渊。和李文轩比起来,不过给予她压迫感的柳田一龙,根本不是李文轩的对手,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这么快的倒戈。

估计就算是影组里面神秘莫测的影主。也不会是李文轩的对手,或许只有天皇出手,才能够和李文轩打个平手。

只见李文轩放下手中的餐巾,对着宮部琼花开口道:“走吧现在正好现在有空,这些跳蚤般的东西,现在一起收拾了,等着他们上窜下跳的还是有些麻烦。”

而这时在边上的洛碧蓉却是姿态优雅的擦拭着嘴唇笑着开口道:“那我就等着你们凯旋而归!”

说完洛碧蓉离开别墅,驾驶着跑车向着外面走去,开始处理势力转移的事情。只见这时的宮部琼花,神色复杂的带着李文轩,向着那个小组织的大本营而去。

还在这小组织大本营里商量着事情的柳田一龙突然察觉到细微的危机感袭来,只见在那一刻他们面前的大门轰然倒飞!

在面前的一个影级忍者,顿时身影闪烁出现在大门的面前,手臂盯着这钢铁所制的大门。在门口两道身影猛然间口吐鲜血倒在他们面前,柳田一龙神色无比漠然的望着向着门口,只见逆着阳光走来的一男一女。

这一男一女,柳田一龙也是极为熟悉,不就是照片里的任务目标李文轩,还有影级忍者宮部琼花吗?但是从他们现在的姿态看来,或许宮部琼花已经背叛影主。

其他几个影级忍者也是神色无比紧张的站立起来,柳田一龙依旧是神色镇定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走来的李文轩,柳田一龙在李文轩的身上感应到细微的危机感,的确是有些麻烦。

虽然情况有些差错,但是柳田一龙还是决定执行这个任务,毕竟任务目的可是将那个东西带回去,既然宮部琼花叛变的话,那么将她的一起带回去,还有李文轩的尸体,也算是完成任务了。

只见这时的柳田一龙,神色镇定的望着李文轩,能够给他危机感,果然是同一个阶级的存在,但是他身边有七位影级忍者,单打独斗,或许他们不相上下,但是有七个影级人族帮助的话,想要擒拿下李文轩还是简单的事情。

所以这时的柳田一龙神色漠然的望向宮部琼花道:“怎么,你决定叛离组织吗?”

而这时的宮部琼花却是嫣然巧笑道:“我一直都知道你们在窥探我身上的钥匙,但是不管如何,我也不会将钥匙交给你们!”

对此,柳田一龙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手中拐杖重重落在地上,地面在拐杖的攻击下,顿时裂开数道纹路:“那么看来你早就决定,不过不管如何,既然你原本是影组的成员,叛离组织的下场,你应该是知道。”

但是宮部琼花脸上浮现出越加灿烂的笑容:“那又如何?你打得过我们吗!”

李文轩望着面前的这几个蝼蚁,眼中浮现出冷漠之色,嘴角勾起讥讽的笑容:“所谓的影组也不过如此,连个金丹期的修士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能够在我面前嚣张。”

说完,李文轩面前猛然呈现出一道光影,柳叶剑的剑光席卷在李文轩神识的操控下,顿时飞快的掠过柳田一龙等人。

只见在那个瞬间,几个影级忍者没有丝毫反应,在他们眼中浮现出一道血光,顿时一阵天旋地转之感传来。浓重的血腥味在他们鼻尖回荡,他们眼前最后一抹场景就是他们的身躯。

原来他们已经死了,随着这个念头回荡,他们意识也是跟着开始抽离,与此同时在边上的柳田一龙在这剑光席卷的瞬间,同样是身影闪烁,顿时原地留下一块木块。

剑光砍过木块,顿时木屑纷飞,而柳田一龙的身影,隐藏在暗处,看着地面上的李文轩还有宮部琼花,心中退意已生,再也没有想动手的念头,这居然是飞剑。

怎么可能,对于华夏修士,他们影组当然是知道,飞剑这东西虽然筑基修士也能够驾驭,但是要千里外取人首级。只有那些被称之为金丹期的老祖才能够使用,几乎相当于天皇般的存在,怎么可能李文轩居然是金丹期的修士。

李文轩看着天花板的角落位置,在神识的包裹范围内,所有的一切都将无所遁形,柳田一龙的替身术虽然精妙,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

只见这时的李文轩,眼中爆发出浓重的杀意,而看到这抹杀意的柳田一龙,顿时神色闪烁,就是准备逃离。

因为他已经知道李文轩,发现了他的身影,只见他双手快速结印:“火遁.火卷帘天!”

随着他张开的嘴角,顿时剧烈的火焰袭来,在火焰袭来的瞬间,宮部琼花的身影闪烁离开这个范围,就拍承受鱼池之殃。

而李文轩对于这些火焰,却是没有丝毫想要躲避的念头,只见在他周身灵力凝集成为护盾,将身影包裹在其中,火焰根本不能够侵蚀分毫!

而柳田一龙在放完火后,看着面前好似火海的样子,顿时准备逃跑,毕竟他知道这样的手段是伤害不了金丹期的修士,只能够争取时间!

但是就在他结印准备发动忍术离开的时候,顿时一道剑光席卷而来,只见这时的李文轩手持着柳叶剑悬浮在他面前,剑尖遥指着柳田一龙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