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市,楚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楚震渊坐在老板椅上愣愣发呆,最近女儿接连不断的受到加害,若不是几次三番被李文轩救下后果不堪设想,然而令他奇怪的是,他根本就弄不明白自己究竟得罪了,以至于如此。

不过就在今天早晨,楚震渊派出调查幕后真凶的人终于有了眉目,而他此刻也在静候调查者的前来。

“老板,李先生来了~”长相俏丽的秘书推门而入。

楚震渊恍惚了一下后,说道:“请他进来。”

秘书退去,转眼后一个风衣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身材高挑不胖不瘦,他头戴一顶灰色礼帽,由于帽檐太长看不清样貌,但令人值得注意的是,他有着一抹浓郁的络腮胡。

“你来了,坐~”

楚震渊像是招呼老友般,让了个座后沏起了茶。

风衣男子并没有坐下,他就近站着,帽檐下的眼角注意着楚震渊的一举一动,同时说道:“有结果了。”

闻言,楚震渊停下手头,抬眼问道:“是谁?”

“合安社~”

“合安社?!”

楚震渊闻言不觉面色一震,因为这个名字太过熟悉,就在今天早上,那个席卷电视全频道的新闻他才看到过。除却这些,他曾经还与合安社打过交代,虽然说只是片面之交而已。

看着楚震渊一脸的疑惑不定,正自由自在的跺着步的风衣男子说道:“是不是疑惑?想着你跟合安社并没有过多交往,他们为什么会为难你。”

楚震渊闻言点了点。

“你忘了一件事,半个月前一次的商务会谈上,唐氏集团对你伸出的橄榄枝……”

“唐氏集团?这又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楚震渊听后眉头微皱。

在那次会谈上,同是清河市企业的唐氏集团竟然向他伸出橄榄枝,想要入股他们楚氏集团,楚震渊当机立断拒绝了。试想一下,一个资产还不如你一半的公司,你还让他入股吗?

当时楚震渊虽然态度强烈,但是他觉得并未因此得罪人,毕竟都是商人,买卖不成仁义在的道理大家都懂。不过即便因此得罪了唐氏集团那又与合安社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楚震渊不解的地方。

然而,风衣男子知道楚震渊不解什么,他也没有多卖关子,即刻解释道:“唐氏集团其实就是合安社的附属公司,当然唐氏集团说要入股你的公司,说的可就是合安社想将楚氏集团收入麾下,然而你拒绝了,所以他就恼羞成怒……”

“不过……”风衣男子说着突地话锋一转,只见他的嘴脸咧了咧,说道:“不过今后你不用再担心了,昨晚合安社着了大火,内部成员死的死伤的伤,高层人员更是一个不落全部葬身火海……”

全部葬身火海!?

楚震渊听后一脸震惊,因为电视上报道只说了合安社总部突失大火,并未报道伤亡人数,他还以为是个寻常火灾,然而就风衣男子现在的面容来看,这个火灾之下必然隐藏着什么事,所以他不禁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风衣男子并未急着回答,而是点上了一根烟,在吐出第一口烟圈后方说:“据我的调查,昨晚有一队人闯进了合安社总部,灭了……”

他的话并未说话,然而就是这未说完的话,却给楚震渊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合安社这个组织的大名楚震渊如雷贯耳,毕竟它是世界十大佣兵组织暗河堂的分社,是设立于华夏的招牌,其能量可想而知。可如今却说合安社被一队人给灭了,那可是个庞然大物啊,连他这个市级企业家都不敢得罪的存在啊,怎么可能轻易被灭呢……

突然,楚震渊灵光一闪想到一件事,而后他转首问道:“这队人是谁?他们又怎么会和合安社杠上?他们又哪来的自信能干倒合安社?还是说……

楚震渊似乎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然而就在他不住追问之时,另一个也在追寻始作俑者的人,也悄然无息的来到了合安市。

合安市,安全局。

“局长,魏老来了~”

谢为安正在办公,说是办公,实则是坐在电脑前失神发呆。作为合安社客亲成员,合安社不法活动的庇护伞,如今合安社被灭,他现在可谓是如坐针毡。

这边听到梁栋说魏老来了,谢为安旋即放下回神,问道:“哪个魏老?”

梁栋闻言走上前,轻声轻语道:“魏宇文啊……”

竟然是他!

魏宇文何许人也他很清楚,在役时官至中将,又是某特种部队总教头、军中神话,退役后门生遍布军政两界,同时三个儿子皆在军政上位居重要位置。

据可靠传闻说,魏宇文还是现任国首大人的幕僚,对待重大国事国情上有着一定的发言权。

谢为安一听魏宇文来了,他的面色骤然变了,心说魏他怎么这个时候来我这?难不成……

他的面色阴晴不定,神色更是心乱如麻,此时,他最不想见的就是跟上层有着关系的人物,因为每个人的到来,对他来说很有可能都是一场灾害。

可这种人他又不能不见,毕竟不见的话只能说明他是做贼心虚。

在权衡利弊后,谢为安说道:“他在什么地方?”

“正在来的路上……”

谢为安立马站起身,随后整理下衣装,“走,随我迎他去。”

梁栋闻言点头,待谢为安走来,他们便要并肩而行。

然而在这时,一行人推门而入走了进来。

领头那人说道:“谢局,好久不见呐~”

见到来人谢、梁二人均是一震,他们未曾想过,这人竟是顾良辰。

顾良辰身高一米八,中分头发,带着一个黑框眼镜,见他模样平和,像极了一个老好人。不过虽是老好人,但可以说整个豫南省的官场内,没有一个人愿意看到他,不为其他,只因他身居省廉政局副局长的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