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多,担惊受怕了一天一夜的洛碧蓉,终于打通了李文轩的电话,在通过电话得知李文轩所在位置后,她便马不停蹄的赶咯过去。

一辆引人注目的奔驰S600行驶在街道上,待转弯行驶进桂林路后,它车身渐缓,最终停靠路旁,停在了昭和宾馆的门前。

“到了吗? ”

“是的,洛总。”

闻言,洛碧蓉放下文件,转手拿起包包直接下了车来。

“这是怎么了!” 洛碧蓉刚下车,谁知转头的一幕吓了他一跳。

只见昭和宾馆门前,横七竖八的停了小轿车二三十辆,打眼一看就知道不是宾馆客人的车,试想一下,哪来的客人能把车围堵住宾馆大门口啊,并且堵的只能容下一个人侧身进出。

并且不仅车停的多,周围还聚集了一大波看热闹的群众,他们吆五喝六嘤嘤呜呜,一看就知道宾馆内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

“走!”

见状,洛碧蓉小心脏不由得紧了一下,心知里面发生的事很可能与李文轩有关,只见她一挥手,贾梦灵紧随其后,跟着她便走向了宾馆内。

哪知她们刚进门,便被几个人拦了下来。 这伙人面色不善,流里流气的样貌就是一群社会混混。

“喂喂喂!那俩小妞,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快点走!”

“别慌虎哥,你看那妞长的,啧啧啧,胸大臀翘*……”

“哎呦,是哦……”

一伙人忽然话锋一转,继而迈步六亲不认的步伐走了过来。

那叫虎哥的小头目,他手里提着警棍当先一步而来,贾梦灵以为他要动手,本想先发制人,谁知却被洛碧蓉使个眼色按在了身旁,继而拉着贾梦灵便向里走。

哪知,小头目转而跳到她们前面,一脸淫笑道:“呦,两位美女别走啊啊,要不要陪小哥哥出去喝杯咖啡啊?”

小哥哥?喝咖啡? 见鬼吧你!

洛碧蓉她们听后差点没吐血,只因这小头目不禁心眼坏,且长的还不如人意,就像投胎时脸先着地一样,面部扁平的吓人。

“呀呵,你什么意思!”

作为小头目,平常都被人供着,他最恼的就是别人眼中的厌恶神色,如今洛碧蓉二人竟然丝毫不避讳,一时间弄的他气愤难当。

“哼,今天你们不愿意也不行,小弟们,给我抬走!” 小头目突然发狠,一挥手便招呼其身后几人。

那几人也算听话,小头目一招呼,她们便冲了上去,不过各自心底都有打算,无非是想借此机会再洛碧蓉二人身上摸上两把,毕竟她二人的身材绝对当的上人间尤物四个字。

“哼!找死。”

显然,洛碧蓉本想无视他们的方法显然行不通。贾梦灵继而面色一狠拿出武器,摆出架势。

“呦,小美女还会武功啊,不知你床上功夫是否了得啊?”

“来开开,我过两招,输了可要打屁屁哦~”

一伙人的调笑简直低俗不堪,绕是自居高冷的贾梦灵也有些忍耐不住,只见她身体突然动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我靠人呢!”

贾梦灵身法太快,这伙人只是街头寻常混混,要说打架斗狠他们不在过下,要说武功路数他们根本不懂。

贾梦灵消失的瞬间吓了他们一跳,然而她的身形再次出现后,这带着小头目在内的七八个人已经全部倒在了地方。

只见他们不是捂腿就是抱胸,一个个疼的呲牙咧嘴,痛的就地打滚哭嚎不止。

“走吧~”

贾梦灵还想再教训他们一番,洛碧蓉一把拉住她便向内堂走去,然而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叫住了他们,来者不是其他人,正是接了李文轩电话急忙赶来的姜晓梅,当然,其中也少不了关心龙脉石的魏宇文。

“姜局?魏老!你们怎么也在这?”看着乌泱泱冲进来的一大票安全局成员,洛碧蓉不觉心底一紧。

“为啥?不还是因为李文轩嘛~”

听出魏宇文话中带气,再加上安全局探员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洛碧蓉心底瞬间没底:“魏,魏老,难道说文轩犯了事?”

“犯事……”不说还好,这一说魏宇文登时气的吹胡子瞪眼,“犯不犯事暂且不说,李文轩呢?见他出来!”

洛碧蓉闻之色变,心说文轩啊文轩,你怎么想不开呢,怎么就敢和政府对着干呢~

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此刻绝对不能将李文轩的去想告诉魏宇文,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打起马虎眼来。

“文轩?我不知道啊,谁知道他去哪了?我还想问你呢,我已经一天一夜没见他了……”

洛碧蓉装的太像了,如此奥斯卡让她参赛,她绝对能搬个奖杯回来。 不过魏宇文可不是寻常观众,他岂能看不出洛碧蓉的心思。

“你不说没问题,我自己找!”

这时,贾梦灵想说话,却被她狠狠掐了一下胳膊:“嘶啊!”

贾梦灵突然一叫,即便在傻的人也明白怎么回事。魏宇文忽然觉得又气又笑,转手点点洛碧蓉,他带着队向内堂走了去。

“哎魏老,文轩真的不在这啊!” 洛碧蓉见此急忙追了去。

与此同时将手机给了贾梦灵,让贾梦灵跑到一旁通风报信告诉李文轩,说魏宇文来了让他赶快跑。

不过洛碧蓉却忘了贾梦灵是谁的人,她可是姜晓梅的亲信,姜晓梅又是魏宇文的人,洛碧蓉只不是她的一个任务对象而已,贾梦灵怎么可能选择帮她呢。

这边一群人后堂走来,那边身处二楼的李文轩却被一群人给堵在了门口。

“你就是打伤我弟弟的呢?”

说话这人名叫宋松,是经理宋河的堂哥,别看他四十来岁、留着中分一副老学究的模样,实则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浆江湖老油条。

“你弟弟,谁啊?” 李文轩倚在门上,样子但是十分潇洒。

见他模样,宋松的手下看不过眼了,“呀小子,我大哥和你说话呢,你什么态度啊你!怕不是找死!”

“找死?你说谁找死?”

李文轩还没说话,只见走廊尽头的窗户突然动了,只见一个身影闪了进来。 噌! 一声清响过后,一把唐刀已稳稳的架在那名手下的脖子上。

“再问你一边,你说谁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