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点多,李文轩从盘膝的静修状态下醒来,此时他的修为才算是到达了真正的金丹期,可以说,在地球这个灵气匮乏的星球上,能威胁到他生命的绝对不超一百之数。

咦,什么声音?

已经到达金丹期境界,此刻李文轩的五识感官早非常人,哪知他这边刚醒过来,变听到了一声有些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来自隔壁房间,细听之下发现竟是在呼救。

会是谁在呼救!

李文轩的小心脏不禁提了一下,随后身形一闪便离开床铺,继而开门出了房间。

左手第一间是季余的房间,而呼救声来自右手第二间,李文轩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来,来到近前,他一脚便踢飞了房门。

“谁!”

房门破碎的一声巨响,把房间里的人吓得不轻。

待李文轩冲进来后,看到面前的一切不禁怒火中烧。

房间内有两个膀大腰圆男人,他们衣衫不整,眼下正在做着畜生般的行径,而被他们按在床上,衣不遮体的女人正是李文轩的熟人,他中学时代暗恋的女神黄千潇。

此刻黄千潇已经哭花了脸,呼救正是在她嘴中喊出,看到突然出现的李文轩,黄千潇又惊又羞,同时呼道:“文轩救我!”

“找死!”

李文轩怒了,他没想到自己刚实力刚刚晋升,竟然转头就碰见有人欺负他的熟人,且还是曾令他魂牵梦绕的女神,这种事岂能容忍。

不禁他怒了,这俩男人也是气急败坏。这种箭在弦上的快意事,被人突然扫兴,放在谁身上都不会高兴的起来。

只见他们转过身,一把指向李文轩,“你他妈谁啊,快点滚,不然弄死你!”

弄死我?

李文轩一听冷笑连连,只见抬步冲了过去,只需身影一闪,也没见他如何出手,两个人便瞬间打飞落墙角去。

“蝼蚁也敢在我面前聒噪!”

李文轩的出现,在黄千潇看来犹如天使降临,拯救她的手段更加令人惊愕,两个壮硕的男人都没近李文轩的身,就直接被打的昏死在墙角,这一幕,令黄千潇不禁气血翻涌,心底更是呼喊道‘这就是我期盼已久,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的齐天大圣啊!”

当然,她的想法李文轩并不知道,打倒二人之后他回过头,见黄千潇衣不遮体的模样,抬手用被单将其包裹了起来。

“你没事吧?”

黄千潇身手接过被单,一双哭红眼的眸子露出夺目的光彩,感受着这句平淡又充满关心的话语,她一时间娇羞的不知所措。

“这……”

李文轩本想问她这是怎么回事,但想来恐怕黄千潇并不愿意再让提及,继而话锋一转说道:“千潇,跟我走吧?”

正处意乱情迷状态中黄千潇下意识的点了点,可是转头她却动都不动,李文轩只以为她受了伤无法动作,随即一把拦腰将其抱进了怀中。

“啊!”

“没事,别怕。”

黄千潇吓了一跳,同时也回过神来,在李文轩一句安慰后,并且感受着怀抱的温暖,她又再次陷入了臆想的幻境中去。

“你是什么人!”

李文轩破门而入的那一幕早已惊动宾馆管理层,待他抱着黄千潇出门之际,宾馆人员正巧将其堵在了门口。

宾馆内部人员穿着统一的制服与胸章,李文轩稍微一看便弄明白了他们的身份,明白后他一时间气氛难当,对着这些人直接怼道:“我是什么人,我还想问你们呢!我朋友在这里受欺负你们知道吗?你们是又怎么管理的,能允许这种混蛋入住宾馆!”

李文轩言辞强烈,并在最后一句话用手指向了房间内昏死的两人。

宾馆人员看见两人惨状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而作为宾馆经理,年近四十岁的宋河更是吓了一跳。

“你,你竟然敢动周少,简直是在找死!”

周少?

李文轩闻言,他忽然间明白了一些事,感情那两人与宾馆方认识,这样的话岂不是说黄千潇被欺负,宾馆方也参与其中。

“还有……”李文轩这边刚醒悟,那边经理宋河突然话锋一转,直指他怀中黄千潇,“她是鸡,就是出来卖的,是你朋友又怎样,你这是在多管闲事!”

哗!

宋河话音一落,李文轩听的瞠目结舌,只见他稍显木讷的低头看向怀中人儿,问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是真是假一目了然。

在宾馆人员来到时,黄千潇就怕被认出,直接一头深埋在怀中,李文轩只以为她是因为差点被强上而产生的羞怕,然而此刻黄千潇紧咬杏唇无声哭泣的模样,李文轩知道宋河所说不假。

沉吟片刻,李文轩无法说清此时他的心情到底是怎样的,他怎么也没想到曾经如同白莲花般的女神,如今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

此时他也终于明白,昨天为何会碰见这位久违逢面的同学了,结合开房时前台所说的话,他知道昨天的黄千潇,原来是为他在做上门服务。

“告诉我,你并不愿意这样……” 李文轩怀着心如肉绞的心绪这样说道。

说真的,若不是生活所迫谁又愿意出卖肉体呢,更别说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样貌又长的超脱凡俗的女生了。

听到这话,黄千潇哭的更伤心了,同时她大摇其头,以此来告诉李文轩,自己是多么的不愿意。

收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李文轩露出了一个略显惨烈的笑容,而后转过头,看向宋河等人。

或许是因为他的目光太过冰凉,致使宋河等人不觉一颤。 作为宾馆经理,在附近一片也是有名声的人物,宋河自然不能如此怯场。

“喂,小子,你瞪什么瞪!”

“哼!”

一声冷哼过后,李文轩抬手一挥。 一道常人不可见的光晕自他身体泼散出来,瞬间将面前的八九人全部击溃,一个个翻飞而出,撞在走廊的墙壁上七零八落。

却在这时,本楼层听见响动的房客全部走了出来,季余赫然在列。

见走廊异响竟是李文轩造成的,季余不由得快步走来,待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黄千潇,方才问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