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安市,某住宅内。

丰九九正吃着可口的饼干,而她刚收的徒弟,唐正信正站在一旁伺候着她。

丰九九看着桌面上搁置的一沓资料,懒得翻看的她转头问道:“你清楚他的真实实力吗?”

真实实力……

坐在一旁,魏宇文听后并没有急于回答,只因他心中没有确切的答案,思索一会儿后,他说道:“具体实力不明,但据龙牙所说,拥有筑基后期的合安社长老胡安,他能轻易的将其击败,我估计,其实力至少在筑基期巅峰。”

“筑基期巅峰嘛……” 闻言,丰九九拒绝了唐正信的喂食,同时,她伸出手翻开了那沓资料。

资料打开,映入眼帘的是李文轩的一张正面照片,照片上李文轩嘴角带着淡淡的笑,而那一双眸子就像无人对视般灵动。

“怎么,是他?!”待看清楚照片上的人物,站在一旁的唐正信不禁惊呼道。

唐正信已经听丰九九说过从北平市前来的目的,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丰九九的目标竟然是李文轩。

在唐正信的认知中,李文轩就是一个身手不错的普通人,在认识了洛碧蓉后鸡犬升天,有了混迹小家族聚会的资格。

而丰九九呢,在她从张天手中救下自己的前后,唐正信明白自己这个便宜师父有着很强大的能量,不仅自身武功且关系强硬,能杀人后被局长亲自送出警局,其背后的能量可想而知。

相比较之下李文轩根本上不了台面,所以不由得唐正信不惊讶。

“怎么,你认识他?”

闻听问询,唐正信茫然的点了点头,见他一脸失神,丰九九也就没在追问,而是转过头看向魏宇文。

“魏伯伯,你知道他现在在哪吗?石头的事宜早不宜迟,我还是快些解决此事吧。”

闻言颌首,魏宇文说道:“我给他打个电话,把他约出来吧?”

“好。”

见丰九九点头,魏宇文拿出手机走到了一旁。

在魏宇文打电话的同时,回过神来的唐正信问向丰九九:“师父,什么是筑基期巅峰?”

闻言,丰九九沉思一下后解释道:“筑基期是修仙者修行中的一个境界,而巅峰就是这个境界中最强大的存在……”

唐正信听后想了一下,又问:“那师父你是什么境界?”

“我?半步金丹。”

“半步金丹是什么?”

“修行境界中筑基期之后就是金丹期,而半步金丹,就是已经迈入金丹期的门槛却还没有进去罢了。”

“……”

宠物市场旁边的小村庄内,李文轩再次用往生咒救醒了贾梦灵。

再次从鬼门关转了一圈,贾梦灵醒来看到李文轩后不禁惊呼:“你怎么在这?”

李文轩笑了笑,“难道你不希望我在这吗?”

闻言,贾梦灵摸了摸被洞穿的胸膛,此刻那里已经完好如初,虽然有一道难看至极的伤疤在,但已经不在喷血了,也就是说她得救了,想到这里,贾梦灵喜极而泣,向再次救了自己的李文轩猛然磕了一个头。

“你干什么,快起来!”

“没有,我只是想谢谢你~”

李文轩把她拉起来,并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谢什么谢,都是自己人。”

自己人?

很简单的三个字,但贾梦灵听了却心扉莫名的一痛,因为她是合安市安全局的人,并且背地里魏宇文还借姜晓梅的口,命令贾梦灵暗中监视洛碧蓉与李文轩,而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可以说,她的行为,对几次三番救了她性命的李文轩来说,就是背叛。 想到这里,贾梦灵哭的更伤心了。

“好了好了,你哭什么啊~”

在李文轩哄贾梦灵之际,一旁的姬发女却显得那么的呆滞。

她之所以会有这种表现,是因为她怎么也想不到李文轩竟然能救活贾梦灵,毕竟她下的手她清楚,贾梦灵可是被她刺穿了胸膛,注定了死亡的存在。

如今看到被自己宣判死亡的人,又生龙活虎的站了起来,姬发女心底不由得大骂出声。

她在骂那个给她派任务的、命令她刺杀李文轩的人,因为此时她才明白自身与刺杀目标的实力差距,已经不能用强大与弱小来形容了,在她眼中能将死人救活,李文轩的实力俨然已经和她们国家的天皇相媲美了。

天皇是什么实力?那可是相当于神邸的存在啊,派我刺杀神邸般的存在,岂不是让我来送死吗!

想到这,姬发女就恨的牙痒痒。

却在这时,贾梦灵已经止住哭泣,李文轩抬口问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宫部琼花……” 这边话音落地,姬发女突然面色一怔,此刻,她心底已经翻出波涛。

我为什么会告诉他我的名字?我本来不想说的,可我为什么说了?

看她懵逼的样子,李文轩不禁发笑,“宫部琼花是吧,你别想了,这就是我神识禁制的威力,你慢慢体会,日后你就会明白它所有的作用。”

“你……”自称宫部琼花的倭国女人,闻言,她不禁对李文轩升起一股憎恨。

可谁知憎恨的情绪刚一升起,神识禁制的威力与此同时发出威力,直接控制她的脑神经将这股不该出现的情绪给消灭,也就是说他的心底蓦然间变的平静似水,憎恨之气早已不止去了何处。

与此同时,换来的是她我再一次一脸懵逼。

“哈哈哈……

看到这,李文轩不禁开怀大笑,一旁的贾梦灵,刚才李文轩已经告诉自己,他在宫部琼花身上做了手脚,但见效果竟然如此好,贾梦灵也不禁露出惊奇的表情,同时,她感觉李文轩这个两次救自己的男人,显得更加的神秘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