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轩得偿所愿,在单田凤点头下他们离开了合安市人民医院。

为此,杜可莹差点没有气晕过去,然而当她问单田凤为何不配合自己时,单田凤只说我听文轩的。

单田凤毕竟那么大年纪了,在得知李文轩救了自己后,她就心知其绝非常人,毕竟普通人可没有那么大本事能治好癌症。既然李文轩不想让她检查那自然有他道理,作为未来丈母娘,单田凤可谓言听计从,说出院就出院一点不含糊。

离开了医院,李文轩没有听她们的话,带二人回之前她们居住的贫民窟,二人领着二人来到了一处小区前。

这里,今天早上李文轩买了一套房,其目的就是给黄千潇母女居住。

在收到房,看了一眼这个三室二厅的宽大房子后,即便母亲就在旁边,黄千潇也是与李文轩来了深深一吻。

“谢谢你,文轩~”

看着两人含情脉脉,单田凤很识趣的走到一边。

电灯泡走远,二人又是刺激了一番,而后李文轩说道:“潇潇,我要出去几天。”

闻言,黄千潇心口一抽,连道:“出去?去哪?”

“不用紧张,我就是去清河市办点事,快的话明天就回来~”

黄千潇不禁一阵失落,此刻她只想和李文轩多处会,她怕李文轩离她远了忘掉自己,然而她却明白,想要让一个男人记住自己,绝非是将其栓在身边。

“那好吧~”

看到她莫名的伤感,李文轩有感而发,他说:“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

话已至此,也到了分别的时候,待两人深深相拥后,李文轩留下一张银行卡扬长而去。

李文轩走后,黄千潇的伤感被单田凤看在眼底,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见识的妇女,单田凤并不能给予黄千潇多少精神慰藉,甚至于一点心灵鸡汤她都无法灌输,她所能给的就是一个小小的拥抱。

“妈,我没事~”

说是这么说,黄千潇还是埋进母亲怀里,而后肩头开始了抽搐。

暂别黄千潇。

李文轩马不停蹄,十多分钟后已经坐在了去往清河市的大巴车上,他只身一人去清河市却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如果这件事做成他的实力将翻上一番,再次碰见严十八他都敢与其刚正面。

一个小时后,清河市一处小巷中,听着巷尾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敲打声,李文轩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与此同时,巷尾的匠心铺中,掌柜郭风尘突然停下了挥锤的动作,不知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他径直抬起手连连掐算,末了说道: “莫凡,去门口接个人。”

接人?

莫凡不禁怔了一下,随后想到应该是师父的相术感应到了有人造访,所以才让自己去接人,想到这,黝黑壮硕的莫凡将锤子搁置一旁,待洗了一把手后转身出了炼炉房。

莫凡脚步很快,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来人脚步更快,他这边刚走到前门,前门里已经走进来一人,而看到来人,莫凡不禁愣了一下,随后说道。

“是你啊~”

李文轩也是诧异,莫凡的话好像料定自己回来一般,他不禁问道:“是我,可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的?”

李文轩,摸到自然认识,毕竟师父郭风尘的传承兵器黑龙刀都赠给了他。

闻言,莫凡说道:“知道你来的不是我,是我师父。”

他的一句话提起了李文轩的兴趣,李文轩追问道:“你师父?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师父会八卦术~”

“八卦术……,好东西啊!”听到这,李文轩不禁赞了一声。

八卦术这种东西李文轩不会,当然并不是他不想学而是他的师尊压根没教。他师尊曾言,八卦术虽然可以窥敛古今趋吉避凶,但其危害也很明显。

修炼八卦术的人,其以为走了窥敛天天机的能力,所谓有失有得,天机自然而然的堵塞修炼者的修行天赋,从而只能令其钻研八卦术一声,因此,很多研习八卦术的人修为都不高深,但是他们却能比普通修仙者活的更加久远。

说话间,李文轩二人走到了后堂,而此时郭风尘业已收拾好家伙,从炼炉房走了出来。

此时再见郭风尘,李文轩突然感觉这老头的修为似乎精进了不少,然而令他意外的是,他依旧同上次一样无法窥敛郭风尘的真实修为。

此来,李文轩是想让郭风尘为自己量身打造一套灵器,身为一个修仙者没有一个趁手的灵器确实不行。

“郭老,好久不见~”

“你啊你,我是真的不想见你啊~”

谁知刚见面郭风尘竟来了这么一句话,导致李文轩不禁讶舌问道:“郭老,为何如此说话啊?”

“小友何必装傻呢,近段时间你可谓风头正旺啊,不仅覆灭了合安社这个深埋华夏的大毒瘤,还还与交好的政府方面产生了微妙的间隙,老朽与你走的太近,怕是会惹祸上身呐~”

研习八卦术的果真不凡,竟然能身居陋室洞察我到如此清楚!

郭风尘的话令李文轩神色一震,他暗赞一声后后即便转移话题:“郭老放心,不会给你惹来祸水的,今天我来找你是给你送钱的~”

这时,莫凡走上来为二人倒上了一杯茶,郭风尘抿了一口香茶后,一句话便道破了李文轩所来的目的。

“你说吧,想要你个什么样的武器?”

“知我者莫若郭老也!”

李文轩心说和研习八卦术的人说话就是方便,说着,他自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大堆东西。

然而,他无意展露的戒指却是令郭风尘惊到不行,只见郭风尘突然从座椅上弹了起来,随之一把扣住了李文轩的手腕。

“你,你怎么会有空间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