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碧蓉给李文轩打过电话后,在李文轩的嘱咐下她调转马头回到了宠物市场,然而令他意外的是那条竟然不见了,看着空空如也的玻璃容器,洛碧蓉不禁问道:“老板,这条蛇呢?”

“蛇?卖掉了呀。” 只见老板老神在在的坐在摇椅上,一改刚才见到洛碧蓉等人的殷切模样。

洛碧蓉并不知道这条蛇到底如何与众不同,但李文轩那样说了,她就知道肯定有用,所以闻言已经卖掉,她不禁慌了神。

“你,你怎么给卖了呀?!”

“你这话什么意思?”老板听后面色一怒,他说:“我开门做生意,顾客要买我岂有不卖的道理?再者说了,当时我追着让你买,你不买,现在后悔回来可惜已经被人买走了,这,怪我吗?”

老板说的话句句在理,而洛碧蓉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她之所以那样说只因情急说错了话。

心知有错在先,洛碧蓉转变态度,说道:“老板,你能告诉我蛇卖给谁了吗?”

这老板也不是心思歹毒的人,眼见貌美如花的洛碧蓉气势突然软了下来,他想了想说道:“卖给谁我不知道,但那个买蛇的人刚走没多久,就从这边走的,如果你真的想要,不妨追追看,说不定还能拦住她……”

看着老板所指的方向,洛碧蓉点了点头,在道了声谢谢后,她与季余、贾梦灵急忙出门追了去。

在人潮涌动的宠物市场,想要找到一个人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况且还是一个未曾蒙面的陌生人,其难度无疑是大海捞针。

“怎么办?这完全找不到啊~” 停在十字路口,洛碧蓉露出愁容。

此时,季余提议道:“咱们一人一条路,谁若找到了先打个电话,不用着急与人言说。”

闻言,洛碧蓉、贾梦灵相继点了点头,而后他们细分一下后,各自向自己所要寻找的路走了过去。

说起合安市的宠物市场,其地理位置位居郊外,占地面积更是广沃,一个人若是身居其中,其大小宛若蝼蚁。

半个多小时后,季余和洛碧蓉没有任何发现,而在将要走出市场北门时,一头汗水的贾梦灵却有了线索。

此时,她的前面不远处一位身着白衣白裙的女人娟娟走着,不过令人有些奇怪的是她走路的姿势竟然有些内八字。 当然,这并不是贾梦灵所要关注的重点,她要关注的是,这女人左手拎着的那个玻璃盒子。

而玻璃盒子中,正是他们在那间宠物店中见到的那条红黑相间的小蛇。

紧紧跟着女人,贾梦灵依照之前的商量,默默拿出了手机,然而令她稍显意外的是,洛碧蓉的手机竟然无人接听,而季余的手机号她又不知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贾梦灵只得自己上前言说了,毕竟洛碧蓉想要这条蛇,作为保镖兼司机、又是洛碧蓉的好友,她没有多想便疾步走向了那女人。

咦?

突然,贾梦灵发现有些不对劲,因为在她追逐那女人的同时,那女人的脚步似乎也加速了,之所以会有这种感觉,只因贾梦灵此刻已经小跑了起来,可还是追不上那女人。

奇怪奇怪真奇怪 ~

贾梦灵不觉得眉头皱起,她脚下的步伐更加快了,可饶是如此依旧与那女人相距十来米远。

而在不经意下,贾梦灵已经跟随那女人离开了市场之外,久而久之步入了郊外的小村庄内。

“喂,你等下!”

迫于无奈,贾梦灵只得如此叫喊,可谁知她叫喊声落下的同时,那女人突然闪身走进了一个巷子。

妈的!

贾梦灵不禁暗骂一声,不过脚下未停直接追着进了巷子。

“这——”只见巷子内空空如也,并且还是一个死胡同,突然,贾梦灵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就要折身回去,然而令她惊愕的一幕发生了。

只闻噗呲一声,她的后背竟已经被人洞穿,而洞穿后背的竟然是一把苦无。

“倭,倭国人?!”

贾梦灵见到的转过头,才发现那个白衣白裙的女人就在身后,只见留着姬发的女人,操着只有倭国人才有的腔调说道:“你,为什么,跟踪我?”

“我,我,我……”

一个‘我’一口血,吐的贾梦灵双眼迷离,险些晕厥过去。

然而这血好巧不巧的溅在姬发女的白衣上,导致白衣印上了几抹猩红,霎时间像极了樱花。

瞥了一眼身上的斑斑血迹,姬发女娇媚的面容突然布上阴寒,一声压低的声响自她口中涌了出来。

“你,弄脏了我的衣服!”

话音落,插进胸膛的苦无被她按的更深了,刹那间贾梦灵只觉痛彻心扉,但因失血过多,她根本没有力气阻拦姬发女所对她做的一切伤害。

要死了吗?

这时贾梦灵的心底闪过这样一句话,与此同时她的双眼逐渐变的模糊。

不知为何,模糊间她竟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身影正站在姬发女的身后,并且向着姬发女伸出了手。

我怎么会看见他?

贾梦灵有些疑惑,因为这个身影不是旁人,而是她曾在文轩公司因保护洛碧蓉重伤后,将其从死亡边缘救过来的人,那个人的名字叫李文轩。

是因为他救过我,我才会在此时想起了他吗?还是说我的心底一直存着这救我一命的人?

眼神逐渐迷离的贾梦灵不禁自问,然而转念一想却又了然,她不自觉的惨烈一笑,心说算了,就这吧……

说话间,苦无离开了她的身躯,贾梦灵毫无意识的栽倒在地。

然而,她以为李文轩的出现只是她的幻想,实则并非如此。

只见贾梦灵脱离苦无的瞬间,姬发女突然面色大惊。

“谁!”

姬发女只觉身后突然出现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息,这气息刚一出现,她大惊之余翻身跳到了一旁。

噗!

一声破空声响起,正巧落在了她刚才所站之处,而同时,一个身影也出现在了那里。

李文轩收起手,冲着姬发女摇了摇,说道:“可惜可惜,这一巴掌若要打中,你不死也要残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