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柒说完,对着身边的梁红玉嘿嘿的笑了笑,样子很是风流。

耶律达一愣,以他的眼光,如何看不出刘柒身边的人是一个女子。少年风流,能在谈判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女人,那去一趟莳花馆肯定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可是刘柒说的是去会面,那是会谁的面?是否还是那个金人?

耶律达笑容不变的拱手道:“老弟稍等。”

“诶?大哥还有何事交代?”

刘柒期待的问道。

耶律达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招了招手。

“老弟,莫要嫌弃,你我初次会面,大哥也没什么东西好送你的,些许大辽的特产,还请老弟笑纳。”

耶律达有苦说不出啊。

眼前的少年就是一个贪财好色之徒!

什么不稀罕金人的千贯钱财,明明摔在地上的狼玉,这家伙居然又捡了起来!

他是不稀罕一千贯,但是他稀罕五千贯!

现在又要去会见金人!

这摆明了就是讹人!

简直无耻之尤!

若是自己还不懂得出手,那若这家伙心里怀恨,在宋国皇帝面前瞎说一通,那今年的岁币如何是好?

金人太凶狠了,已经挖了他们的皇室坟墓,他们说岁币一到就兵发上京,这绝对不是玩笑!

绝对不能让宋金联合!

这是他做辽使以来最屈辱的一次,不仅没能从宋朝的官员手里敲诈到东西,现在居然还要倒贴出去!

价值五千里的土特产,这他娘的还是土特产?

耶律达心中肉疼至极,脸上还要带着虚伪的笑容。

刘柒羞涩的低头道:“这如何好意思呢。”

“哈哈,老弟欢喜就好,派马车将东西一起送到老弟府上!”

耶律达狠狠咬牙说道。

刘柒从不拒绝别人的“好意”,一路优哉游哉的回到家里,到了门口之后,刘柒笑着对送自己回来的辽人说道:“多谢,还请代我转告大哥,小弟可能会生病两天,嗯,就生病两天。”

五千两银子换两天不出门而已,这实在是划算到没边了,若是辽人愿意,刘柒能把他们换到破产亡国。

梁红玉好奇的看着刘柒在土特产里面东挑西拣,她头一次觉得原来挣钱是这么容易,谈判也可以这样轻松,人原来可以这样无耻。

“这叫智慧,审时度势是谈判的必要条件,兵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所谓谈判,就是双方之间利益的苟且,唉,丫头,你要学的事情还有很多啊。”

刘柒非常老学究的叹气。

梁红玉脸色胀红,银牙紧咬:“你再叫一次看看!”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叫就不叫。行了,知道你小虎牙好看,搭把手啊,今天你护卫有功,送你一百两银子花花,可怜的,身在将门,连把像样的好刀都没有,等过几天我去弄点铁料来给你打造一把。”

“你还会锻造?”

“这有什么巧吗?无非是敲敲打打罢了。要是有材料,我能给你弄出一个火枪出来,乡下的火铳老厉害了,一火铳下去,小麻雀屁股都会不见了!”

刘柒不屑的摆摆手。

火铳的制作其实很简单,乡下的孩子见得很多,打野猪都是用的那东西,就是有一个不好,若是材料不过关容易炸膛。

其实大宋制钢和制铁的工艺已经很不错了,一年的产量几乎是等于后世大炼钢时代的总产量。

《天工开物》是一本神书,大学时候因为要写相关论文,曾经下载并仔细阅读过,刘柒极其庆幸自己没有将它从手机里面删除掉。

这些日子,他没事的时候总会将这东西从手机里面翻出来,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誊写,手机不能面世,更不知道这东西什么时候会彻底坏掉。

刘柒准备好好寻找,将里面有用的东西全部抄写出来。

也正是因为这本书,刘柒才有了开办书院的想法。

“凡火药以硝石,硫磺为主,草木灰为辅,硝性至阳,硫性至阴,阴阳两神物相遇于无隙可容之中,其出也,人物膺之,魂散惊而魄齑粉...”

刘柒朗朗而道。

梁红玉震惊得无以复加,然后迅速扑上前来,脸色发白道:“你就准备教他们这些东西?制军国之器夷三族!你不想活了?”

刘柒莞尔笑道:“紧张什么,我这脑袋里面装的东西不少,什么时候拿出什么东西,我心里有数,而且,教东西也分对象,像曾公亮这些混账,一步《武经总要》,将大宋所有的物件曝光于世人面前,最是愚蠢。”

“哼,曾公亮混账,你却比他还要混账!”

任济和周邦彦两人踱步走进院子当中,拿眼瞧了瞧还摆放在院中的土特产,任济饶有兴趣的在里面翻找,寻得一个手掌大小的梳妆铜镜,脸色算是舒缓了不少。

“年纪轻轻,不是和吃食打交道,就是想方设法的谋取钱财,生生坏了一个极好的学问胚子,不是混账是什么?”

任济横眼瞪了一下刘柒,然后将手里的铜镜拿给周邦彦去看。

周邦彦哈哈一笑,拱手贺道:“任相公法眼,此铜镜制作精巧,花纹明丽,字划清晰,上刻大吉祥,典型的汉代铜镜之像。辽人不懂古物,就单单这一块铜镜,就可值得千贯。”

任济还是比较满意周邦彦的说法的,也不说话,直接将铜镜就往袖子里面塞。

刘柒瞪大着眼睛,肉疼得厉害。

“你们是来抢钱的?”

“呸!臭小子说话好不亏心,没有老夫与任相公在圣上面前极力推荐,你小子能得这些赃物?所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小子啊,要懂得分享!”

“哦,那就是来分赃的!”

刘柒狠狠的撇嘴道,然后果断的让下人过来搬东西,再这样下去,两个强盗还指不定会抢走多少钱财!

任济丝毫不觉得有何不妥,等现场清净,下人摆好了茶水之后,怡然坐了下来,说道:“倒是个有本事的,能从辽人手里骗来钱财,说说看,辽人凶狠,如何会拿五千贯的财富前来贿赂于你?”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