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从仙界归来

“好刀!”看到刀身完全没入了石靶当中,李文轩不由得赞叹道。这飞刀的威力,已经远远胜过普通子弹了。虽说以他的修为使用法器威力更加显著,但在地球这个地方,能有这样一把冷兵器中的神兵利器已经是非常不错了,李文轩也不敢多求。

李文轩走过去,轻轻一拔就把飞刀从石靶中拔了出来,这一手同样让老汉二人吃惊。

“不知道这一套飞刀多少钱,我买了。”

李文轩确实有些喜欢这一套飞刀,想趁早入手。

老汉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喜欢,这套飞刀就送给你了。”

李文轩一惊,说道:“这不太好吧。”

老汉似乎并不介意,说道:“这套飞刀跟了我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如今遇上你,也算得上是它们的造化,只希望以后好好待它们。”

见老汉如此慷慨,李文轩就不再说什么,于是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然后将飞刀重新放好,将布包缠在腰间。

李文轩突然想到了什么,又问道:“不知道先生店里可有内甲?”晚上可能会有热武器,李文轩虽然能躲过子弹,但多一些防护手段也在情理之中。

“这东西自然有。”

老汉笑了笑,又给李文轩取来一套锁子甲,由特殊金属打造,而且重量不大,穿在身上并不影响活动。

“这一套内甲能挡住普通的手枪子弹,当然如果是步枪或者*就不行了,价格不便宜,得花二十万,这一套我就不免费了。”

“那是自然,我也不能光要先生的好处。”李文轩很痛快的将银行卡交给了莫凡,让他去刷。

三人一同回到大厅,待一切手续都做好后,老汉拍了拍李文轩的肩,说道:“小友,能否透露你的姓名。”

李文轩作了个揖,急忙道:“是在下疏漏了,在下李文轩,看老先生也是同道中人,不知先生姓名?”

“哈哈!”老汉开怀一笑,道:“在下郭风尘,名号嘛就不提了,都是过眼云烟,这是我的名片,希望文轩小友以后常联系。”

李文轩接过名片,将之收好,道:“那是自然。”

待李文轩离开后,莫凡站到郭风尘身边,听到后者喃喃道:“有这样的年轻人在,恐怕这清河市要热闹起来了。”

莫凡疑惑:“师傅,你就不怕他是个心术不正之人?”

郭风尘摇了摇头,道:“我年轻时也学过面相,这个小家伙虽然本领高强,但面相正直,气质恬淡,如浮云一般,不像坏人。也许今天我这个选择,将会掀起一道巨大的波澜。”

事实如此,黑龙刀在手的李文轩日后成为了清河市一些势力心惊胆战的存在,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离开了匠心铺,李文轩并没有立马打道回府,而是直奔当初与魏老和魏雪芹相遇的药材店,他寻觅了一番,所幸的是有些药材自己能用的上,只是又花了不少钱。

终于回到家中,李文轩并没有休息,而是开始他的炼丹大业。

只是委屈了他家的那口锅,自从他重生以来,还没正经做过饭,都被李文轩用来炼药了。

三个时辰后,李文轩炼制出了三份药液。不是他不想炼丹,因为成丹时间比较久,没有几日的时间练不出来,时间上赶不及,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炼制药液。药液的药效虽然远不及丹药,但是也勉强够用了。

三份药液分别被装进三个瓶子里,一瓶外敷能够治疗外部创伤,一瓶治疗内伤,还有一瓶能够恢复灵气。

万事俱备,李文轩这才松了一口气,有这些东西在,晚上的任务想必是万无一失了。

等到吃过了晚饭,李文轩这才打电话给猎鹰。

“猎鹰吗,我准备好了,派人来接我吧。”

半晌后,一辆普通的大众车来到了李文轩家楼下。由于是潜伏任务,所以猎鹰一方自然不会开豪车,李文轩也没在意,便上了车。

车上猎鹰在驾车,云雀坐在副驾驶。看到李文轩身穿大衣,隐约间露出装有飞刀的布包,云雀质疑地问道:“这是什么,飞刀?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人用冷兵器,难道有子弹厉害吗?”

“哼。”李文轩冷哼一声,毫不留情道:“那是你孤陋寡闻,有时候子弹好躲,飞刀可不是这么好躲的,也不怪你,毕竟你很弱,没见过世面。”

若是军方有人听到李文轩敢这么跟他们的无敌云雀说话,恐怕得向李文轩悄悄竖起大拇指。

要知道云雀一发怒,除了他们的教官和猎鹰,没人能够拦得住她。

李文轩不知道云雀竟然是个脾气暴躁的小妞,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他虽然不爱打女人,但要是这家伙真的不知好歹惹怒自己,他不介意让云雀尝尝自己的厉害。

不过神奇的是云雀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并没有接话,似乎是服软了。想想也对,当日李文轩和猎鹰交手她也在场,通过吴峰和魏宇文的评价她也能知道,李文轩这个人的实力可是在武道宗师之上的。

说不定连他们的总教头魏宇文也不是李文轩的对手。

虽然她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但心中还是略微尊重李文轩。

毕竟在他们部队里,除了官衔,就属拳头最大,云雀可没信心打过李文轩。

猎鹰在驾驶位看到云雀吃瘪,不由得暗自一笑。这云雀跟自己是老搭档了,一向心高气傲,想不到终于有人能够制得住她。

再看向李文轩腰间隐约露出的飞刀,心中虽然有些怀疑,但并不严重,因为他也接触过武道宗师,知道冷兵器在这群人手里,有时候能发挥出比热武器还要可怕的威力。

当然如果是重型热武器,那就另当别论了。反正他猎鹰没见过有谁比热武器更可怕,如果有,要么国家提前招募,要么就扼杀了。

这种人只能是自己人,绝对不能留着贻害一方。

一路上三人默默无言,最后开车来到了中心商场。随后三人在商场周边找了一家露天的咖啡店,坐在门口一边喝着咖啡,一边观察商场门口。

而附近也埋伏着不少安全局的探员,一旦有任何情况发生,会立马通过无线耳机汇报情况。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