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从仙界归来

是牛永生,他本来就是暴发户,生意上的门路很窄,所以经常会参加类似的聚会增加他的生意伙伴。可是他做梦都没想到,李文轩竟然也来参加聚会。

原本他已经不再敢对付李文轩,自从上次之后,他每次想起李文轩都能吓出一身冷汗,而且每天一到午夜,他全身就跟爬满了虫子一样,又疼又痒,甚至他二弟都已经没知觉了。

他虽然不知道这些都是怎么回事?但是一定与李文轩脱不了关系,他不敢找李文轩,只能忍着。

可如今再见李文轩,心里的怒火蹭蹭往上升,他在做思想博弈,到底要不要找李文轩报仇?

“牛老板,脸色怎么这么差?”唐正信刚才见牛永生表情一阵青一阵红,就知道这家伙有事。

要是放平时,唐正信才懒得理他这种没文化的暴发户。但是牛永生手里握着一块位置很好的商业地皮,他们家已经跟牛永生谈了几次,每次牛永生都涨价,一直到现在也没把地皮拿下。

所以他需要与牛永生打好关系,没准就能找到牛永生弱点,逼其就范。

“哦,没什么?”牛永生连忙稳住情绪,他不想被人知道他和李文轩之间的事,抬头一瞧竟然是唐正信,连忙笑逐颜开:“我道是谁?原来是唐大少,早知道你也在,我一定主动过去打招呼,怎能劳烦你过来和我说话。”

“这有什么的,大家都是朋友吗?最近也不知道牛老板在忙什么,我约了你几次,你都没出来,等牛老板有时间,我们一定要单独聚聚。”

唐正信与牛永生碰下杯,一口把红酒喝干,接着道:“我说牛老板,如果你真当我是朋友,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刚才见你好像有心事,不知道兄弟我能不能帮上忙?”

不提还好,一提,牛永生就气得眼里冒火,他看了眼唐正信,狠狠咬牙:“既然你开口了,老哥我也不隐瞒,确实有人惹了我。”牛永生一指和洛碧蓉聊天的李文轩:“就是他,如果你能帮我把他打残,再把他旁边那女孩给我抢过来,那块地皮,我免费送你。”

“当真?”唐正信双眼放光,可他也不傻,上次他们家都出到8000万了,牛永生都不卖,据说牛永生想要给炒到一个亿。如今牛永生能付出这么大代价,唐正信可不觉得这事好办。

“当然,我可以现在就给你立字据。”牛永生连忙拿出支票本,迅速在上面写下合同,交给唐正信:“我已经签了字了,只要能达到我的要求,地皮就免费送你。不过,你别没胆子接。”

“开玩笑,这里可是我地盘,既然老哥不相信,我也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能量有多大。”尽管唐正信觉得这事蹊跷,但是在这么大的利益面前,他决定试一下。

唐正信连忙找来几个保镖过去找茬,他和牛永生则坐在一旁看着。唐正信要先观察下情况,以确定他是否亲自出面。

李文轩和洛碧蓉正聊着呢,突然一个醉醺醺的家伙向洛碧蓉撞过来,李文轩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推开。

没想到这家伙当即大怒,指着李文轩鼻子大骂:“臭小子,敢推我,知不知道我是谁?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这人抬手就要把酒泼到李文轩身上,李文轩眸子一冷,正要出手,突然一人把醉酒男拦下。

“我说哥们,闹事也找错人了吧,赶快滚,别惹我不高兴。”这人是洛碧蓉朋友,见有机会炫耀,第一个站出来,接着另外两个朋友,也一左一右把醉酒男围住,其中一个指着醉酒男大骂:“这是哪来的肥猪,貌似我们今天举行的聚会,并不是全猪宴,你怎么来了?赶快回你的猪圈去。”

顿时一片哄笑声传来,这人说话还挺有意思。

可李文轩却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本能的觉得这事应该速战速决,拖延下去,也许会发生更大的事。不过李文轩才不在意,真要有人敢找麻烦,他不介意大打出手。

“敢骂我是猪,你给我等着。”醉酒男端着个酒杯,摇摇晃晃地转一圈:“保安,保安都哪去了?快过来几个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洛碧蓉的朋友顿时哈哈大笑,他们长这么大,到哪都享受贵宾级待遇,谁敢把他们赶出去?除非是不想活了。

立刻有保安跑过来,他们对双方做了简单的调和见无果后,有个保安指着洛碧蓉的几个朋友:“你们几个自己滚出去,别让我们动手。”

说话这人,甚至还抽出了警棍。

洛碧蓉那几个朋友顿时一愣,当即有个家伙把酒杯一摔,上来啪啪就给保安俩耳光:“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让我滚,信不信我打断你全身骨头。”

“这是谁呀?这么大的威风?”突然一道声音从人群后传来,现场立刻变得非常安静,接着人群分开,唐正信端着酒杯一脸潇洒的走过来,围着洛碧蓉那几个朋友走了一圈,一脸不屑的说:“奇怪,你们几个我怎么不认识?不知道在哪高就啊?”

洛碧蓉那几个朋友顿时低下头,虽然他们也是高富帅,但与唐正信比起来,他们连个屁都不是,甚至在唐正信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

“呦,不说话。该不是一些小的可怜的家族的少爷吧,你们是不是没脸说出来?”唐正信冷笑,把酒缓缓倒在对保安动手的那人头上:“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敢打我的保安,是不是不给我面子?”

洛碧蓉那几个朋友吓的脸色苍白,一句话都不敢回。

“千万别掉了,不然我打你一百个耳光。”唐正信把酒杯倒扣在洛碧蓉朋友脑袋上,转身就要走,忽然又向李文轩瞄了一眼。

“呦,这位朋友,你又是从哪个猪圈来的?这可是上流聚会,你怎么穿一身休闲服就来了?是不是也不给我面子?”唐正信突然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多人不给我面子?难道我唐正信已经垃圾到这种程度了吗?”

说话的时候,他一直在观察李文轩的表情,他想要看出这小子的底细,为什么牛永生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整死他。

李文轩摇头,早料到会有事发生,对于这种人,一脚踹出去就好,不需要和他啰嗦。

李文轩正要动手,突然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魏宇文,他便知道这老家伙可能着急了,先接电话,过会儿再收拾唐正信。

“我在参加个聚会,这边很忙,时间一到我就过去。”

李文轩正要挂电话,唐正信顿时大怒:“臭小子,我在和你说话,你竟然和别人通话?你这是不尊重我,还是故意不给我面子。”

“李先生,对面那人的声音我听着很熟悉,请您让我和他通话。”

李文轩眉头紧锁,本想一脚把唐正信踹出去,可既然魏宇文要管,李文轩也懒得掺和。

“找你的,爱接不接,他说可能认识你。”李文轩把电话甩给唐正信,就再也没看他一眼。

唐正信一愣,做生意的最讲究一个面子和人脉,能不得罪人就绝不得罪人,既然电话里这人说认识他,他也不想稀里糊涂的就把对方给得罪了。

“喂,哪位?”唐正信接起电话,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