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余出现的太过诡异,吓了宋松等人一跳,大惊之余他们跳到一旁,而那个被唐刀架着的手下一时间腿都软了。

“大哥,大爷,是我找死,我找死,求你,你手可别抖啊!”

唐刀太锋利,只是稍微搁在他的脖子上,那里已经有些溢血,这名手下不得不这样放低姿态,他生怕成了刀下亡魂,否则死的就太不值了。

“你哪来的,敢动我的人,你是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宋松怒了,李文轩不甩他也就算了,谁成想这突然出现的人竟当他面对他的人,这岂不是在打他的脸嘛。

季余闻言也不回头,冷眼抬了抬手中的唐刀:“死字我知道怎么写,就怕你不知道……”

唐刀微抬脖子更痛,他觉得如果动手,年前这人很可能先拿他开刀,想到这他不由大骂:“姓宋的,你个挨千刀的,少说两句不行吗,你是想害死老子不成!”

他的话落地,在场众人皆是一脸懵逼,谁也没想到这家伙竟如此怕死,被刀架着转头骂起了自个老大,而宋松更是气的一脸青紫,恨不得从季余手中接过刀,一刀下去送他去投胎转世。

“哈哈哈,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 李文轩突然嘲讽全开,笑的前俯后仰。

见此,颜面尽失的宋松一挥手,咬牙切齿道:“笑尼玛币!等下看你还笑的出来不,小的们给我上,揍死他们!”

一众手下叫嚣着冲了过去,手里持着刀枪棍棒甚是唬人。

季余见此,回首问道:“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打啊!”李文轩一脸玩味,根本没把这群人放在眼里,在吆喝了一句季余后,他操着拳头便迎了上去。

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对战连武道宗师都没有的一群普通人,应该是连手指都不用动一下,只需一个念头就能尽数解决,然而此刻李文轩只想玩玩,好好玩玩这群令他生厌的混蛋。

见他抱着玩玩的心思,季余也没运用修为,毕竟他若出手非死即伤,这群人虽然不是好人,但也罪不至死。

砰!

季余抬刀,反手用刀柄砸晕了被架着的这人,而后转头一李文轩一并冲了上去。

这边二人抱着玩玩的心态与宋松等人交战在一团,那边魏宇文等人已经闻声而来。 而紧随其后的洛碧蓉还在担心着。

文轩应该走了吧,梦灵应该打过电话了吧……

一回首发现贾梦灵并不在身后,洛碧蓉不禁疑惑,心说梦灵人呢?

“魏老,应该就在前面~”

姜晓梅头前带路,魏宇文闻言点了点头,不过他看似平静无比,实则心底却是慌得一笔。他只想前方声音就是李文轩发出的,这样龙脉石也就算到手了,他也能给国首大人一个交代了。

一行人从楼梯口上来,在没走出两步路后,一转头便看到了走廊。 可不看还好,这一看弄的他们不禁咋舌。

只见走廊的中心位置横七竖八躺着二三十个人,而这二三十人的中间,季余扛着唐刀站在那里,李文轩双手抱胸就在他旁边,同时宋松跪在他俩面前,自己扇着自己的耳光。

“我不该欺负人,我不该逼良为娼,我不该……”

形似老学究的宋松现在如同一个乞丐,可怜的紧,不过这样还不算完,只闻李文轩不住教训道:“废物,刚才的劲头上哪了?给我使劲打,否则扒了你的皮!”

咦……,李文轩这是闹哪样? 看到这里,魏宇文等人一脸怔愣。

他们的到来自然被李文轩二人收在眼底,李文轩放下教训宋松,转头挥了挥手,“喂,在这呢,快来啊~”

看他模样,洛碧蓉心底暗喷一口老血,心道魏宇文正抓你呢,梦灵都给你打电话了你还不自知吗?还不快跑打什么招呼啊!

想到这,她三步并两步冲了过去,想向李文轩说明情况。

与此同时,魏宇文神色一震,紧随洛碧蓉而去,并抬手呵道:“李文轩,你站那别动!”

看着两人带着不同神色过来,李文轩也是一头雾水,待洛碧蓉走上前来,他不禁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 闻言,洛碧蓉一时气恼不已,“你还问我怎么了,还不快跑,他们是来抓你的呀!”

额……

李文轩愣了一下,回手紧握不住推搡自己跑路的洛碧蓉,“你是不是误会啥了?他们是我叫来的。”

“你叫来的!?”

“对,我叫的~”李文轩甜甜一笑,感受着洛碧蓉发自肺腑的关心,他感觉舒服极了。

“你……”

洛碧蓉还想说什么,可李文轩已经转过去了头,因为魏宇文已经过来了。

魏宇文带着怒火走了过来,这也导致季余误会了他的来意,只见季余横刀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别动!”

“这……”魏宇文吓了一跳,当然他害怕的并不是唐刀,毕竟他也是位武道宗师,刀这玩意对他的作用并不大,他怕的是季余,因为抬眼看去他竟看不透季余,这也只能说明季余的修为比他高。

这人是谁? 修为竟然比我还高!

在魏宇文惊疑之际,唯恐季余伤了他,李文轩一把拦下了唐刀。

“没事,自己人。”

季余闻言收刀走到一旁,李文轩心知魏宇文如此慌张所为何事,但此时他却不想把龙脉石叫出去,故插科打诨道:“哎呦魏老,好久不见,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啊?哦,我身体健康着呢,文轩…… ”

魏宇文刚想问话,李文轩又忙抢话道:“咦~雨芹呢?她怎么没来?”

“啊?哦,雨芹上学去了,文轩……”

魏宇文又想问话,李文轩继续抢话道:“魏老……”

谁知,魏宇文突然怒了,一把拦住了他,“魏老魏老,你还没完了?!我问你,那个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