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周邦彦的气性还是挺大的,尤其是对着手上的猪蹄,简直是如见仇敌,分外眼红。狠狠的撕咬,狠狠的吞咽,让人不免怀疑,夫子,您如此豪迈,为何斗不过一个狗才?

哦...原来是缺少一个音响啊...

“影响?老夫缺少影响?小友的意思,难道是让老夫聚集众人,一起上书?好!好提议,就是不知道,小友可愿与老夫同行?”

诶?

夫子,您这话就不讲道理了,前面一个大坑,你非要跳,为何要拉着我一起陪葬呢?

刘柒连连摆首。

“唉...山外青山楼外楼,汴河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不忆当年好水仇。”

瞎改的诗词,自然少了本来的意境,不过倒也符合几分当前之景。

周邦彦有些发怔的看着刘柒,半晌之后,刘柒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他周邦彦不也是这些游人当中的一员么!

“啊哈....夫子莫怪,莫怪,这本是小子瞎吟的,主要是我马上就要前去军营,想抒发一下自己投笔从戎的情绪。”

刘柒连连拜首,周邦彦倒也不是真的生气,听到刘柒的话语,更是感到一丝讶异。

“投笔从戎?小友这是准备?....唉,可惜啊,文武皆是为国效力,小友一身文豪胆....”

刘柒哑然失笑,周邦彦的意思是自己有些舍本逐末了。

“夫子谬赞了,刘柒到底有几两才学,心中明白,与朝中大儒,京中俊杰,不能相提并论,再说,军伍当中也并非尽是武夫,学问并非固定,而是看人如何运用,而且,我去军伍,也并非是上阵打战的那种,估计还是以文职为主吧,然后帮忙出点谋划之类,倒也算是清闲。”

周邦彦见刘柒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也就不再劝解,只是觉得可惜,不过回头想想,倒也不算,毕竟,为文者,大多都讲究出生,刘柒的身份,他已经知晓,父亲是以前种师道手下的将领,后来战死沙场,母亲悲愤离世,只留刘柒这样的一个孤儿,存留在世。

若非这次种家撞天婚的事情闹得太大,估计整个汴京,没有几个认识刘柒的,而若非刘柒的一首声声慢,他周邦彦也找不上这个传说中的痴呆之人。

古有大志者,或隐于山林,待人前顾,比如说诸葛孔明,或忍气吞声,暗暗蛰伏,等待春雷炸响,比如韩信,或装痴卖傻,一朝化龙,翱翔九天,比如孙膑。

可是面前的这个小子,周邦彦却是想不通透。若是心怀大志,却又为何要故意藏拙,而且做一个被招赘的女婿?这样的出生,若是放在台面之上,那是大忌讳啊。

难道,这是隐居在终南山中之人的一招暗棋?

周邦彦如此猜想,汴京城东的大宅院中,也是如此猜想。

蔡京本是拉拢周邦彦的,可是谁知道,周邦彦却是一块硬石头,再加上蔡京的四子蔡绦性子倨傲,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也是因为如此,周邦彦才气炸嘘嘘的来到刘柒这里,想要拉拢刘柒这样的年轻人才,徽宗身边呆了这么久,他也知道,徽宗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刘柒若真会观星测运,那对于他的助力,可谓是前所未有,而最重要的,他是要找一个人,来继续保护那个他怜惜的女子!毕竟,他年岁已经大了,又还能在这世上呆多少年呢?

“那小子告诉周邦彦有贵人相助,可保平安?他真懂得观星测运之术?”

手里捏着两颗核桃,蔡京拈须凝神。

“嗯....找个时间,一会此子。”

任何关乎道门的东西,蔡京都很感兴趣,毕竟,有一个传说,从他父亲那一辈就开始传奇。

“家中两个萝卜精,撞着潭州海藏神。”

“这样的童谣,又是什么预示呢....”

蔡京思考的是童谣,而他的长子蔡攸,却是思考的另外一面。如今官家对于自己父亲,已经诸多不满,隐隐有劝隐之意。

他与父亲虽然如今已有不和,但是蔡家毕竟是一个整体,暂时不可分而视之,并且,如今圣上正准备为他最疼爱的帝姬招婿,这一次,蔡家不能有失。

所以,听到有刘柒这样的奇人,蔡攸也是心生关注,皇帝酷爱道门,自诩道君皇帝,他自己能有如今地位,大部分就是因为他在皇帝身边故弄道门玄虚。

可是如今,种家的赘婿却是一个懂得观星测运之法的小子,难道,隐居已久的种师道,要重新出世不成?

蔡家不可再失圣眷,若是此子真有这等本事,要么收买,要么,斩草除根!

汴梁城中的局势很快,一朝天子令,公侯成下囚,这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在这样的陛下面前伺候,他们这样的阿谀奉承之辈,圣眷一失,就等于给自己宣判死刑。

所以,任何闪失都不能出,所以,他们需要使用一切手段,阻止意外的发生。

刘柒还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他如今考虑的,是该以何种方式前去汴河诗会。低调?高调?平常?

每一种态度,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若是想要像其他文人一样,他只是需要高调的站在崔念奴身边,再配上一首好词,第二天,保证他刘柒的大名,传遍整个汴梁城。

若是只想要过去见识一番,猥琐发育,那就选择一首平常之词,又或者,以周邦彦这心怀不轨的家伙的名义,将词作交给崔念奴。

而若是平常嘛,就将自己当做一个普通的书生,反正崔念奴手上的词曲肯定不只一首,自己不给她,她也没有办法。

“小荷,小荷?”

“....啊”

丫头这两天有心事啊,一会儿看看自己的脸,一会有点点自己的鼻子,是外面的燕回给她表白了?

“姑爷您说....”

有些窘迫的丫头赶紧将随身携带的小镜子藏到了屁股后面,双手使劲往后面压着,扭扭捏捏。

“算了,还是让小竹跟我一起去吧。”

“别啊,姑爷,小荷去,小荷....保证不坏姑爷的好事....”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