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面露奸诈笑容,若非现实当中相遇,刘柒永远想不到一代大儒的周邦彦,会是如此一个逗比角色!

刘柒不为所动,手里的锤子不断下砸,下面是一块石膏,已经煅烧了好多次了,砸碎之后,放入锅中,再加水混合搅拌,眼看着水快半干了,就停止下来,然后倒入早就做好的模具,变硬之后,再取出晾干。

拿着粉笔在早就做好黑板上面试验了一下,嗯,效果还算不错,拍了拍满是粉末的双手,刘柒才直起腰来,看着一副好奇宝宝模样的周邦彦。

“觉得如何?”

“哼!歪门邪道,行书乃是修身养性的大道,此种行径,简直....”

直着腰板一副教训的模样,让刘柒无奈得很。

“这就是简单的教学工具罢了,沙盘柔软,确实与行书的法子有颇多相通之处,但是不利于观看啊,讲台上面写一个字,下面一群学生都成了长颈鹿,那就好看了?我这板子可以挂在墙壁之上,既不占地方,写完了又可以擦掉,我写一黑板,你们一沙盘写得下来?”

很是不满什么都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评别人的,能先考虑实用性?利民的才是最好的

懒得与老顽固争辩,将流程图交给了燕回之后,刘柒洗净了手,转身就看见周邦彦无比骚包的拿着粉笔在秀他的大字和诗才。

“唔...还算可以。这样看来,你倒是真的准备做一个教授杂学的先生了?”

“杂学?天文,地理,算学,格物,这些算是杂学?”

刘柒昂首,周邦彦浑身一抖,手里的粉笔都被他一下子掐断了。

“你准备教这些?难道你不知道,这些都是学问人的命根子?只传授那么一两个天资极好的弟子,你准备广而授之?”

四大学问,在这个时代,算是神学的范畴,因为懂得这四样东西的人,基本都是比较神秘的,观星,测地,算方,这些法子,道门的人,谁会愿意传授出来?若是前去询问,遇到脾气好的,还能来一个道可道非常道。遇到脾气不好的,那就是窥探师门之秘,这是大忌,能乱棍打死。

“屁的命根子,一群玩神秘的神棍!屁大一点学问,好像多了不得一样,汉族的江山都要被蛮夷给冲垮了,还一群人窝里斗,我就是要将这些全部公之于众,看他们能耐我何?”

刘柒怒气哼哼的,周邦彦哈哈大笑起来。

“好,便是如此,读书人就该有此胆气,老夫若是年轻个几十岁,当也与你同往!”

一副豪气的模样,让刘柒看得作呕。

“年轻几十岁?想得倒美,年轻几十岁,您会有耐心于小子在这里扯淡?早就不知道呆在哪个小姐姐的怀抱里潇洒了,您别欺负我年幼,不知道当年您的风流才名。”

周邦彦笑得更是厉害,他这一身真正的算是没有白过,若是以潇洒而论,天下比他周邦彦还要潇洒的人,还真是没有,一个潇洒到敢与皇帝争女人的家伙,谁敢比?

不要脸的大儒自然不会以此为侮,刘柒的说法,让他觉得很是荣耀,大笑着拍了拍刘柒的肩膀,然后替过来两道圣旨。

“别埋汰老夫,没有老夫在圣上面前替你美言,你能有这份际遇?瞧瞧,办学堂,陛下批准了,不过,地点是需要你自己找了,钱财宫里也不准备给你批,人也需要你自己去找。”

“这算是好消息?”

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徽宗果然是出了名的吝啬鬼,一毛不拔!

正准备伸手接下,周邦彦却是往后一让,满脸怒气。

“这里是哪儿,汴梁城啊,咱们大宋的皇都所在!在此地办学,是你想办就能办的?多少个有钱人家,想要自己开办一个私学,却是没有门路,一个能被陛下承认的私学,哼哼,你小子就偷着乐吧!

不过,你也别急着应口,你不是嫌弃没钱没地没人嘛,好说,如今有一个天大的富贵,若是成功,别说钱和地了,就是要一个与将军府差不多的宅院,圣上那里,也能给你批准了!而且,就此一步,你刘柒能够一跃而起,成为京中权贵!”

诱惑十足的话语,让刘柒有些意动,仔细瞅着周邦彦的脸色,结合着当今的大宋局面,刘柒飒然一笑。

“如此美差,老头儿,难道陛下要派我出使辽国?”

“哈哈,不错,老夫就说你这小子有点七窍玲珑的心思的,赵龙图秘密出使金国,而你,则是秘密出使辽国。不要感激老夫的倾力推荐,提携后辈,乃是老夫的高尚情操。”

欠揍的模样,实在是讨打得很!

刘柒伸手了几次,都忍了回来。

“你厉害,娘的,我冒着生命危险去辽国,你倒好,稳坐东京,收渔翁之利。真是好一副上位者的嘴脸!”

可耻,相当可耻!

老家伙必然是发现了蔡京准备出手对付他,如今正要千方百计的在皇帝面前表现呢!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周邦彦有些尴尬的咳嗽,被人看穿了心思,哼哼唧唧的非常难受。不过转念一想,又是恼羞成怒。

“放屁,你小子心思就单纯了?老夫就不信了,我已经那样暗示,你还猜不出那位相公便是当今圣上!好家伙,装的还挺像,从你小子拜访念奴娘子,你这小子就没安好心!小子啊,咱们现在都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那就是蔡家父子!你以为你会能好过?展示了你的道门学识还有诗词才华,汴梁城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这家伙?要不然,你以为种师道会回到汴梁?还不是前来替你小子挡刀!

咱们只有合作啊,老夫替你传话圣上,你在外面努力争夺,高俅这样的傻棒子都能做太尉,你为何不能?老夫相信你!只要你此次成功,大宋汴梁城,定然有你刘柒一席之地!

小子,老夫不是算计于你啊,而是老夫不甘!要不然,老夫如今的年岁,还能苟活几时?便是要争这一口气罢了!你前去辽国,军卫由你挑选,只要你足够小心,定然无恙!如此,小子,你可会答应?”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