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说严十八,他领着丰九九带上唐正信,连夜赶回了北平市。 就在北平市的一个不可知之地,严十八放下二人后,转而去拜见自己的师尊去了。

不可知之地内有一个瀑布,瀑布不大不小犹如假山,严十八来到这里后直接跪倒在地。

“师尊,徒儿严十八叩见。” 严十八跪拜的赤诚,恐怕他的父母都不曾受过这种待遇。

不知多久后,瀑布后传来一道声音,那声音只说了两个字——何事? 。

‘何事’二字宛若空鸣,盈盈绕绕后传进严十八耳中,他闻言说道。

“师尊,徒儿在豫南省合安市遇见一位修仙者,此修仙者年纪轻轻已经有了金丹期修为,我观他仪表不凡,是可以成为我跨天阁供奉的不二人选,不知师尊是何意见?”

又不知过了多久,瀑布后方说:“这件事,你代为处理即可……”

严十八闻言喜道:“谢过师尊!“

话音落地,瀑布内归于平静,却在此时严十八突然露出一抹诡异至极的笑容,同时他的嘴脸呢喃道:“ 李道友啊李道友,不出两日,你就将成为我的养料啊~”

养料?什么养料!

原来,严十八并非他表面表现的那般风度翩翩,其内心实则就是一个阴险无比的大坏蛋,而他之所以会是一个这样的人,只因与他所修炼的功法有关。

严十八所修炼的是门邪恶至极的功法,其邪恶在于依靠吸食他人的修为提升自身,而李文轩正是被其看上,现在被其当成了一只待宰羔羊般的猎物。

不过,他吸食别人的修为需要做诸多准备,这也是为何他要与李文轩相约两日之期,同时又为何向师尊申请,令李文轩成为供奉的原因所在。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万无一失的吸食李文轩的修为。

可以说,严十八的如意算盘打的非常好,然而最后能不能成事,可就看他的造化了。如果能成他就可破丹立婴修为晋升元婴期,倘若不能恐怕后果将不堪设想。

次日半晌,合安市,人民医院。

作为单田凤的主治医师,今早的例行查房可把杜可莹吓了一跳,看着面前生龙活虎宛若常人的单田凤,杜可莹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你你你,你怎么好了?”

闻言,黄千潇却是不乐意了,“杜医生你怎么说话的,难不成你盼望我妈不好吗?”

被黄千潇一呛,杜可莹旋即回神,她连道:“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说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吧……”

杜可莹惊叹无以复加。 不禁她如此,若不是事实摆在面前,即便作为女儿黄千潇也是不信。

母亲单田凤什么情况她最清楚不过,毕竟已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且她的体内已经发生癌变,是以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

对于母亲安好如初,她对李文轩的感激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黄千潇能想象的到,若不是偶遇李文轩,恐怕不仅母亲会离她而去,自己也可能会步入出卖肉体的深渊中无法自拔,这点她想想都后怕不已。

杜可莹忽然话锋一转,迫切的说道:“那个小黄,我想给你妈做个全身体检可以吗?我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想医生不必多费心了……”却在这时,李文轩走了进来。

李文轩的到来既然吸引的在场众人的目光,尤其是单田凤,她转头问向女儿:“潇潇,这位是?”

看着李文轩到来,黄千潇激动无比,她连道:“妈,这个就是文轩~”

文轩,李文轩!

闻言,单田凤突露惊喜神色,连忙走向了李文轩,而李文轩见未来丈母娘居然亲自迎向自己,他自己不敢怠慢。

“文轩啊,好孩子,谢谢你,谢谢你啊~”

昨晚,黄千潇与单田凤聊了半夜,将她病倒后的所有事都讲述了一遍,这里面自然包括与李文轩的相遇,和李文轩出手救治她,因此单田凤见了李文轩才会如此激动。

“没事,伯母我应该把,哎呦,您可别……!”

见单田凤居然要拜自己,李文轩禁不住吓了一跳,一旁的黄千潇更是吓得不轻,毕竟哪有丈母娘拜女婿的事儿。

“妈,你干嘛呢!”

“是啊伯母,你这样可是折我寿啊~”

两人一左一右掺着单田凤回到床前,此时的模样像极了一家三口。然而,看着此等温馨的情景,一旁的杜可莹却是急的直跺脚。

末了她终是走上前去,打断三人的温馨,说道:“单女士,我想为你做个检查,你看能不能配合一下?”

“这……”

单田凤刚想说些什么,但坐在他一旁的李文轩却起身拦住。

“医生,我伯母既然已康复那就可以出院了,至于体检什么的我想还是不必了……”

闻言,杜可莹眉头紧锁露出怒状,她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单女士的身体是否真的康复是你能评判的吗?体检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很多将死的病人都有‘回光返照’这种事……”

回光返照?!

杜可莹话没说完,黄千潇听到这里登时生气了。

“杜医生,你这人说话能不能有点谱?什么叫回光返照?我妈明明好好的你怎么能这样说?”

接连几句质问问的杜可莹哑口无言,其实这些并不是她的心里话,她只是太过捉急才慌不择言罢了。

在她看来,单田凤突然转好,要么是因为回光返照,要么就是因为身体内发生了什么变化。前者不说,因为杜可莹关心的是后者,因为若真是单田凤体内出现变化,从而导致她的身体康复,那她必须要查明原因并记录在册,只因这对日后治疗癌症来说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福音,毕竟癌症即代表死亡,而单田凤的出现无疑是打破了诅咒,这令杜可莹又怎么能不热切呢。

杜可莹将这些说给了三人听,并以造福全人类的责任来说服他们,然而李文轩却不为所动,毕竟单田凤的癌症是由他治好,若依照杜可莹所说,那李文轩今后啥也不用干,可以直接开个医院治癌症了。

“杜医生,不管你怎么劝,这个检查我们是不会做的~”

李文轩说罢冲黄千潇母女点了点头,“伯母,我们出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