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参加高级拍卖会后,只有一场是由灵狐主持,至于其他几场都是其他拍卖师主持,而且那一场拍卖会上,也没有出现能够媲美风卷决的功法,档次下降不止一筹。

所以上次灵狐主持拍卖会,应该是为了那卷风卷,不过也正常,毕竟这几天李文轩打听到灵狐是这艘船上的顶级拍卖师。

最后由她来主持这场世界拍卖会也算正常,只见慵懒带着些许抚媚的话语回荡在大厅:“欢迎各位来到祥瑞号,参加这次举行的世界拍卖会,奴家是这艘祥瑞号的顶级拍卖师灵狐,奴家在这里祝贺各位,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拍品,那么此次拍卖会就此开始。”

随着话音落下,只见灵狐面前平整的看台上,升起拍卖台,在那宛如玉石般桌面上,放着一块精致犹如云霞般的玉盘,玉盘雕琢着精致纹路。

而玉盘所承载的是一颗不过拳头大小的火红晶石,上面金纹交错成为玄奥的图案,同样晶石内云雾涌动,这些涌动的云雾,形成火烧云般的场景。

见此,李文轩神色颇为古怪,这块火炎石不就是他拿去拍卖的吗?没有想到最后居然出现在世界拍卖会上作为暖场拍品。

灵狐纤细的玉手,拿起这颗火炎石,引动其中的力量,看着面前数千名观众道:“此为火炎石是为禁器,全力爆发下所产生的力量,能够威胁到金丹巅峰的修士,起拍底价为五十万颗灵石,每次竞拍不少于十万。”

顿时在灵狐开口瞬间,现场陷入一阵的喧嚣声中。

“在灵狐拍卖师引动火炎石的瞬间,我就感应到极为恐怖的危机感,要是被打中,绝对十死无生,果然不愧是世界拍卖会,居然有如此宝物,可惜只有一件,而且还是一次性的禁物,要是有数百火炎石的话,估计就算那几位大人都能被堆死吧!”

“这话你也敢说出来,不要命了,不过这火炎石的确不错!”

“果然不愧是有元婴期修士支持的世界拍卖会,如此财大气粗!”

“……”

李文轩下面小声交谈声,神色莫名的摇了摇头,而边上的洛碧蓉神色思索的看着李文轩道:“文轩,这不就是你做出来的吗?”

对此,李文轩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洛碧蓉没有在说话,转头看着下面叫价的声音。

“六十万灵石!”

“六十万你也好意思说得出口,一百万我要了!”

随着这叫喊声回荡,只见场面陷入寂静中,毕竟一百万的天价,对于修士而言,就算那些有宗门大势力支撑的修士,也有些肉疼。

而灵狐最后环视一圈,敲下手中的木锥:“火炎石一百万一次,还有更高价吗?没有的话,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恭喜这位道友,将这件禁器收入囊中!”

这时李文轩神色漠然的摇了摇头,眼中带着一丝懊恼的神色,毕竟在前几次拍卖会上,火炎石价格最高也不过才九十万灵石罢了,不过算了,九十万和一百万相差也不过十万灵石罢了!

随着拍卖会继续进行,看着上面恍如流水般,呈现在看台上的宝物,一些品质不错的灵器、珍贵的金丹、丹药,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品质比高级拍卖会上出现的拍品高了不止一筹。

只见这时随着看台上,玉盘缓慢升起,顿时一株宛如扎龙般蜿蜒生长的碧绿色灵药,出现在李文轩眼中。在神识的感应下,这株灵药里蕴含着极为浓厚的灵力气息,还有那好似大海般浩瀚无比的意境。

而灵狐同样神色郑重看着玉盘上的灵药道:“此为四阶灵药水龙草!”

顿时就在灵狐开口的瞬间,所有人都是陷入震惊中,毕竟这样的四阶灵药,在整个地球而言都是少数。就算每十年举办一次的世界拍卖会上,也不是每次都能拿出四阶灵药。

况且拍卖会进行到现在,时间才过去一半罢了,居然拿出四阶灵药作为暖场手段,看来这次的压轴,难以想象。

其他几个大势力的包厢内,他们神色颇为复杂,要是平常情况,这样的四阶灵药,就算现在用不上,也是要拿下,作为底蕴储藏起来。

但是这时他们确无动于衷,他们得到消息压轴拍品,绝对超乎他们想象,所以就算面前这株四阶灵药,他们想拍下也需要权衡。

如果拍卖下这株四阶灵药的话,虽然不会伤筋动骨,但是想要参与压轴竞拍确在也没有资格,毕竟怎么说也是四阶灵药价值连城。

而这时灵狐环视一圈缓慢开口道:“这株四阶灵药水龙草底价为两百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灵石。”

顿时,场面陷入寂静中,毕竟那些大势力颇为忌惮,不肯为这四阶灵药伤筋动骨,而让他们退出后面的竞拍,所以都没有开口,而下面那些散修却没有出这价格的资格。

就在场面陷入寂静时,只见大厅里回荡一道粗犷的声音:“既然你们都不出手,那这株四阶灵药,我两百万灵石要了!”

李文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嘴角勾起一抹极为欣喜的笑容,真是踏破草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水龙草可是作为炼化八岐大蛇妖丹的药方中,极为重要的主药,得到这株水龙草的话,那么这药方,可谓是收集大半了。

毕竟这药方里面作为主要的就是这水龙草、蓝星草,这两株灵药都是四阶灵药,其中蓝星草更是四阶巅峰接近五阶的灵药。其他的灵药到是颇为平常轻易可以收集到!

只见这时灵狐神色懊恼的看着面前出声的身影,同样转头看向贵宾包厢,他们没有竞拍,这吸引力不够吗?看来这次的谋划达不成了。

灵狐神色叹息,不过这样一株四阶灵药,居然要被人用这样低廉的价格收入囊中吗?这可不是她想看见的。

而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回荡:“两百一十万灵石!”

就在李文轩开口的瞬间,只见那道魁梧身影,神色愤恨的盯着贵宾包厢,但是想到这里可是祥瑞号,收敛着气息顿时开口道:“两百二十万!”

对此,李文轩却是不紧不慢的道:“两百三十万!”

顿时,魁梧人影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紧咬着牙关道:“两百五十万!”

只见这魁梧人影,说完后神色颇为忌惮盯着贵宾包厢,心中十分忐忑,在得到世界拍卖会上有水龙草后,他马不停歇的就赶过来了,他为了得到水龙草。

他前段时间得到一张上古丹方净灵丹,炼制出来的话,能够让修士的境界提升一小阶,他已经在金丹后期停留了将近百年时间,眼看着寿元将要耗尽,为了到达金丹巅峰,然后冲击元婴期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而两百五十万已经是他全部身家,为了购买这水龙草,他可是将所有东西都贩卖出去,要是买不到的话,这时这名魁梧人影,目光中带着杀意,望着李文轩所在的贵宾包厢。

但是这时李文轩那淡然的话语弥漫:“两百六十万!”

顿时,这人影神色颓废的坐在位置上,平复着心中的杀意,李文轩神色随意的盯着玉盘上的水龙草,眼中浮现出志在必得之意!

而这时灵狐环视一圈道:“两百六十万一次,诸位还有更高价格吗,两百六十万两次。”

随着第二次喊唱后,灵狐环视一圈,最后神色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次的价格有些出乎意料,毕竟在他们看来,四阶灵药最少拍卖也应该是三百万,没有想到才拍卖到两百六十万。

不过也正常,毕竟他们还想要竞争压轴物,在加上这水龙草,又不能够炼制什么丹药,在如今主流丹药里都不需要水龙草,价格不高也正常,要不是水龙草是四阶灵药,估计都没有这价格。

最后灵狐神色无奈的道:“两百六十万三次,那么恭喜这位朋友将水龙草收入囊中。”

随着灵狐话语落下后,李文轩才是松了一口气,而这时拍卖会继续进行,再进入中后期时,看台上升起一块人头大小的蔚蓝色矿石,在这矿石呈现出来的瞬间,李文轩本来漠然的神色,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灵狐遥指着矿石道:“这是一件四阶灵材瀚海金铁,想必四阶灵材的作用,各位也是清楚,这可是用来炼制法器的材料,如果诸位有这能力的话,说不定就能够炼制出一件法器,瀚海精铁的拍卖底价为两百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十万!”

随着灵狐的话音落下,只见在那一刻,下面众人惊起一阵的喧嚣声,刚才的四阶灵药对于他们没有太大的作用,但是面前这块浩瀚精铁可不一样。能够用来炼制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