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从仙界归来

“您是魏老?好的,您放心,我怎么会为难您的朋友。”唐正信脸色难看地说着,其他人看到,都不由得有些惊奇。

电话中的魏老是谁,为什么原本气焰嚣张的唐正信立刻哑了火。

难不成看起来普普通通的李文轩身后还有什么了不起的背景?

“好,我这就把电话交给他。”

唐正信将电话交给李文轩,脸上依旧有些难以置信。

“李先生,您所在的聚会我已经知道了,待会我就让司机小王去接您,我就在此恭候先生的到来,”

“恩。”

李文轩淡淡答道,随后挂断了电话,而后又看向唐正信,似笑非笑:“你现在还有什么事吗?”

“我……”

唐正信顿时话结,原本他还想过来找茬,可没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魏宇文那老家伙的朋友,刚才在电话中的那一番警告,让他知道,李文轩肯定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堂堂唐家大少,不论是谋略还是手段,都远胜常人,擅谋定而后动,在没查清楚李文轩底细之前,他不会再自讨苦吃。

“哼,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告辞。”

冷哼一声,唐正信正要带着手下的保安离开。

没想到气势汹汹的唐正信竟然要夹着尾巴跑了,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

“慢着。”

李文轩看了一眼唐正信,然后指着找事的保安说道:“让他道歉。”

我的个乖乖,您能不能别找事。

周围的人顿时冷汗直流,唐正信是谁,把他惹急了,他们都没好果子吃。

李文轩不知道他们的想法,就算知道了又能如何,他堂堂一个修炼者,注定要伫立众生之巅,又怎么会怕区区一个世家公子。

“这位朋友,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希望你能给我唐家一个面子。”唐正信咬了咬牙,说道。

“唐家?”李文轩摇了摇头,说:“没听过。”

唐正信怒火涌上心头,咬牙切齿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李文轩不置可否,说道:“看来你是不想让他道歉了。”

说完,李文轩神色一凛,众人视线一晃,就发现他突然出现在那个保安面前,而后传来保安的哀嚎声。

只见那位保安拿着警棍的右手不知何时耷拉了下来,很明显是被卸掉了。

“这次我就废他一只右手,下不为例。”

李文轩冷冷瞥了唐正信一眼,似乎在警告他,而后慢慢走了回去。

“你……”

唐正信愠怒,不过却是有些胆颤惊心,他刚才完全没发现李文轩的动作,如果惹急了李文轩,说不定这个疯子连自己的胳膊都敢卸。

“咱们走着瞧!”唐正信灰溜溜地跑了。

一旁的洛碧蓉眼中异彩连连,原本她只以为李文轩只是打架厉害一些,没想到他竟然能吓退唐正信,在她眼里,李文轩身上多了一层谜团。

“李先生,刚才是我不对,我敬您一杯酒。”刚才针对李文轩的人急忙过来道歉。他刚才看李文轩一身平凡的装扮,以为是个普通人,谁知道这是一个能摆平唐正信的大佬。

要知道,光是唐正信都能让他屁都不敢放一个,更何况比他还厉害的李文轩。

原本和洛碧蓉站在一起,刻意疏离李文轩的男男女女也全都围了过来,急忙表示歉意,隐隐间李文轩成了这个圈子的中心。

李文轩看着众人的姿态,心中暗自摇头。果然,不论是在修仙界还是地球,实力才是永恒的王道。

不过他也没想到魏宇文的一个电话就能震慑唐正信,看来那个老家伙身后的背景确实不容小觑。

不过想一想也是理所应当,魏宇文的修为虽然比不上他自己,可好歹比普通人强得多,没有些背景倒也说不过去。

觥筹交错间李文轩越觉得有些无聊,看了一会时间,就快要他和魏宇文约定的时间了,便准备离席。

……

唐正信一脸怒色地回到牛永生身边,先让人将保安送去医院,而后对牛永生说道:“牛老板,你这人不厚道啊。”

牛永生自然看到了唐正信在李文轩身上吃瘪,不过他更疑惑那个让唐正信脸色大变的电话,问道:“唐大少,那个电话是?”

“哼。”

说到这唐正信不由得气打一处来,不耐烦道:“那是魏家魏宇文的电话!”

“魏家魏宇文?”牛永生疑惑,以他暴发户的身份证,这个圈子里有他许多不知道的事,所以根本就没听过魏家的名号。

唐正信翻了一个白眼,说:“你只要知道魏家是咱们都惹不起的势力就行了。”

其实唐正信也不太了解魏家,只听过他父亲稍有提及,说魏家虽然资产不如他们唐家,但是背后的能量远超他们的想象。

尤其是魏宇文这个人,他们绝对不能招惹!

“不可能!”唐正信感到不可置信,说道:“明明那小子只是酒吧打工仔,怎么可能认识那种人物!”

他原本以为能够利用唐正信好好报复一下李文轩,他一想到这几天的境遇,以及老二的无力,就恨不得将李文轩剥皮抽筋。

如果连唐正信都对付不了李文轩,更何况他?

这口气他怎么能咽得下去。

“你说他只是个酒吧打工的?”唐正信眼睛一亮,急忙问道。

牛永生点了点头,将他和李文轩的纠葛一一道来,然后说道:“他打了我,连酒吧的工作都辞了,只是个无业游民而已,怎么可能高攀上魏家!”

唐正信低头沉思,现在一想似乎是自己在吓自己,魏宇文刚才电话里的语气似乎也不是特别强硬,如果说他和李文轩之间的交情不是特别深的话,那么他又怕什么?

他可不相信魏宇文会为了区区一个打工仔来为难自己。

再看看牛永生,此刻显然是被仇恨蒙蔽了心智。这支票都到了唐正信的手里,怎么可能再退回去。

而且刚才李文轩那家伙,竟然公然挑衅自己,还废了自己的手下,此仇不报他就不是唐家大少了。

想到这,他拍了拍牛永生的肩:“牛老板,你放心,这事一定没完,我会把他打残了连同那个女人一起送到你身边。”

提到洛碧蓉,唐正信舔了舔嘴唇,送给牛永生是没关系,不过在此之前,他会先玩一玩。

首要之急是先调查一番李文轩,如果这家伙只是借着魏家的名头狐假虎威。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