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完颜兄,稀客稀客啊。”

刘柒言笑晏晏的拱手。

完颜破黑着个脸,傻子也知道,自己被刘柒坑了,从来京师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今天,这个所谓的鸿胪寺特使,就从来没有接见过自己。

眼下已经到了八月天,眼看着马上入秋,草原上面入秋之后就极为难受,一般到了这个时节,草原上的铁蹄就会南下劫掠,可是如今辽国横在大宋与金人中间,他们也无法南下啊。而且,辽人与宋人今年居然好像比较平静,完颜破在怀疑,两方是否达成了某种协议。

完颜破这些个日子拜访过不少人,包括杨戬,蔡京,高俅。但是无一例外,这些人都将他拒之门外。

完颜破曾经愤怒的扬言要回归金国,然后铁蹄南下,报复大宋。

可是气归气,最终他还是没办法返回。

辽人要钱,他们金人同样要钱。

北地的冬天实在不是人过的,寒风吹起来,能将人整个都冻僵了。他们需要钱财来购买衣物,吃食,只要熬过了这个冬天,完颜破相信,明年的时候,他们一定能拿下上京,然后铁蹄南下,成就万世基业!

“完颜兄,送去的佳人可满意否?”

刘柒眨眨眼,完颜破老脸一红,说实话,他之所以还能呆到现在,与高丽美人还有倭国美人有很大的关系,温玉在怀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哈哈,看来完颜兄是满意的了,抱歉抱歉啊,这些个日子,东京大水,一大堆的事情需要处理,实在无瑕抽身,这不,刚刚得了空暇,就与完颜兄一会,料必完颜兄应该会谅解刘柒。”

完颜破无话可说,被刘柒接二连三的言语轰炸,只能轻哼了一句,说道:“宋国特使,关于两国岁币的问题。”

“啊哈,好说,好说,岁币自然已经准备妥当,十万两白银,只是,贵使也知道,辽人凶悍可恶,我宋国好不容易凑出来的岁币,他们硬是逼迫我等交出,并且扬言称,你们金国不过秋天的蚂蚱,蹦跶不了多久,还说了,秋收之后,他们就要举国攻打你们,对你们实行残忍的三光政策!”

砰!

完颜破一怒,拍着桌子站立而起。

“何谓三光!”

“哦,就是烧光,杀光,抢光。男人为奴,女人为妓,而且还说了呢,你们金国的祖坟,他们也要拔出来,挫骨扬灰!”

刘柒淡然的喝茶,完颜破已经怒不可止,气极反笑道:“就凭他们?特使,我金国铁蹄无敌,辽人节节败退,他们凭什么来打我们?特使阁下,莫要站错了方向,容易被烟熏着啊!”

“哎呀,贵使说的是,可是大宋才逢天灾,贵使可否再宽限些时日?”

刘柒拱拱手。

完颜破皱眉看着刘柒,问道:“具体什么时候?”

“如今已是八月,宋金之间又隔着辽国。这样,明年开春之后,宋金共同夹击辽国,打通道路之后,宋国必然连本带利的将岁币双手奉上,如何?贵使知道的,你们要取辽国的大好河山,咱们大宋也是时刻想着取回燕云十六州的。

而且,就刘柒所知,金国今年也不需要这点岁币吧,你们一路南下,获得不少辽人的粮草辎重,应付一个冬天,该是容易得很。

最重要的,贵使若是答应,刘柒可以奉上一个巨大的消息,相信这个消息,对于你们来年攻打上京临潢府,有很大的作用。”

完颜破一震,不信的看了看刘柒之后,缓慢问道:“何事?”

刘柒哈哈一笑道:“关于上京守将的秘密,还有,辽人内部的重大秘密,若是你们金国知晓,只要稍加分化,别说上京,就是整个辽国,取之如探囊取物也。”

完颜破长长的嗯了一声,思量了半晌,然后点头道:“可以!”

他也知道的,今年要从宋国得到岁币几乎是不可能,来大宋不过是签订合约的,只要完成这个任务,就已经是很好,至于岁币,他不过是想要从中捞取一点利益。

不过若是带回去有用的军事讯息,那也是大功一件。

所以,再三权衡之下,完颜破选择了同意。

刘柒笑着拍了拍手道:“很好,既然如此,国使就请择日递交国书吧,双方如何攻打,何时攻打,之后利益如何分配,国使皆可在国书当中言明。”

完颜破再次点头。

刘柒笑着拱手道:“如此甚好,哎呀,国使舟车劳顿,远道而来,如今眼看着就要再次回归,刘柒还真是一时舍不得呢?”

完颜破一愣,随后他身边的一个人低声说了一句,完颜破哈哈一笑道:“好说,完颜破从金国带了不少金国特产,留做纪念,还望特使来日在贵国皇帝面前多多美言,共促宋金美好未来!”

刘柒笑眯眯的连连点头,如此上道的人,还真是少有啊,嗯,有前途。

....

刘柒又升官了,这次直接在鸿胪寺挂职了,得了一个寺丞的位置。

完颜破得了一千贯钱财的贿赂,高兴的回转,刘柒得了三千贯钱财的土特产,更加高兴。

贫民区的百姓得了钱财之后,每天上工都要对着皇城的方向吼上两句皇帝万岁,这就让赵佶非常开心,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非常英明神武的君主,于是乎一道圣旨下去,要江南的花岗岩速速运送进京,他觉得自己的艮岳还矮了一些。

蔡京一时找不着对付刘柒的机会,就将主意打到了花岗岩的身上,可是这次他算是踢到铁板上面了,老四蔡鞗积极的跑去江南,才到地头,方腊自号圣公,以二宗三际之说,揭竿而起,杀了蔡家外亲蔡遵,直向青溪攻打而来,大宋举国震动!

“小相公果然是铁口神断,宋江不过是让二弟前去寻找方腊,这厮便已经按捺不住,如今江南糜烂,小相公可是准备前去平叛?”

宋江学刘柒一样,手里摇着一柄折扇,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柒,然后折扇一收,继续说道:“若是需要,宋江可帮小相公谋划一二,方腊贼子,定然为小相公所擒也,如何?”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