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文轩接过这柄锻造好的灵器小剑后,手上的丹火再次形成,李文轩再次投入到了篆刻阵纹之中,毕竟这个可是他安身立命的依靠,由不得不认真!

两天的时间就这样过去,而这个时候已经是将三十三柄柳叶剑,全部铭刻完成的李文轩神色叹气的瘫在地上,毫无形象的样子。

毕竟两天没有合眼,再加上神识高强度的操作,就算是他金丹期的修为也是有些疲惫。不过望着被他收入丹田内温养的三十三柄柳叶剑,李文轩神色兴奋,最后静静的开始打坐恢复生息。

而在他身边的郭风尘同样也是如此,毕竟这样高强度的锻炼,就算是他也是有点撑不住,再加上他的身躯,本来就是遇见苍老,要不是强撑着一口气,早就是倒下休息了。

随着所有灵器的淬炼完成刻,郭风尘也是回到他的房间中,开始休养生息,而随着李文轩打坐运转的功法,灵力开始向着这里潮涌,随着丝丝缕缕的灵气,滋润着他的身躯,还有疲惫的神识。

很快一日的时间转瞬即逝,而这时候,李文轩突然从沉眠中苏醒过来,望着口袋里面震动的手机神色凝重。毕竟他在来的时候吩咐过了,要是没有绝对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他。

望着屏幕上面所呈现出来的备注洛碧蓉,顿时李文轩眉头一挑,洛碧蓉在这个时候来打扰他的话,那么估计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再想到前几天和严十八,做的那个交易,或者就是这个交易有消息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的确是该回去了,经过这天时间的打坐,李文轩所消耗的灵气已经是恢复得七七八八,况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个严十八,对于这个男人,李文轩却是有种诡异的感觉,在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的贪婪之意,虽然那股恶意隐藏的很好,但依旧是被李文轩所察觉!

回想着他所暴露出去的东西,应该是不值得掌握跨天阁同样还是金丹巅峰的严十八所窥探的,毕竟掌握着整个华夏大陆的跨天阁,应该是看不上这些。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虽然他现在不知道,但是既然要打交道,那么总会有知道的时候!

想到这里,李文轩招出一柄柳叶剑,随着柳叶剑逐渐拉伸延长,在这一刻李文轩的身影屹立在长剑上,虽然李文轩可以自己飞过去,但是御剑飞行的速度却是比他飞过去要快很多。

李文轩注入灵气在柳叶剑中,随着遁光在他周身弥漫,只见在这个瞬间,李文轩的身影消失在了室内,留下点点星光,现在李文轩所用的遁术是飞星剑盾,速度几乎是他自身飞行速度的五倍,直接就是甩了各国顶尖战斗机几条街!

很快回到别墅里的李文轩,看着室内不安的洛碧蓉神色思索,只见这时的洛碧蓉在看见李文轩身影的瞬间,快步走了上来道:“文轩,这个玉碟突然飞过来,你来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

李文轩看着面前的玉碟,顿时眉头一挑,这个是传音玉碟,在玄幻大陆极为常见的手段,地球上有也是正常。只见李文轩将灵力注入其中,在那一刻玉碟上的纹路闪烁,李文轩松开手,随着玉碟飘荡在半空中,顿时严十八的虚影呈现而出,随着他那缥缈的身影呈现!

只见虚影目视前方,随着嘴皮子抖动,传出淡然话语:“李文轩,今晚子时,郊区青山之巅,相聚再谈!”

说完,这道虚影骤然化为荧光散去,玉碟也是随着里面的灵气消散,顿时化为碎屑飞散,不过李文轩神色思索,今夜子时,应该是为了龙首石的事情,毕竟龙首石对于他们而言可是极为重要!

不过在边上的洛碧蓉却是神色担忧的开口道:“文轩,这感觉有诈!”

而这时的李文轩却是抚摸着洛碧蓉的法器笑着安慰道:“傻丫头,你啊!就是想太多,你也想想看我现在的修为,整个地球就没有我需要惧怕的存在,就算是有诈又怎么样,走一趟不吃亏!”

随着李文轩那极为自信的话语安慰洛碧蓉,只见这时的她才是松了一口气想到。他们走过来,遇见的所有事情,在李文轩的面前都是不值得一提,现在的事情估计也是如此。所以洛碧蓉心中的不安也是逐渐消失。

不过李文轩这时却是开口道:“不过要是真的撕破脸的话,那么关于岛屿的事情,要抓紧!”

闻言,洛碧蓉开口道:“已经在接触了,大致已经是谈好,不过有些琐碎的事情要处理,不过不用担心马上就好了!”

毕竟这个可是关系到他们的产业,要是真的和跨天阁撕破脸的话,那么他们的产业绝对会受到政府打击,所以拥有一块自己的底盘还是很重要的!

李文轩看着洛碧蓉开始忙碌的身影,眼中颇有深意的望着远处,希望一切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毕竟严十八这家伙也不好对付,不过就算如此,李文轩也是有着他的底牌,毕竟不过区区金丹期的修士罢了。

就算是金丹巅峰,依旧是没有脱离这个阶段,但是跨天阁既然将一个金丹巅峰的修士摆在门面上,那么他们的后面会不会还存在着元婴期的修士?这个就是李文轩所要思考的。

毕竟对上元婴修士,就算是李文轩也是感到有些麻烦,毕竟元婴期的修士,凝聚元婴,所能够操控的天地元力不是金丹期所能够比拟的,就算是玄幻大陆上,元婴期的修士也是踏足中阶,脱离低阶修士的行列!

要对付元婴期的修士,那么到是要提前布置好,这个时候的李文轩神色叹息,要是在以前的话,元婴修士他一巴掌就能够拍死,哪里要现在这样费尽心思。

随着夜色降临,李文轩踩在柳叶剑上,顿时化为一道星光,驾驶着飞星遁剑术,直接向着郊区的青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