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从仙界归来

到了家之后,李文轩就盘膝坐地上,准备修炼。虽然在35岁的时候师傅会来接引他,但他绝不会浑浑噩噩的等下去。

这一世,所有欺负他的人,他都要以雷霆手段回击,他不会让任何人骑在他脖子上作威作福。而他也要保护他想保护的人,做一切他想做的事。

而这一切,都需要强大的力量来支撑。虽然现在的他一点修为都没有,甚至身体削瘦的没多少力气,但是300年的经历全在脑袋里,想把修为找回来也并不是很难。

李文轩念过静心咒,身心立刻变得无比放松,心田宁静得如一潭死水,无波无澜。他渐渐眯起眼睛,双手也摆出修炼姿势,感应天地间的灵气浓度。

果然,灵气稀薄的只能用惨淡来形容,和玄幻大陆根本没法比,想要加速修炼,唯一的办法就是得到天材地宝。

但无论天材还是低保都是需要钱的,他现在浑身上下不到五块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修炼决不能放下。

李文轩在地上刻画出聚灵阵,他上辈子不仅是修士,甚至还是炼丹师和灵阵师,而且他在这两方面都很有天赋,刻画出的灵阵,比普通灵阵师强不止一倍。

聚灵阵刚成型,天地灵气就缓缓向这里汇聚,阵内的灵气浓度提高了不少。李文轩满意的点了点头,立刻进入修炼状态。

灵气从毛孔进入全身百骸,淬炼过身体后,便涌入丹田,转了一圈后就开始开拓经脉。

过程很痛苦,但李文轩根本不以为意,多大的苦他都扛的住。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文轩才缓缓睁开眼睛结束修炼,全身经脉已被打通,也已经有灵气在体内运转,第一步筑基已经完成。李文轩只感觉有一股用不完的力量在体内澎湃,他现在轻而易举就能举起四五百斤的石头。

没想到灵气这么稀薄,还这么快就能完成筑基,下一步就是培元,固本培元。不过想达到培元,没有庞大的灵气支持无法做到,需要尽快找些天材地宝才行。

咚咚咚。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李文轩猛的预感到有事要发生,作为修士,可比普通人预感强了几十倍。

“怎么了?”李文轩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慌张的洛碧蓉。

“快走,我朋友告诉我牛永生正在招集人手要对付你,晚了可就来不及了,快点走。”洛碧蓉不由分说的拉住李文轩就往外拽,李文轩是因为救她才得罪牛永生,她绝不想看到李文轩有事。

正在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又一个黑衣保镖相继跑了过来,整整二十多人。

洛碧蓉吓得脸色苍白,她知道牛永生来了,还是晚了一步。

“李文轩,你快走,我想办法拖住他们,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回头。”洛碧蓉把李文轩往回推,她清楚牛永生的手段,能活活把李文轩打死。

“走?我看你们是走不了了。”牛永生最后一个上来,他一脸得意,双眼却阴沉似水,不过脑袋上缠着一圈绷带,倒是很没有违和感。

“你竟然敢来找我?”李文轩一把将洛碧蓉护在身后,他说了,这一世他要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啥?”牛永生一愣,没想到李文轩会这么说,当即哈哈大笑:“我不敢吗?在清河市难道还有我不敢做的事吗?”

牛永生走到李文轩面前,凶狠的指着他鼻子:“臭小子,敢打我,我让你付出十倍的代价,不,一百倍。”

他向李文轩身后看去,见到手都发抖的洛碧蓉,顿时心生邪念:“别急,一会我就让你舒服。”他重新又看见李文轩:“你不是想保护她吗?我就让你看着我是怎么欺负她的,啧啧,想想我都兴奋,还真有些等不及了。”

“戏演的不错。你应该去拍电影,可以本色出演大坏蛋,不过坏蛋可都没好下场。”李文轩古井不波的看着牛永生,他竟然敢来找麻烦,莫非是不想活了?

洛碧蓉心头猛的一紧,李文轩这小子是怎么了?对方人多势众,他还偏偏要惹怒牛永生,这不是找死吗?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她下意识抱紧身体,瞧向了不远处的窗户,哪怕是死,她也绝不会让牛永生得逞。

“小子,有胆量,我……”

“没胆量,我也不可能把你脑袋打开瓢。”李文轩坏笑的看着牛永生:“你到现在都没感觉到,你身上某个零件不好使了吗?”

牛永生心头一哆嗦,还别说,他确实发现二弟不对劲,本以为是这两天消耗过度,没想到竟和这小子有关系,当即大怒:“给我打,往死里打。”

二十个保镖全都是牛永生选出来的精英,如今他一声令下,全都扑了过来,他要让李文轩付出血一样的代价。

可突然,李文轩就消失在了他面前,接着就传来一阵阵惨叫声。

李文轩快如闪电,抓住一个保镖胳膊猛地一甩,咯嘣咯嘣断了好几截。他现在可是筑基期修为,都可以空手接子弹,又何况这些家伙脆弱不堪的骨头。

他一脚踢出去,顿时两个家伙跌下楼梯,猛地一个巴掌,瞬间打碎三个保镖下颚。一个漂亮的回旋,轻松踢断五个家伙大腿。

还不到一分钟,整整20个保镖,全都倒地上呜嗷惨叫,身上的骨头没几块好的。

“啊。”洛碧蓉一惊,她不敢相信李文轩竟然这么厉害,这还是那个从来也不敢出头的窝囊废吗?她心中的绝望顿时没有了,她莫名的有种感觉,只要李文轩在,什么事都能化险为夷。

“这……”牛永生吓得腿软,他是过来要把李文轩打残的,可没想到,李文轩竟然把他所有的保镖都打残了。

“你说我该怎么说你呢?”李文轩一脸无奈:“本来你可以什么事都没有的,但却偏偏要来惹你惹不起的人,你说我该怎么收拾你呢。”

李文轩一步步走向牛永生,后者吓得一激灵,瞬间瘫倒:“你不要过来,我……我可以满足你一切条件,只要你放了我。”

牛永生吓傻了,他感觉李文轩活脱脱就是个杀神。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