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还是有些巨大,随便走在大街上,刘柒都能听见有读书人在讨论这首青玉案。汴水河边的秦楼楚馆更是热闹,一群人托着清脆的嗓子,吊唱这个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刘柒本来以为种须眉的质问已经算是终点了,可是事实证明,这才是个开始。种师道风风火火的赶回了家里,然后坚定的下了一个命令,刘柒以后不可再去军营!

其实很好理解的,一个读书人,在大宋这样的大环境之下,怎么可能会选择进入到兵痞行列。若是有心人宣扬,那么种家面临的将是大宋所有文人的问责!

也就是这样,刘柒在上班一天之后,光荣的被种师道炒了鱿鱼。

“种家不缺舞刀弄枪的人,孙婿,你好好读书,就是对咱们种家最好的报答!”

种师道虽然六十九岁了,但是说话还是一个钉子一个眼,非常坚决!

刘柒看着这个北宋末年最厉害的将军,只能低头领命。

漫步在州桥之上,身后的燕回和胡归眼神锐利,将爷吩咐下来了,一定要好生保护好姑爷的安全!

任济这个人好像比自己还要悠闲,摇晃着折扇,满身都是骚包模样。见到刘柒,就欣然上前。

“你这家伙不厚道,明明给了念奴娘子那么好的词曲,却硬说与自己无关!哼哼,小人之心,难道,你还怕我与你争夺念奴娘子不成?”

他倒是有些怨念了,刘柒忍不住轻笑。

“我倒是宁愿没给啊。”

作了个请的姿势,两人沿着河岸前行。

今天的汴水河边比往常更加热闹,一座戏台模样的高台,本来以为是某个名妓要在此唱曲,可是看见周围悬挂的布幔,刘柒就知道,这是一个道台。

“怎么?莳花馆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还请来了道士搭台?”

这倒有点意思,作为八零后,看多了林正英的僵尸戏,对于这等茅山道术,还是非常感兴趣的。

“道士搭台是为了祈福,难道非要是鬼怪作祟?据说这是慈云观来的天师,河北剧贼逆乱,祸害百姓,天师这是设坛为无辜的百姓祈福!”

任济好像对这汴京城的一切都挺了解的,两人站在高台之下,刘柒抱着双手,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上呜啊呜啊叫唤的天师,非常失望的摇头,差劲,差太远了。

“好好的看!对于天师,要有崇敬之心,吊儿郎当的,像个什么样子!”

任济看来也是道信,非常不满刘柒的表现。

刘柒无奈,只能继续抱手,对于宗教信仰,他是知道的,不要轻易招惹。你自己可以不信,却不能妨碍别人。

不过的确是看着没意思,所以,为了自己不被上面的人催眠,刘柒决定先离开一会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崔念奴的房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这里有免费的酒,免费的糕点。见着刘柒进来,慵懒的侧在案几旁的崔念奴,轻轻挪腿,拿着薄薄的白沙,遮掩一下白皙的小腿。轻轻拈起桌上的美酒,平平举杯。

“不怕你家夫人了?”

“咱们又不是做野合的勾当,有什么好怕的。”

刘柒没好气的回答,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下面的道人,什么来路啊?看样子,不像是正规的道士。”

哪个正规的道士不架个罗盘,摆几个香阵,然后黄纸上面弄点硫磺点燃的,你光穿个道士衣服,在上面嗷嗷的叫着耍杂耍,这都是正规道士了?

“不知道,昨晚过来的,说是与师师相熟,不关我的事情,我也就懒得理睬了,倒是一大早起来叮叮当当的,害人睡得不好,很是恼人。”

崔念奴回答的随意,请酒更加随意,拿着一个镜子,对着轻扑了粉黛,然后转头过来。

“今天怎么有空上这里来了?不去军营?”

“别提了,我那岳祖父回来,将我罢免咯。还让我去好好读书,哎,我若是能读得进去,哪里还是这样。索性无事,就过来坐坐。顺便,给阿姐你道个歉,昨日是我的不对,误会了你,说吧,要什么补偿,今日就奉陪了。”

“咯咯...是么?”

眼睛一挑,刘柒呵呵的尴尬直笑。

“行啦,少在这里装了,念奴还不知道你这花花心思?怪只怪啊,阿姐舍不得罚你!直说吧,又想要我帮你什么忙?”

“得勒,就知道阿姐你最好!是这样,我想你帮我留意一个人。”

“人?”

“不错,一个生的不错,文采也不错的人。他可能会偷偷前来寻找师师娘子,有事情相求。”

这只是一个传说,具体的也说不准。刘柒只是以防万一。如今最主要的,还是要往南宋集团那边靠拢,比如说康王赵构。

“你就这么肯定我会帮你啊...”

相熟了之后,崔念奴也是懒得逗弄刘柒,这个小家伙,人是不错,若还是个单身之人,崔念奴倒是不介意多费些心思,可是现在,崔念奴见识了刘柒家中那位的脾气,算是懒得再去捉弄这小子咯。

“你可是答应我了的。”

“女子非丈夫,没有什么君子一言的说法,我反悔不行?”

“呃....”

“嘻嘻...行了行了,答应你就是。谁让念奴命苦,还要靠着你这个刘大才子的诗词度日子呢....”

“嘿...谢了,这啊,也就是你,换成别人,刘柒可是不敢如此放肆。不过阿姐既然有恩,刘柒如今又没什么可以回报于您的...”

“那可不一定,周夫子对于柒郎的庖丁之术可是赞不绝口...”

轻轻眨眼,刘柒悦然拍手。

“哈,好说,阿姐这里可有厨房?”

诶?

崔念奴有些瞪眼,轻笑一声之后。

“你真去啊?行了,跟你说笑呢,君子远庖厨,这汴京城里的百姓,若是知道我崔念奴逼得刘大才子给我下厨,那我崔念奴还活不活了。”

“屁的君子,阿姐面前,刘柒就是一个混蛋小子,容你多包涵,无以为报,阿姐,刘柒承诺,五年之后...”

“如何?”

“嗯...算了,到时再说吧。”

终究是一个不定之数啊!

哂笑一下,刘柒站立而起。

“今日,当与阿姐共醉一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