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达这次很果断,赵佶笑眯眯的看着呈递上来的国书,很是满意,国书当中只字不提岁币之事,用了很大的篇幅来赞颂宋辽两国的伟大友谊,并送上诸多战马云云。

最后,耶律达在国书当中说道:“贵国特使刘柒者,有傲视之文采,辽国欲邀请特使至辽一游,以著和平篇章,证宋辽和平之愿,不知宋国陛下能允否?”

赵佶一开心起来就好毫无原则,大手一挥道:“共襄盛举,刘柒此子当仁不让!”

刘柒真正的出名了,不仅仅因为一首青玉案,朝堂上下对于这个昔日传闻的废物刮目相看,蔡京疲惫的缓慢行走,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徒步回家。

刚才出宫的时候,蔡攸冷笑着看自己,又说了那句话。

“父亲,蔡绦不死,蔡家必亡!”

何至于斯?

何至于斯啊!

蔡京捶胸顿足,仰头望着天空,蔡家何时能被一个毛头小子小觑?自己真的暮落西山了?

蔡京不信!

他觉得只要自己还在,蔡家依然是那个蔡家。自己几次起复,整个大宋朝,有几人能比?不就是一个小娃子嘛,弄死就成,去辽国?哼哼,很好啊!

....

自宋江拦路之后,种师道对于刘柒的安全就再提了一个层次,梁红玉这个闲到帮别人带孩子的女人,在种须眉的拜托之下,将刘柒看管得更加严密了。

“这只是一个孩子,你有必要这样?”

刘柒无奈的看她一眼,然后蹲身下来看着将地上的少年扶起来。

“学院尚未开学,小朋友,你来这里做什么?”

摔倒的人捉着眉眼,看了眼前的刘柒半天,才哼了一声拍拍屁股。

“你就是刘柒?青玉案的作者?”

“好像是这样的,小朋友,你可有事?”

“第一,我不是你的朋友,第二,我不小,已经十岁了!”

小朋友昂着脑袋,又说道:“我叫赵桓,听说你诗词一道造诣非凡,特来...”

“赵桓?”

刘柒一顿,然后捉眼看着面前的少年说道:“你就是赵桓?”

“你认识我?”

“呵,在大宋朝,能尊姓为赵,又能名桓者,倒是没几个啊。”

“哦,好像就只有我一个,至少我没听过其他人叫这名字。大胆!见到本太子,还不见礼!”

“袄?...传闻皇家尊贵,不仅言行优雅大方,气度更是宽宏,殿下微服书院,我若还跟殿下见外,那岂不是白费了殿下的一番苦心?”

“哼!...算你说的有礼吧!听说你不仅诗词不错,更懂得道学?医道不分家,既然你懂得道学,可会医术?”

“医术?懂一点吧,不多。”

“那好,你跟本太子去医治一个人!”

“医人?那还是算了,杀人我会,救人嘛,从没做过,汴京城里名医多的是,找他们比找我靠谱多了。”

“啐!如果他们有用,我何必来找你?废话少说,走!”

“欸...等等,太子殿下,就算您非要我前去不可,至少你要先给我说一下病情,人贵有自知之明,殿下的朋友必然也是贵人,我这样的小民,不可轻易冒犯啊。最好,殿下将要医治之人的姓氏名讳告诉于我,等我推算一下,若是此病我真能医治,我前去倒也无妨,若是我也没有办法,那我也好替殿下再想其他办法不是?”

刘柒不急不躁,计划虽然有些偏移,不过最终的目的还没改变,接近皇家,获得更好的生路,这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

但是凡事不能太过,与皇家打交道,做事情至少心里要有个底数,否则,在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惹恼了他们,生死不过皇帝的一句话而已。

“更何况,殿下私自前来寻找我,若是被有心人知道,难免会在圣上面前说三道四,殿下本是一片好心,若是被有心人污蔑,那可就成了坏事了。”

刘柒轻轻躬身。

十岁的赵桓歪着头想了想,提着尚有心稚气的声音说道:“好,就依你所言。福金姐姐待我最好,刘柒,你若是将姐姐医好,我许你进入东宫,做我的幕僚!”

“哈哈。”

刘柒轻声一笑。

“那就多谢殿下了,殿下请。”

“不用,你还是跟我走吧,咱们在马车上慢慢说。”

....

刘柒,赵桓,再加上本着脸色的梁红玉,三人同坐马车之上。

马车笃笃,赵桓唉声叹气。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福金阿姐最近就生病了,她以前最喜欢唱小词,现在也不唱了,整日里对着院子当中的梅花树发呆。太医瞧了,说是湿气,变天的缘故。可是变天也不能一直这样吧?蔡攸说是中了邪祟,奏请父皇为阿姐择婿,冲喜一下,诶?听说你也是冲喜冲好的?你有经验吧?”

赵桓“天真单纯”的看着刘柒,让刘柒压力很大。

脸上黑线一条条的很明显。

什么叫我冲喜有经验?

皇家的傻子真不会说话。

刘柒心里撇撇嘴,脸上转为笑脸说道:“冲喜是看人,我刚才掐指一算,帝姬算是福贵之人,生在帝王家,又得圣上还有太子殿下的关爱,实在是大福气。但是,一个人一生的福气是有数的,人生没有一帆风顺,殿下,恕我直言,她这一生,有一个大劫啊。”

刘柒装模作样的叹气。

赵桓脸色一急道:“大劫?什么大劫?我就说嘛,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那些个混账都说什么阿姐福大命大,受皇家眷顾,不会有事,都是放屁,不是没本事,就是一班阿谀奉承之辈!还是你有胆子,敢说实话,刘柒,你快说说,阿姐到底会怎么样?”

“欸,殿下,何必这么着急呢,我话还没说完呐,劫难虽有,却还不至于香消玉殒,劫难不是坏事,苦行方得真知,无量天尊,帝姬的病症,我可以去瞧瞧,不过大道三千,别人的话也未必有错,既然择婿是圣上位帝姬选择的,那必然也是没有错的,殿下质疑他人,岂非也是质疑圣上?此言不妥啊。”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