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死猪一样的躺在床上,头疼得厉害。

种须眉凝着眉眼,听燕回和胡归一五一十的叙说,脸现担心之色。

种师道听完之后,悠然的放下茶杯,说道:“倒是一个心里明白的,这话除了那个崔念奴与丫鬟小蛮,还有谁听到?”

燕回果断的摇头道:“将爷放心,当时我们环护四周,没让一只蚊子飞进去。”

种师道满意的点头道:“这样就好,姑爷虽然聪慧,但到底是年轻了一些,有些事情难免没有顾全到,这些你们有经验,就要在一旁照顾着些。”

燕回领命。

种须眉放下手里的事物,什么话也没说,就举步向着阁楼走去。

种师道看见,脸露微笑,长满老茧的手抚摸着一条小黄狗的头。

“人心呐,总归是肉长的,相处久了,会慢慢习惯的不是?”

...

种须眉在床前显得有些手足无措,若是人受伤了,她能想到一百种办法来救治,但是喝酒喝醉了,她倒是第一次遇见。

小荷忍着笑意上前,用温水擦了擦刘柒的额头,脖子,双手,然后又褪去鞋袜,清洗。一套下来,种须眉看得有些门道了。

“大女?....”

“嗯...以后唤我夫人吧。”

种须眉吐了口气,上前准备为刘柒宽衣。

“诶?大女这是?”

“既嫁做人妇,就该有为人之妇的样子。刘柒并非种家赘婿!”

种须眉眼睛转了几转,有些复杂。

“眉儿啊,刘柒此子,非赘婿之象,与其以后被他强行脱离,不如现在咱们就做一个顺水人情,成就了他。锦上添花自然是好,雪中送炭却更显珍贵。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讲情谊的小家伙,这样的人,莫要太过苛责,他会永远记住你的好的....”

种师道深沉的话语还在耳边,种须眉想了想之后,就挥手让小荷出去了。

为夫宽衣,本就是她自己的事情!

宽衣之后,种须眉又犹豫了一会儿,然后将拦在两人中间的一床被窝给抱走,放在柜子里面,努力平息了心跳之后,盖被子,躺下,双手试探着想要从刘柒脖子下面伸过去。

小荷这丫头说的真的有用?

种须眉有些烦恼,最后心里一横....

....

刘柒觉得自己很难受,记忆又回到撞车的那一刹那,寂静无声的空间里,不断的下坠,脑袋失重的感觉很是恶心。

后世的种种如同电影一般放映而过,无数的片段交错,灵魂如同被撕裂一般痛苦,从身体里面抽出去的灵魂,逐渐远离那个喧嚣的世界,黑色的葬礼,沉默的送别人,双手挽在一个看不清样子的臂弯当中。

大雨直下,一滴温热滴到冰冷的棺材之上,穿越而过,直入心间!犹如穿心的毒药,灼热得有些发疼!

人呐!

刘柒闭眼长长一叹,随后身体向下坠落。

上天好像没准备让自己就这样死去,落地的感觉很软。

刘柒有些不信的睁开双眼,一声鸡鸣,打破黑暗,突现曙光。

抱着自己脑袋的胳膊有些发硬,睡梦里的眉头也紧紧皱起,刘柒仔细的瞧了半晌,随后微微苦笑。

自己的身体也有些不舒服,有些僵硬,微微的转了下身体,那微闭的双眼就立马睁开了。

“醒了?”

种须眉问了一声。

刘柒点头,手指了指她的胳膊。

“以后别这样了,这样长时间压着,万一血脉不过关,会死人的。”

种须眉愣了一下,自然的将手抽了回去。

“无碍。你等一下。”

刘柒意外的看着她起身,下床,点了蜡烛之后,走到桌子旁边,提了水壶想要倒水。

不过被压了一夜的胳膊哪里会如平常一样听话,稍微麻了一下,茶水就倒在了一边。

种须眉纤手一抖,然后紧了紧手指。

刘柒看得明白,暗自苦笑一下,也下得床来。将她手里的茶杯放下去,又把她也按在椅子上坐下,手抓过她的胳膊,轻轻的揉捏拍打。

“这是有科学依据的,人不能太过逞强,平时也好,战场也罢。须眉,你我已经是夫妻,岳祖也在尽量的撮合咱们,若是不出意外,咱们这辈子就要这样过下去了。

刘柒是死过一次的人,更加懂得生命的宝贵。

所以,听我一句劝,沙场这东西,就让想争的人去吧,可好?”

种须眉怔在原地,这是刘柒第一次以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沉默了半晌之后,种须眉轻轻摇头。

“我可以不单独领兵,甚至可以辞去军中职务,但是你若出征,或者奉行君令,还请夫君带我一起前去,你死过一次,种家的子弟却是死过太多,种须眉本想也战死沙场算了,可是....所以,还请不要让须眉再遇人间离合,须眉愿终身陪伴阿郎身边,你若死,须眉绝不苟活!”

本是人间最美的情话,在种须眉的口里说出来,却是无比的僵硬。

小荷教的果然是不靠谱的。

刘柒不由得笑了一下说道:“那你可亏大咯,刘柒可是从来没有这个打算的。”

种须眉愕然。

刘柒哈哈一笑:“夫人呐,刘柒不为你死,是为你而活的....”

....

人心最可怕的不是无情,而是利用感情。

世界上太多阴谋算计,尤其是在大宋。

有心天下,却输一笔多情。

成功者无不例外,都是无情和利用感情的代名词。

一醉方醒。

无论是周邦彦,还是郑居中,又或者是赵佶,赵桓,赵楷,宋江,这些人接近自己的目的,都带着一股子恼人的气味。

刘柒以前尚且还有犹豫,一醉之后,却是坚定了心思。

不就是过河拆桥嘛,不就是相互算计嘛,来吧,互相伤害,看谁的防御够厚,看谁的后手够多!

刘柒站在院子当中狼一样的吼叫,梁红玉站在院强的梯子之上,双手抱怀,看傻子一样。

“你才是傻子,傻女人,你记住咯,我去辽地之后,你最好找人将你父亲打一顿!”

梁红玉讥讽笑道:“你又疯了不成!”

“你才疯了,你们根本不知道方腊到底有多恐怖!你们信誓旦旦的请命?考虑过后果吗?我话已至此,我告诉你,别祸害我家夫人,她以后就准备在家生娃了,老刘家和老种家都等着咱们传宗接代呢,咱们准备先生个二十年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