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异梦”是一个用途很广的词汇,至少刘柒现在觉得用来形容自己也绝不为过。眼睛有些不明显的浮肿,这是睡眠不足的征兆。

种须眉很不习惯的坐在镜子面前,小荷准备的花环她贴了好几次,都感觉不是自己。刘柒无奈的叹气,走过去随意捡起一根钗子,别在她的头上。

“这不就得了,装束不要紧,最重要的是表现,夫人呐,今天你能不能不跳上跳下的练武?”

“跳上跳下?那是猴子,夫君是觉得为妻不识人情么?你我已经同睡一张床榻,夫君说话该直接一点。”

“这....”

刘柒痛苦的拿脑袋撞得床杆砰砰响。

“没有一个女人在新婚之夜过后,还能完好如初的上蹿下跳的!”

“嗯?嗯....为妻明白了,初为新妇,应该表现得稍微羞涩一些是吧。”

“....”

刘柒差点抓狂,小荷偷笑着端水进来,小鼻子还如同小狗一样好奇的抽了一抽,发现没什么异味,就有些失望。

刘柒清洗完毕,就直接下了阁楼。

种师道缓缓的打着太极拳,见到刘柒过来,收了动作,长长吐气一口。

“嗯,像个男人了。这样就对嘛,男人要有担当。”

....

这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家庭。

刘柒愤然离家。

周邦彦笑得快要断气一样,任济有些可怜的看着刘柒。

“阴阳交合乃天地大道...”

“得得,我求您了,您就放过我吧!这事情你去向金国使者去说,他肯定比较感兴趣。”

刘柒烦躁的摆手。

任济顿了一下道:“哦?你见了金使了?”

“怎么没见?昨日就在这里,好家伙,花了我近百贯的大钱,我说两位,这钱我是不是能找圣上报销啊?”

任济一愣道:“何为报销?”

“就是让圣上替我出钱把昨天的账目给平了!这是公差!”

任济哈哈一笑道:“有道理,来日我定然向圣上禀明。不过小子,你既然已经答应了辽使,为何又如此热情招待金国使者?这于理不合啊。”

刘柒摆手道:“有什么不对?聪明人都明白,和约不过是双方各自盘算的妥协,是一个缓兵之计。和约束缚不了辽人进犯边疆的脚步,同样束缚不了金人将来背叛的事实。两国谈判,最终的筹码还是双方的利益,胜利者有绝对的权利如何书写这张空白的宣纸。”

任济愕然道:“嗯?既然无用,为何还要继续谈判?”

刘柒无奈的摊手:“时间啊,辽人需要时间平定金人,金人需要时间来建立他们自己的势力,而咱们大宋,则需要时间构建自保的力量。”

任济眨眼道:“如何自保?”

刘柒一拳头砸在桌上,吐出两个铿锵之字:“强军!”

...

学院终于开学了。

没有什么盛大的仪式。

一群懒洋洋的纨绔和痞子,歪七八扭的耸拉在大树底下。

太阳不算大,但是空气很闷热。

这样的天气外出,一般都不会让人觉得舒服,尤其是这时代还没有背心与短衫。

刘柒过来的时候,那些人只是懒懒的抬了一下眼皮子,然后就继续靠在一旁。

很难搞,这就是一群混吃等死的将门子弟!

周邦彦笑嘻嘻的站在一旁,也不开口说话。他想要看看刘柒是如何来管理这样一群混蛋的。

刘柒目光转了四周,然后咳嗽了几声,双腿叉开,手背在后。

“爷爷名叫刘柒,现在我只说一遍,都以我为中心线,两边站好!给你们百数的时间,谁若是没站好,那对不起,我会给你们上一堂生动的军事课程!”

没人理睬,就算刘柒直称为爷爷,那些人也不过是抬了抬眼。

来的时候家里都交代了,这趟前来,那是圣上的命令,应付完差事就行,不要与先生发生冲突。

刘柒也不管他们,让胡归在一旁大声的数数。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嘁了一声,继续我行我素。

少量的几人想要站起来应付一下,不过被几个为首的瞪了一眼,又再次坐下去。

刘柒心里一笑,看来也不是傻子啊,来一个下马威,然后准备和自己谈条件,应付皇命?

算盘倒是打的不错,不过打错了地方。

刘柒咧了咧嘴,为了我的前程,无辜的衙内们,对不起了。

最后一个数落下,五十人哈哈大笑。

刘柒也哈哈大笑道:“很好,看来你们都对自己很有信心,能够逃过战阵猛卒的追杀。胡归,燕回!”

两人悍然出列,嘶吼一声:“到!”

“开始!”

一声喏!

两人双手一挥动,学院护卫立刻将学院周围团团围住。

燕回和胡归嘿嘿邪笑道:“一个游戏,只要你们能够躲过咱们的追杀,你们就能立刻回家,皇命也算结束。若是不能,嘿嘿,你们今日可能是要吃点苦头了!”

五十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所谓的追杀有多严重。

十息太快,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胡归和燕回已经当先一步跨出,口里怒骂道:“废物,战场之上,给你们逃命的机会,居然还懵懂无知,该打!”

说完,一拳头下去,被揍的人已经鼻血气流。

“啊....杀人啦!”

一声尖叫,还没停下来,胡归又是一脚踢出去。

“杀人?脏你们爷爷的手!今日就是要揍你们!好好的将门,被你们一群废物整得乌烟瘴气,看看你们的样子,还算是将门子弟吗!”

有皇命加身,又有姑爷在背后撑腰,胡归和燕回狞笑着放肆殴打。

人还是不傻的,一群人嗷嗷叫着四散奔逃。

燕回和胡归再加上其他八人,总共才十个人,却打的这群五十人的学子四散逃命。

里面全是凄惨的呼叫,有人想冲破防御冲出学院,不过这样的举动更加惨烈,因为外面的护卫手里拿的是杀威棒,一棍子下去,可比拳头来的疼多了。

周邦彦瞪大双眼,看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刘柒悠然的坐在门口喝茶,有慌不择路的家伙过来了,顺手给上一棍子,总算是将心里的怒火给发泄出去了。

“打,就这样打。禁闭四周,不许一人逃跑,明日出操,有不到者,继续给我打,记住了,别打出什么大的伤患,只要他们记住疼就好。先什么都不做,揍满七日,我就不信了,还有人胆敢不听话!”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