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还是季余落脚的那个宾馆。不过此时李文轩将自己反锁在房间内,正抓紧恢复修为。

为了救活季余,他的生命力消耗了一大半,身体机能如同垂暮老人一般,不过好在有富含生命力的龙脉石在,不至于令他就此死去。

门窗禁闭的房间内,李文轩盘膝坐在床上,他的面前摆放着那块刚从戒指中取出的龙脉石。

龙脉石透着淡蓝色光芒,李文轩闭目轻轻吮吸,一股灵气与生命力并存的特殊气味,便向他口鼻飘飞了过去。

好精纯,好浓郁啊!

略微品鉴一下,李文轩不觉喜上眉梢。随之他闭上双眸,而后默念心诀,开始吸食这块龙脉石。

当然以李文轩现在的身体状态,不能直接将生命力与灵气一同吸入体内,因为他的五脏六腑、经脉骨骼的情况太过糟糕,根本经受不住外来灵气的冲击,所以他决定先吸食生命力。

龙脉石的吸食方法其实很简单,心诀也没有什么难的,主要就是用神识与龙脉石产生共鸣,意思说白了就是,让龙脉石内的灵气与生命力感觉你也是一块龙脉石,可以成为它们的容器,然后主动牵引下它们便会离开原居住地,搬迁到你这个新居里。

不过地球的土著修仙者并不会主动吸食,他们所能做的,只是被动获取龙脉石溢散出的灵气与生命力,这也是为什么胡安得了那么久的龙脉石,却修为还是低的原因。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随着不间断的吸食,李文轩的枯老的面容、褶皱的皮肤逐渐变的愈发充盈,在半个小时后他再次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龙脉石有着什么能力李文轩很清楚,所以现在的变化并没有令他多么的欣喜,在生命力恢复如初后,他转而吸食起了灵气。

这块龙脉石有着多少灵气还未可知,不过李文轩觉得,里面蕴含的灵气绝对能助力他突破筑基期的门槛步入金丹期,甚至很可能还有结余。

说话间,李文轩已经吸食了半个多小时的灵气,此刻他身体丧失的灵气已经再次填充完毕,而接下来就是要突破筑基期制衡了。

说起修仙者突破境界,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顺其自然突破,因为那样的修为才是最真实的。比之天赋不行,接住外力的修仙者,在同境界上比之顺其自然而成的要弱上几分。

这里说的借助外力,其实指的就是固元丹,固元丹即是一种可以增加突破境界成功率的丹药。

说到这,李文轩此时的状态已经十分完美,此刻正值他突破境界的关键时刻。

只见李文轩盘膝而坐,他的双手掐诀,双眸禁闭的眉心处,那里有股光晕流转,透过光晕而入脑海,脑海所在的位置是为识海,识海之下则是一条‘康庄大道’,大道的末端即是丹田的位置所以,此时识海与丹田贯通,突破境界在即!

突然,李文轩有感而发,只见他的双眸愕然睁开,一双黑瞳似乎射出了一抹光芒,光芒之利直接透过头顶建筑物冲上云霄。

“不破不升,破而后立!”

一句无声暴喝,李文轩的丹田处,那个筑基而来的基台瞬间化作齑粉,齑粉与周围旋绕的灵气转而交融在一起,交融的速度之快转眼之间成了一团混沌。

李文轩见此再次暴喝:“金丹——立!”

随之话音落地,丹田内,那不住旋转的一团混沌,它似乎被什么操控了一样,竟然迅速凝聚只消片刻便成了一个球形。

当然,成了球形还不算完,只见灰色的球形体自旋中,突然出现了龟裂,就像小鸡破壳般,待灰色的壳脱落之后,一个金灿灿丹状物体便悬停在了李文轩的丹田处,这就是金丹。

金丹一成,李文轩的气势瞬间变了,自他身体内产生了一股莫大威能瞬间泼散而去。与此同时他只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气力,而更加可怖的是,四周围稀薄的灵气竟然直接涌进他的体内。

这便是金丹期与筑基期的不同之处。

筑基期修炼靠自主,而金丹期除了自己主动外,丹田内不住自旋的金丹也在时刻吸收着灵气,可以说一入金丹,你想修为停滞不前都不可能了。

再次感受到金丹的存在,李文轩知道自己就像三百年前一样,修为已经再次步入了金丹期,不过不同的是那次是在师尊的帮助下,而这次却是他自己修行而来。

金丹已成,李文轩立马停止吸食龙脉石,此刻他所需要的并不是充足的灵气,而是需要有紧不慢的将修为好好稳固一番。

而就在他稳固修为时,居住在隔壁房间的季余他的心底已经惊愕不止。

刚才是什么情况?李文轩哪来的那么大威能!

就在刚才,李文轩突破进入金丹期的瞬间,自他身躯散发出了一抹强大到令人窒息的威能,这威能不受控制的覆盖在方圆十余里的范围内。当然,这种威能普通人是感觉不到的,而就在隔壁的季余却是感受颇深。

然而他能想到的就是,李文轩的修为提升了。

筑基期后期再进一步,那不就是传说中的金丹期嘛!

金丹期意味什么季余很清楚,他敢说全国上下金丹期的修仙者不足一百之数,而这些人哪个不是一方势力的大佬级人物。

别的不说,就拿合安社的长老胡安来说,他的修为只是筑基后期,就能成为暗河堂设立在华夏分部的庇护神,那真正的金丹期修仙者呢?

想到这,季余不禁口干舌燥起来,他的脑海中,埋藏了许久的一个想法再次涌现出来。

这个想法是关于一个血海深仇,是一个折磨他二十多年来的恐怖梦魇,是他穷尽一切,至今也无法撼动的天穹。

不过,此刻他却看到了希望,也可以说是李文轩给了他希望。

他觉得只要继续追随李文轩,恐怕用不了多少年,自己定然能报仇雪恨,把那个将他家灭门的庞然大物给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