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能想着做救世主,但是救自己,却一定要时刻警惕和准备。

在这个时代,这个汴梁城,这个有牺牲光环的家里,若是不找好后路,估计不用多久,自己就会死得很惨。

所谓的买卖,不过是空手套白狼,大宋文人居多,而文人喜欢什么,古玩字画,五百两银子的几个东西,混在一堆包裹里面,卖出去,翻十倍,总共价值五千两。

这在后世,已经是被玩烂的东西,利用的,不过是世人博弈的心思。而前提,不过是寻找一个有钱并且有势的金主。

有钱,自然是因为刘柒自己没钱,而有势力,自然是为了防止这样的买卖,被别人嫉妒,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刘柒是为了寻找后路,而并非是为了招惹麻烦,在这个时代,只要自己足够谨慎,佛系一点,估计,日子应该不错。

也正是想要佛系一点的生活,刘柒也就保留了底线。要不然,只要怂恿崔念奴去拍卖原味亵衣亵裤,那样的话,肯定火爆。天下男人,从古自今,最原始的追求,其实都差不多。

“呵,都说读书人是七窍玲珑心,以前还不觉得,今天看来啊,确实不错,就是我这个不懂买卖的小女子,看了你这鬼主意啊,也是不免心动。以一博十,博百。大部分的人呐,总是抱着侥幸的心理的,只是五百两银子,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小郎君,你有多少?”

崔念奴微笑的看着刘柒,很显然,从刘柒的穿着,她也看得出,刘柒并非大富大贵的家庭,五百两在她看来确实不多,但是换成刘柒....

“还有,你这样直接将这么好的注意给我,难道,就不怕我翻脸不认人,将你赶出去,然后将这注意,卖给他人?”

有些戏谑,还有些小小的威胁。

刘柒自原味的猥琐当中回神过来,苦笑拜首。

“既然已进姐姐的闺阁,那我也就说句实话吧,小子前来并非为了钱财,姐姐与师师娘子名冠京华,能以一个小小的注意,入得姐姐闺阁,已经是刘柒的荣幸,还谈什么其他的?而所谓买卖,也不过是个借口,要入莳花馆,若无身份和钱财,总要想一些奇特的法子,来吸引姐姐的注意,如今看来,我做的还算成功。”

刘柒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况且,这法子,就算我有钱财,也是无法实施,先不说此举会会造成多大的轰动,就是购买的人脉,也需要姐姐前来打理,而且,安全保障,以及,若是旁人眼红,会做出的歪门邪道,这些,刘柒都不具备防御的能力,所以,这法子,不过是刘柒拙劣的献计。当然了,若真能成功,姐姐心善,分我一点小钱花花,那也是好的。”

半真半假,先将自己置于普通大众之中,让自己不会显得太过特立独行。再说明道理,最后,再加一点小小的俏皮。

至于自己的目的,作为商人,怎么可以坦白告之!

“呵呵,想不到小郎君还有这样的玲珑心思?”

“岂敢,姐姐面前,我这些小心思,还不是孩童一样幼稚。若非姐姐觉得刘柒生得好看,可怜于我,放我进来,此刻,刘柒还不是如同外面的酸儒一样,抬首张望。”

刘柒眨眨眼,崔念奴笑弯了腰。

“哈哈,好你个厚脸皮的小家伙....”

笑够了,这才正色道。

“算你说得有礼,只是我帮了你,可又有什么好处?可别说钱财哦,姐姐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财。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了反而是累赘,说说看,想一个,能打动我的理由。”

“呃....”

“还有,既然你都如此说了,那以后小郎君唤我念奴即可,我也唤你....柒郎?咯咯....嗯,就是如此,说吧。”

双手撑着下巴,**之意实在明显。

“念奴!”

果断献媚,心里不断的暗示自己,这都是为了生存!

“噗嗤,嗳...”

一声回应,能酥到人的骨子里面,刘柒也算是明白了,这妖精为何会艳冠满京华了。

“柒郎啊,若是想不出,念奴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

“哦?刘柒洗耳恭听。”

“嘻嘻,你我都已经如此关系,若是再进一步,奴家便一切都依了你....”

大胆的话语,娇羞的神态,勾人的眼神,诱人的身段!

刘柒浑身一震,为生存而献身是否会比为艺术而献身来得伟大?

“咯咯....”

“念奴姐姐说笑了,柒郎还小...”

“大丈夫不可言小哦....”

“呃...年幼,是年幼...”

满头的冷汗,大宋的小姐姐,都是如此开放的段子手么?

赶紧退后两步,躬身说道。

“刘柒虽无耀世才华,但是一两首游戏风尘的拙作,还是能凑个一二的,每...三月一首小词与姐姐,您觉得如何?”

开车什么还是别了吧,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国情啊,更何况,何必互相伤害呢....

“哦?都如这声声慢一样?”

“念奴姐姐说笑了,若是如此,刘柒早已经东华门唱名了,怎会沦落至今?呵呵,不过,虽然是差了一些,但是应付个普通的文会,该是没有多大问题。”

“好,一言为定!”

“多谢。”

“不客气,说实话,答应你只是因为我好奇啊,这样一来,你获得的好处,又有什么?”

“呵呵,赠人玫瑰,手有余香,世界上能求之事千千万,总会得到一些的。与其坐而等鱼,不如广而撒网,或多或少,我总会收获一些,姐姐以为如何?”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对于一个陌生人,无须付出所谓的真心。

世界上最理智的事情,就是好事不要做滥,而坏事不要做绝。

金兵南下这样的事情,刘柒自然不会看见漂亮的姑娘,就脑瓜一热,精虫上脑,脱口而出。这样的人,只是一个纯粹的傻子,不仅给自己带来不了好处,更会引来无边之祸!

而与女人交谈,保留一些独特的神秘,才会引起她更大的兴趣,人类的天性,是天生喜欢探险,喜欢寻秘,只不过,有些人鼓起勇气,有些踟蹰脚步。

而对于崔念奴李师师这样的女子来说,他们本身已经足够优秀,优秀到以低贱的身份,却能玩弄权贵的喜怒哀乐。

或许措辞有些过激,但是其实意思相去不远。

而对于她们这样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真正喜欢的,除了那些伤春悲秋的诗词,或许就是新鲜奇怪的东西。

当身边的恩客不在,当无力抚琴,却又无聊度日的时候,她们想起来的,就是这些。

思想或许有些不对,但是事实便是如此,利用这些粗糙的理论,实现自己来到大宋后的第一个目标,结识这两个传奇的女子。

只要细心经营,刘柒有信心,这颗埋下去的种子,总会生根发芽。

而这之后,就会有诸多的路,等着自己去选择,并非一定要隐世,只要人过得快乐,基础的生命能得保障,自己可以选择的,其实很多。

笑着拜别,完成了自己来到大宋之后的第一个计划,让刘柒的心里,舒爽了不少。背着个小手,惬意的踏出莳花馆的大门。

然后,刘柒就愣住了。

“呵,夫君真是好兴致啊!”

不阴不阳,暗咬牙根的话语,让刘柒感觉周身一冷。

“回府!”

冷眼瞧了瞧刘柒身边的两个家将,一声冷哼,拄立在地上的长枪,猛然一提,铮的一声,带出一片碎石。

这!

刘柒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虎妞竟然恐怖如斯?

一块坚硬的青石石板,被她生生的怼成几块!

呵,家有悍妻啊.....

艰难的张了下嘴,刘柒挪动有些坚硬的脚步,朝着城西走去。

而阁楼的竹窗旁边,崔念奴单手撑着侧脸,抿嘴微笑。

“原来,小郎君便是种家撞天婚撞来的女婿么?....呵,有意思小家伙啊....”

——

大厅的气氛有些不和谐,安静得有些厉害,一声声砰砰的棍子声音传入耳中,相当刺耳。

自从回来,种须眉一直冷峻着脸色,也不说刘柒如何,只是果断的执行着家法。纤细的手指,捏在青瓷茶杯上,有些发白。

“可还记得,我为何要撞这个天婚?”

冰冷的眼神,直直看着堂下跪拜的两个家将,胡忠,燕回。也就是他们,带着刘柒到的莳花馆。

“回小娘子,将门虎贲女,不嫁犬子郎!”

“哼!那我问你们,何为犬子郎!”

“不学无术,纨绔厮混!”

“那今天这家法,我错了没有!”

“回小娘子,没错,是属下等人错了,不该带姑爷前去烟花之地!”

“哼!”

一声冷哼,家法继续。

“姑爷年幼,你们在身边伺候,就要多加提醒,莳花馆,那样的地方,是咱们种家之人该去的地方?若是有心之人煽风点火,我种家的脸面,祖父的一身清誉,哼!”

指桑骂槐实在无趣,但是在现在这样武力即是正义的情况之下,刘柒果断的选择了闭嘴,自己不是青涩的少年,不会因为血气方刚,就敢跟这个虎妞干上一仗。

哎,还是猥琐发育吧。

刘柒暗叹一声,合上书籍,油灯下面,还是不要看书了,这时代,若是近视了,配眼镜都没地方。

月色之下抬眼看着那个挂着大红灯笼的阁楼,刘柒有些恍然,这一切,真的像是一场梦,只是自己不知道如何苏醒。

而在阁楼之内,摇曳的烛火一旁,却是紧蹙着一对峨眉,一张雪白的宣纸,上面写着一首小词,词作婉约,写尽女儿家的忧思。

“凭借这样的词曲,确实可入莳花馆了。只是....”

将门的情报,果然也是迅速的。

种须眉手里所拿的,正是刘柒叩开莳花馆大门所用的小词。

种家往上,也曾经是当朝大儒,虽然转为将门,但是基本的东西,并未丢弃。

而对于刘柒,种须眉也算是看着长大的,文采如何,武功如何,她都算是清楚,这突然而来的变化,让她有些思索不透。

都说成家立业之后,男儿就会沉稳下来,但是没有听说,成亲还能改变如此之巨,如何换了一个脑袋一样,难道就如民间传说的冲喜一样,成亲开了灵窍?

种须眉凝眉细思,随后,又一拳头砸在桌上。

“哼,无论如何,也不足以构成他去莳花馆的理由!”

收起了宣纸,伸手出去准备关窗,眼角的余光,正好瞥见黑暗中的某人,好奇的在阁楼之下的演武场查看。

脚步小心翼翼,仔细端详一根沉重的寒槊,伸手抬了几次,寒槊却是丝毫不给面子,稳如泰山。然后某人就只能颓然的放弃,还不甘心的踹了几脚。

“呵,呆子!”

种须眉嘴角轻斜,关闭窗户,烛火熄灭,将军府一片黑暗宁静。

....

一夜浅睡,一夜繁梦。

早起的刘柒,哈欠连天。

颓然的坐在桌前,没有辣椒佐味,更是没个胃口。

但是不吃又不成,将军府和普通百姓家里其实很像,没有午饭一说,早上吃一顿,若是不把自己灌饱了,下一顿就得等到晚上去。

“小荷,咱们府上有茱萸没有?”

还是得找东西替代一下,不然这往后的日子实在不会好过。

而且,得想个法子,改善一下府里的伙食,宋朝虽然已经有了炒菜,但是翻过来翻过去就是那么几样,这样下去,这瘦弱的小身板呐....

想到即做,囫囵吞枣一样的将一碗稀粥倒入肚子里面,然后在小荷的急呼当中向外走去。茱萸虽然有股味道,但是将就一下也还可以。

味精鸡精什么的就不用想了,这时代,将油盐给足了,已经算是不错,当然,能买到的东西,可以追求一下,比如胡椒花椒八角之类的香料,不过,这些东西貌似很贵。

钱呐,还是得要钱,无论哪个时代,钱总是避免不了的东西。

“早知道昨天黑下心,从崔念奴那里要点银子花花算了。”

深深后悔,凝望着天空。

柳三变可以让人包养着过一辈子,自己其实也可以啊。为什么要感到羞耻呢?毕竟凭自己本事被包养的!

新低了下限之后,昂起了脑袋,然后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小荷,走,咱们找个傻子坑一下去.....”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