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地亮起青芒大剑,一挥手便站在李文轩面前。

看到这,李文轩不禁怔了一下,“喂,你谁啊?”

张地闻言笑了笑,微抬起头露出一抹傲视样,“吾名张地,合安社惩罚堂堂主,是送你上路的人!”

张地的语气透露着一股强大的自信,似乎已经吃定了李文轩一般。

听到这,李文轩恍然,颌首道:“原来你是合安社的余孽啊~”

张地瞥了一眼李文轩,在神识扫描之下,他知道李文轩的修为实力仅有筑基中期,不禁暗讽。

“胡安啊胡安,你竟然会死在一个筑基中期的小娃娃手上,你可真是个废物啊~”

李文轩的修为当然不是筑基中期,他不过是用秘术隐藏了修为,张地与他修为境界相差无几自然无法看透,当然了,李文轩这隐藏修为的秘术之强大,恐怕整个地球梦看透他真实修为的没有一二。

在与张地对峙的时候,魏宇文身旁的唐正信有了逃跑的想法,同时他也秉持了心中念头。

只见唐正信微不可察的连连退步,没一会便离开魏宇文了十多米的距离。

他却不知自己的所作所为,正好被李文轩看在眼里,李文轩见此不觉嗤笑一声,他转过头向宫部琼花说道:“把那家伙给我看住,不能让他逃了~”

“我?……”

宫部琼花不禁一怔,她本想拒绝李文轩,奈何不等她将拒绝的话说出口,她的身体竟然直接动了。 只见柔软无骨的躯体轻轻一跳,她便已站在了唐正信面前。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宫部琼花很惊愕,虽然李文轩已经将神识禁制放在她脑海几个小时,但现在她才感受到神识禁制的不可思议之处。

就在她惊愕不已的同时,唐正信看到面前突然跳出一个女人,他不由得吓了一跳,可在这关键之际,他想要做的只有逃命,毕竟他所做的那些事,若真落在李文轩手里,那后果不堪设想。

“滚!”

逃命当先的唐正信没有多想,只见他抬起一拳便打向了宫部琼花。 不过他却不知,面前这样貌出尘脱俗的美女实际也是个修仙者,若他知道恐怕连出拳的勇气都没了吧。

只见拳头袭来,宫部琼花已然从惊愕中回神,此时她正值气头,生气被李文轩控制成了傀儡,如今竟有人赶在这时候招惹她,她岂能让这人好过。

噗通~

一声闷响过后,仪表堂堂的唐正信被宫部琼花一个鞭腿踢翻在地,他整个脸与草坪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这一下摔的他头疼欲裂,几番挣扎都爬不起来。

与此同时,那边与李文轩对峙的张地也动了。

张地不想浪费时间,解决了李文轩狗还有丰九九等人,他怕时间久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这,张地脚尖一点,直接提起青芒大剑冲向了李文轩。

“来的好!” 李文轩不卑不亢且嘴角挂笑。

张地修为在金丹初期,隐隐有迈进中期的样子。然而他自以为李文轩只在筑基中期,实则并非如此,那日李文轩吸食龙脉石后他的修为就已经破基筑丹到达了金丹初期。

也就是说,此刻张地与李文轩的修为是处在同一个境界 上的。

张地小看了李文轩,他以为一剑便能劈死李文轩,所以这一剑很随意,直接看向了李文轩的脑袋。

可他却不知,他的行为正中李文轩下怀。

只见,青芒大剑暗含光芒杀了过来,而李文轩却故意表现,他将自己的反应放慢了半拍,就在这放慢的半拍中,他背在身后的手已经摸出了那柄仅存的黑龙刀。

“一个黄毛小子,竟敢覆灭我合安社,给我死来!”

一声暴喝,身在半空的张地抬剑劈向了李文轩,这一剑来的势头十分迅猛。

可就在青芒大剑距离李文轩头顶二指处,张地突然发现李文轩的眼底划过一抹精光,这精光带着自信带着嗜血,就像是吃定了他一般。

“难道……”

看到这,张地心底不由咯噔一声,然而箭在弦上已经到了不得不发的时候,此刻他根本就没有变招的时机。

“哼,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难不成一个小娃娃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想到这,张地一咬牙便不再多想,霎时间青芒大剑光芒大作,剑刃风暴更加猛烈了许多。

张地与李文轩的交手,在场所有人都格外瞩目,因为他们或多或少都与李文轩有些联系,不过这些人中却又那么一两个希望李文轩快快死去。

其一就是唐正信,他想让李文轩死也想张地死,他更希望二人能两败俱伤,那样他就没了生命危险,毕竟这两人对他来说都是威胁。

其二是宫部琼花,她之所以想让李文轩死,无非是想拜托神识禁制,从而获得自由罢了。

只见李文轩、张地二人,第一次也是第一招交锋在万众瞩目中戛然而止,张地的青芒大剑直接从李文轩的头上劈了下来,而李文轩站在那里就好像没有动一般。

此时的他们背对背,脚下相距两米多的距离。

这一下交锋过后,画面宛若暂停了一般,不知为何,张地与李文轩都杵在那里动也不动。

然而,突然的一幕令人大吃一惊,只见张地身体一软猛然跪趴在地,他倒地的同时一把黑色的刀竟插在他的胸口上。

“怎,怎么会?!”

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身伤口,那把黑色的刀没进胸口只留下一个刀柄,张地怎么也没有明白李文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木讷转过头,张地突然发现李文轩竟然没有事,看到这,他不禁震目,“你,我明明砍中了你,你为什么没事!!”

话音落,李文轩缓缓回身,与此同时他的话也自喉头迸溅出来。

“因为我比你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