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收尾的事交给了姜晓梅,在李文轩看来既然来了总不能闲着不是

此间事了,将洛碧蓉安排妥当后,李文轩向魏宇文通了一个电话,并道出了心中不满。

“魏老,你这办事能力有待提升啊还是说你们用不到我这文轩公司那么大的事你的人不仅迟到,且只带了虾兵蟹将两三个,你知道他们多少人吗你的人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

“文轩啊,你们没事就行了” 魏宇文笑了笑,接着道。

“要知道,即便是我也不能对所有事亲力亲为啊,还有,政府方面也是有争斗有派系之分的。这件事并非你想的那么简单,如若不是有人从中作梗,公司的事根本就不用你出面,姜晓梅的办事能力还是值得认可的”

“有人从中作梗”说到这,李文轩不禁疑惑。 不管前世今生他都没有经历过朝野之争,对于这些事他就是一小白。

“对,事我安排了,但身为局长的谢为安却给压了下来,毕竟山高皇帝远,我鞭长莫及啊”

谢为安好陌生的名字。

“我没有得罪过这个局长吧他为什么压这件事,或者说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好处

魏宇文闻言定了定神,他并没有急切道出其中原委。 他在想是不是要把所有事全盘托出告诉李文轩,毕竟合安社并非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

毕竟合安社的背后有着多个势力支持,除却本部暗河堂外,还有着几个世界知名的隐世财团,并且在国内,甚至国家要员都那么几位与之有着说不清的联系。可以说即便他魏宇文,全国几大派系其中的一个要员,动这些人也是束手束脚。

说来说去,魏宇文还是怕李文轩不是合安社的对手。

不过,李文轩到底实力如何他还真不清楚,但有一点他明白,只要李文轩真的能铲除合安社,这对政府、国家、和他魏宇文都是一件好事。

“魏老”

在李文轩有些等不急时,魏宇文沉吟一声说道:“文轩,谢为安与合安社有着利益交往,而合安社也并非那么简单,它的幕后势力叫暗河堂,合安社不过他们设立国内的练兵营。”

“暗河堂,其是世界十大佣兵组织之一。麾下成员多是狠厉好杀之辈,他们实力更是不容小觑,别说武道宗师,甚至于有修为的都不乏少数,你要报复他们可是需要好好掂量掂量啊”

魏宇文道出了其中厉害关系,利弊尽数摆在可明处,其目的就是要告诉李文轩,得罪你的人就是他们,底细也就这些,端衡利弊后你自个看着处理。

“好,我知道了”

李文轩听的一清二楚,待了,直接把电话给挂断。 将手机收进口袋,他的思绪紧锣密鼓开始了接下来的盘算。

打还是不打,这确实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毕竟此刻他的实力就那么丁点,势力更不用提了。倘若和合安社相比较,用皓月与荧光之较都不为过。

而李文轩现在需要考虑的是魏宇文所说暗河堂拥有修为的那些人,他们的修为究竟是个什么境界。

在与玩蛊虫的三兄弟交过手后,他已经不再怀疑这个世上有修仙者的事实,现在需要想的是,地球土著修仙者的实力到底在什么水平。

李文轩的实力只是筑基后期,距离金丹期只差临门一脚。倘若暗河堂这个庞然大物的势力中有金丹期的修仙者,那他泯灭其下属势力合安社,那无疑是自找死路,毕竟金丹期对战筑基期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不,不是反抗。而是连挣扎都不可能挣扎,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易。

在李文轩权衡利弊的同时,那边落荒而逃的武四开着车逐渐接近了设立与郊外的合安社总部。

这是一处奢华的庄园,庄园依山而建,大门前是一条川流不息的小河,小河环绕庄园而过,像极了古代山寨的护城河。

武四驾驶的奥迪车缓缓停了下来,此刻门前侍从迎上来,当奥迪车停稳侍从正好打开车门。

“武四大头目,你这”见到武四侍从不觉一惊,吃惊与他的狼狈不堪,怪只怪李文轩这个纵火犯把他的衣服烧的没了模样,而武四仓皇之余也没有换衣服。

“社长在家”对于侍从的目光武四视而不见,他面色惶恐直接问道:“社长在家吗”

侍从闻言连道:“在在,两位社长都在”武四向来脾气古怪,他生怕回答慢了惹来责难。

武四听后面色一震,得知两位社长都在他马不停蹄,将奥迪车扔给侍从后径直跑向庄园而去。

与此同时庄园内的庭院中,两位社长正在惬意的喝着下午茶,期间二人不时聊聊社团事宜转而又聊聊人生趣事,终上所述二人倒是十分悠闲。

“咦,武四这是怎么了”年近五十的风云首先看到了不远处的武四。

而云风,他闻言看去,见武四面色慌张、衣衫残破的向这边跑了过来,他不觉面露不解道:”他不是去办那个事了吗怎么成了这般模样回来了”

两人不禁对视一眼,眼神中均是深深的不解。

“难道说” 风云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徒然起身迎向武四。

见风云迎来,武四来到近前直接单膝跪地拜服道:“见过风社长、云社长”

“起来说话。”

武四闻言起来,不待他先开口,落后走来的云风当先问道:“说,究竟怎么一回事”

云风展露了些许气势吓了武四一跳,见他面露不悦双眼寒光毕露,武四谨而慎之的道出了今天执行任务时的所见所闻。

“事情是这样的”

武四有条不紊的说着,而当他说出李文轩可以操纵火焰攻击他的时候,两位社长禁不住同时色变,并惊呼:“你说什么”

“他,他可以平地生火,然后弄成火球砸我,就跟之前您告诉我的传说中的修仙者一样,就跟演电影一样吓人”

生火并弄成火球伤人

两位社长闻言,转而各自转起眸子,他们似乎在想些什么

末了,二人突兀地对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

“看来,我们该去见见长老了”

长老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