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姜晓梅,此刻她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愣愣出神,原因与他,只因她在幻想自己当上局长后该如何管理合安市安全局。

嘟嘟嘟~

一串来电提示音响起,姜晓梅突地回神,旋即摸向手机,当看清来电备注后,她不觉疑惑了一下。

他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备注提示是‘李文轩’,至于二人为何会有对方的手机号,还要说起洛碧蓉被合安社成员围堵在文轩公司的时候,那件事事了后,李文轩为了关注后续情况所以留了号码,然而之后合安社便被他覆灭,所以也没有用上。

此时李文轩来电不知有什么事,不过姜晓梅也没多想直接给接了起来,她想弄清楚李文轩现在身在何处,因为魏宇文正巧在找他。

“喂,你在哪?”

话音落地,电话那头传来一句冷漠至极的声音,“我在桂林路昭和宾馆,带着你的人过来。”

带着人过去?

姜晓梅听后不觉一震,连道:“怎么了?”

“昭和宾馆的人涉黄,你们管事不管!”

李文轩一声暴喝吓了姜晓梅一跳,不过转而一想不禁心说涉黄不归我们管呢,我们是安全局又不是警察局,再者说了,涉黄又管你什么事呐。

不过这话她并不能说,因为此时李文轩身份非同寻常,可以说她能升职与其又着莫大关系,毕竟合安社的覆灭与李文轩有着很大关系,这点她非常清楚。

想到这,姜晓梅说道:“好,等我,马上到。”

说罢这些电话挂断,转而姜晓梅想都没想便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

“喂,魏老嘛,我知道李文轩在哪了……”

李文轩挂了电话,转头看向季余,并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他,“密码是后六位,你去给我弄两身女生穿的衣服。”

季余接过卡,点了点头,在低头目测了一眼黄千潇的身形后出了门去,作为筑基期修仙者,一眼看出身材比例这点能力季余还是有的。

季余走后,客房内空气突然凝固,李文轩坐在床位,黄千潇抱着膝盖裹着被单坐在床头。

“文,文轩…你,走吧…” 黄千潇突然开口,可不知为何,一句话却被她说的磕磕巴巴。

“怎么了?”

黄千潇抿了抿嘴,说道:“谢谢你~不过,你其实不该帮我的……”

“不该?”李文轩闻言不禁皱起眉,“你在说什么?”

娇美的面容上有着一些惧怕,黄千潇说道:“这家宾馆的老板在附近很有名望,是个黑白通吃的人物,你如今因为我从而得罪了他,恐怕他不会让你好过的……”

“或许你很能打,但能打又有什么用呢?或许你也认识些人,但你知道和这老板交往的都是些什么人物吗?你走吧……,你真的不该因为我而……,呜呜呜~” 说着话,黄千潇突然抱头痛哭起来。

哭泣声弄的李文轩心烦不已,烦躁中夹杂着微微恨意,恨黄千潇不爱惜自己,这也导致他有些坐立不住,谁知这时黄千潇突然话锋一转,抬头问道:“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讨厌吗?不会吧,毕竟我和你也没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李文轩回过头说道:“没有,怎么会呢~”

话虽这么说,但黄千潇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他面容下掩埋的情绪,看到这,黄千潇惨烈一笑。

“有也无所谓啊,反正我们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谢谢你今天能……” 正说着,她又突然泪奔,就好似想到了什么伤心事一般。

李文轩最看不得女人哭,黄千潇突然哭的稀里哗啦,一时间弄的他手足无措。

“别哭,你别哭啊~”

他不由自主走上前去安慰,谁知黄千潇猛的拦腰抱住了他,“我真的不想这样,要不是我妈……”

黄千潇一边哭一边说,像是许久未吐露心声般,将最近的遭遇一股脑全倒了出来,最终李文轩也终于明白,昔日的女神为何沦落到这般田地。

原来,黄千潇大学毕业后,母亲遭遇病魔缠身突然卧病在床,父亲本来就不正混,在母亲病倒后他没有担负起一点丈夫的责任,还是和往常一般吃喝嫖赌抽无恶不作,并且犹有甚之。

最终,黄千潇无奈之前抗下重担,一边挣钱攻读弟弟上学,一边为母亲看病瞧医照顾她的起居。然而担子太重开销日益增加,父亲更是一点不怜惜,对这个本就摇摇欲坠的家庭伸出了魔手,将黄千潇借来的救命钱尽数偷走。

眼看母亲动手术在即,走投无路的黄千潇最终在邻居的教唆下走向了出卖肉体的路,然而令黄千潇没想的是第一个单子就是李文轩。

那日的上门服务,阴错阳差之下,黄千潇虽然没有做什么,但也得到了宾馆方给的二百块钱收益。

看到好处后,在宾馆经理宋河的怂恿下她今天才接了这个单子,或许还是过不去自己心底的那一关,客户一动手她就想反抗,这才有了李文轩破门而入的那个那一幕……

黄千潇说完也哭累了,直接躺在李文轩怀中抽泣着酣睡过去,李文轩见此蹑手蹑脚的将她安放在床上。

站起身,看着这个遭遇可怜的女生,李文轩一时间五味杂陈……。

然而心底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绝对不能再让黄千潇继续受苦下去。 就像他刚魂归地球时,对自己说的那个誓言一般,既然有了能力,就绝对不能如同前世任人欺凌,当然,其中也包括他所在意的人。

而恰巧,黄千潇就是他在意的人中其一。

李文轩正在想这事,走廊突然喧闹了起来。喧闹声愈演愈烈,他怕声响打扰到黄千潇休息,继而默念口诀一挥手便布下一道静音阵法,作罢这些他转头出了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