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李同学,这次可多谢你救了瑶瑶啊”楚震渊随着楚瑶方向望去,只见一位年龄貌似十八九岁的年轻人正懒洋洋的瞧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不禁眼神一亮,诚恳的道谢。

“没事,举手之劳而已,楚老板客气了。”李文轩摆摆手道:“楚老板作为一个商人,却能够在忙碌之余为那些家庭困难之人出一份力,可见楚老板本身就是一个大善人,而如楚老板这样的大善人,老天都会保佑您的。

李文轩身为修仙者,本身也算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了,对于识人这方面一向很准,他能清晰感觉到这楚老板不向是牛永生那般的狡诈之人,所以自然很客客气气的说道。

最后当楚震渊与吴峰等人谈起这件事的起因结果之后,楚老板也是眉头紧皱,对于这起事件的幕后主使,他一时间也没有头绪。

无论商业也好民间也罢,他做事一向没有得罪什么人,按理讲不可能有什么仇敌才对,但这件事事有蹊跷却是事实,这一时间让他感觉到了不安与担心。

就在这时审讯室里也传出了消息,那两人没有交代任何事情出来,只是一口承认他们见财心起,所以才心生抢劫,至于审讯员问起他们手中的枪支从何而来,他们交代是从一个黑市中购买的,这件事一下就有些棘手起来。

看来这两人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暂时还不会被判死刑,到死都不交代出幕后主使了,这可让本来就事发突然的案件变得更加困难。

最终在好好感谢过吴峰等安全局一众人后,楚震渊带着楚瑶告辞离去,离去之时他本想赠给李文轩一些钱,但却被李文轩拒绝了,最终楚震渊给李文轩留了一个电话,说今后若遇见什么不能摆平的事,直接打电话找他,对于这点,李文轩也倒是没有拒绝。

抢劫风波到此揭过,与吴峰闲聊多是,李文轩最终也告辞离去,离去之时吴峰很是诚恳的希望李文轩以后多注意一些楚瑶的情况。

李文轩嘴角扯动;老子又不是那楚瑶的贴身保镖,她若是出了什么事老子怎么知道,但李文轩也并没有拒绝,大不了以后自己多注意一下就是了。

离开警局,此时已经接近晚上八点了,不知不觉间他在警局已经耽误了很长的时间。

当李文轩打车来到公司之时,发现洛碧蓉还在忙碌着,见状李文轩很自然的上前帮忙,如今公司成立不久,所以这段时间的事情会比较多,主要都是公司一些运转方面的问题。

如今文轩药业的蒸蒸日上,其实也少不了洛碧蓉的功劳,虽说很心疼这样忙碌的洛碧蓉,但如今李文轩最信任,最放心的人就只有洛碧蓉,没有人比她更合适。

因为李文轩发现洛碧蓉在商业这方面很具有天,公司现在刚刚起步,在洛碧蓉的努力下,公司中一切几乎都尽然有序,公司中的事几乎不用李文轩来处理。

“洛姐,要不在聘几个助理吧,你这样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处理好公司的事,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两人出了公司大门,李文轩忽然认真的说道。

“不用,你姐我还没有那么娇贵,这段时间虽然有些忙碌,不过等公司正式步入正轨之后,就不会向现在这么忙了。

洛碧蓉知道李文轩的意思,但最终还是摇头拒绝,他不想给李文轩添麻烦。

洛碧蓉离开家族独自一人在外工作,感受到了太多人间冷暖,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感觉人生很迷茫,但自从上一次酒吧中被李文轩救下,她发现她对这个比她小一岁的男人多了一丝自己都不懂的情愫。

待在李文轩身边,不知为何她总能感觉很踏实,而能帮李文轩分担一些事,她本身也是很高兴的。

“洛姐,你对我这么好,该不会是...”忽然,李文轩看向一旁洛碧蓉,一脸坏笑的道。

“好你个臭小子,姐姐我可不会喜欢你的。”洛碧蓉几乎是本能的脱口而出。

但此时李文轩却像个偷腥成功的小猫,眼角含笑,语气暧昧的说道:“是吗洛姐,我可没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你这么着急着否认,是不是有什么内情啊”

李文轩嘿嘿一笑,此时怎么看都有点像一个地痞流氓在调息一个涉世不深的少女。

“你,你...”被李文轩这样一说,洛碧蓉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落入了李文轩的套路之中,顿时小脸之上布满红晕,一脸的娇羞,指着李文轩本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才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最终洛碧蓉气的直跺脚,狠狠白了李文轩一眼,佯装怒意,脚步加快,独自超前走去。

此时呢,李文轩也不生气,而是嘿嘿一笑:“哎呀,洛姐,洛姐姐,别,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等等我”

一路之上,两人打闹着离去。

与此同时,在清河市中心的一栋高楼之中,灯光昏暗,一张豪华真皮沙发之上做着一个中年男人,透过昏暗的光线仍旧可以看清男人脸庞之上的阴沉之色,显然,男人此时心情很低沉。

男人手中夹着一根雪茄,在男人前方,还站着一名西装男子,只不过此时这男子浑身哆嗦,脑袋狠狠垂下,根本不敢再去看眼前的中年男子一眼。

“张,张总,我,我失误了,我该死。”沉默半晌,那名西装男子终于开口说道,只不过其话音因为恐惧而有些发颤。

中年男子吸了一口雪茄,抖了抖烟灰,这才冷冷的开口:“不是说万无一失的么那两个白痴就是你找来的人如今他们被关在安全局中,若是抖出了消息,被安全局的人顺藤摸瓜的找上来...”

话到此处,中年男子重重的砸了一下身前桌面,发出一阵响声,然那西装男子浑身一颤。

“不,不会的,那两人虽然蠢了一点,不过,不过绝对不会将事情抖出来。”西装男子有些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哼,一群吃里扒外的东西,那两个蠢货,你自己想办法做掉,他们不能继续存在这世上了,至于那楚瑶,你自己看着办吧。”中年男子冷哼一声。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