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福金脸色红润润的,实在不像一个生病人该有的模样,刘柒左瞧瞧右看看,这妮子就差点将头埋进胸口了。

“你..不用诊脉吗?”

实在受不了刘柒有些猥琐的眼神,赵福金轻轻咳嗽一声,提醒某些门外汉的家伙。

刘柒一怔,回神道:“是,要诊脉。”

说完,刘柒装模作样的搭手出去。

不以为结婚为目的的牵手都是耍流氓,不以诊病为目的的号脉更是流氓中的流氓。

尤其是,刘柒居然恶心的翘起了兰花指。

赵福金也是性格好啊,遇到后世的女人,非得大耳巴子抽刘柒不可!

“嗯,缺少一个听诊器。”

刘柒描了人家的胸口一眼,随后不断的默念阿弥陀佛,太罪过了。

“咳咳,先生诊断出来了吗?”

“哈...有点有点,你这脉象似缓实急....嗯,将军令不过如此。”

“不对诶,太医们说,脉象虽然违和,却也算是并无大碍。”

“是这样?”

“是啊,你看,我这脉像出关之后向内走,明显是心气偏抑郁,心气内郁,以调养为主才对。如何出了一个将军令这般听都没听过的脉象?混乱如此,那我岂非...”

赵福金脸上明显的写着你到底行不行的委屈表情。

刘柒更加委屈,你比我更懂医理,让我瞧个什么病症。

郁闷了一会儿,刘柒放下手中鲜嫩小手,抬了抬眼道:“我治病一般都不诊脉的。”

“是吗?那你如何治病?”

“我一般看别人的心情治病。”

“啊?望闻问切,望为之首,先生竟然已达这样境界了么?”

“还好还好,太上望气,玄之又玄,咳咳,殿下,咱们还是回正题吧。殿下的病症,我已经有些知晓了。”

“哦?那该如何治呢?”

“好办,第一,殿下以后服用太医开的药方就好,最好是药膳。第二,殿下,这个金丹,你以后就别吃了。”

“这是为何?”

“因为,他有毒!”

刘柒捣碎了几颗金丹,然后捉来几只半大的鸡鸭,拿一根木棍子将金丹汁液灌入鸡鸭腹内,时间不长,不过区区一刻时间,鸡鸭已经抽搐着歪倒在地。

刘柒满意的踢了踢为了大义奉献自己生命的鸡鸭,口诵无量天尊。

赵福金红润的脸蛋终于苍白了,惊骇不已。

赵桓气得浑身发抖。

李纲笑得神秘莫测。

“漂亮的东西往往都内藏不为人知的危险,帝姬,太子,两位殿下不必惊慌,两位有龙气护体,无甚大碍的,只要以后切莫继续服用就好。”

刘柒淡淡的笑着躬身。

赵桓脸色一厉道:“混账!枉费皇家如此信任于他,居然暗施如此恶毒手段!丹药投毒,好得很呐!我便让他好好吃一吃这等延年福寿的好丹药!”

“慢!”

刘柒挡身站出。

“殿下,刘柒揭穿此物,并非是要殿下如此冲动作为。此人能左右宫中丹药,身份定然是不低吧?”

“不错,不仅不低,而且高的狠呐!”

“呵,既然如此,殿下直接向圣上禀明此事,双方对质,你觉得,圣上是信你,还是信他?”

“哼!事实之下,不容他狡辩!”

“狡辩?丹药可以随时换掉,人心亦可随时隐藏,殿下如此大张旗鼓,不为智者所为也。”

“嗯?”

赵桓一愣,然后眨巴了下眼睛说道:“先生以为该当如何?”

“殿下寻找一个时间,偷偷告诉圣上,由圣上亲自拿那人贡献的丹药实验,比殿下你来出手,要好得太多了。所谓捉贼捉脏,抓奸抓双,便是如此。”

赵桓踌躇了许久,然后缓缓点头。

“先生不过大我四岁,为何会考虑如此之多?”

“哈,世事磨人心,风霜摧树长。刘柒被困黑暗之中长达十四年,有这般小心思,殿下不必奇怪。对了,殿下,帝姬并无大碍,撤去丹药之后,多饮温水,多做运动,再加以太医监的药膳调养,料想痊愈可期矣。刘柒还有他事,若殿下没有其他吩咐,刘柒这就告退了,请。”

刘柒躬身,赵桓想了想,见李纲不可捉摸的点点头,赵桓也是点头。

“那先生请吧,哦,先生,学院若是开学,孤王可往一观?”

“天下之民皆是皇臣,天下之滨皆为皇土,殿下莅临,刘柒深感荣耀。”

“哈哈,那就说定了,若是学院好玩,孤王可能还要在学院里向先生多多请宜。”

“本宫也是如此,多谢先生今日治愈之恩,福金身为女儿之身,见识浅薄,没什么可以帮助先生的,些许铜臭,还望先生切莫推辞,就当是本宫的谢礼了。”

“嗳~学生怎敢轻拂帝姬盛恩,帝姬,殿下,先生,刘柒这就告辞了。”

....

高墙大院,水榭楼阁。

蔡京身坐大堂正中。

堂下是随意站立的蔡绦,蔡鞗。

“说说吧,好好的,怎会突然与刘柒起了冲突?为父一直眷贯你们,不想你们却是越来越放肆了,你大哥虽然说话难听,但是却并无道理。你们若再不好好约束自己,约束下人,蔡家当真危矣!”

蔡京的语气颇为严厉。

蔡绦一凛,躬身抱掌道:“父亲,刘柒此子太过狂妄,孩儿好心前去招揽,此子却将孩儿比作狗叫犬吠,更是仗着将军府的一帮粗人,欲对孩儿不利!

我蔡家在汴京在大宋是何等威名,父亲身为朝堂首辅,百官见面莫不尊敬有加,圣上更是经常亲临我蔡府,刘柒如此狂妄,分明是不将父亲放在眼里,孩儿惊怒交加,恨不能当成教训此子!一证我蔡家威名!”

蔡绦义愤填膺,蔡京嗯了一声,轻拈长须。

“这样啊....如此看来,此子是选择站队于我蔡家对立了...嗯,蔡绦,你前去你大哥府上,告诉他,刘柒此子,可以除掉了!

一条咬人的狗,养不熟,就要出手杀掉,否则,必受其害也!

你们记住,行事莫要太过嚣张,奴仆下人,该约束的,也要约束,此时是非常时期,不可出现意外。

鞗儿,皇帝欲为茂德帝姬招婿,她是圣上最疼爱之女,喜好诗词,你要好好努力。为父再从中斡旋,皇家帝婿,你当为之!”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