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停顿在半空中,因为大阵破碎的剑芒,其中所凝聚的力量,猛然间开始爆发,在这股力量爆发的瞬间,无与伦比的锋芒,在他们神识中呈现。

三人都是瞳孔紧缩,因为这股力量,瞬间爆发已经能够威胁到他们,让他们有着致命的危机感,三人身影并立,而这时李文轩身影快速倒退,毕竟他可不想被波及到其中。

与此同时,在碧轩岛中心火山山脚下,被聚集在这里的数十万人,也是看着天空中不断产生的波动,望着天空中所屹立的身影。

在那一刻,他们心中升起激动的澎湃之感,这才是真正修士的力量,李文轩和他们的交手,被他们看在眼里,当然这也是李文轩想让他们看见的。

让他们认知他的力量,在他们心中种下敬畏的种子,而就在这时李文轩看着在剑芒爆发中心,哪里的力量绝对能够威胁到元婴期修士的存在。

随着阵阵的波纹散去,三人那狼狈的身影呈现在李文轩面前,在这时斯卡拉周身呈现出数之不尽的细微剑痕,剑阵爆炸瞬间所产生的力量,估计是让他全部承受下来了。

李文轩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出了什么代价,才让斯卡拉这样心甘情愿的做这件事情,而与此同时,夏洛蒂从空间戒指中抽出一瓶魔药,夏洛蒂神色无比心痛。

将这瓶魔药放在斯卡拉的面前,斯卡拉神色激动的伸出满是剑痕的手臂,毛茸茸的脸上,呈现出一丝笑容。

李文轩见到这抹笑容的瞬间,神色无比凝重,这瓶魔药到底代表什么?居然让斯卡拉承受相当于凌迟的痛苦,也要将这瓶魔药弄到手。

只见斯卡拉将这瓶魔药打开倒入口中,随着那猩红的液体被斯卡拉所吞噬,斯卡拉周身的伤痕也是呈现出愈合。

同样斯卡拉的身躯开始暴涨,原本百米的身躯呈现出两百米的样子,在他周身因为剑痕而产生的伤害恢复原样。

斯卡拉周身的气息也是跟着暴涨,突破到元婴中期,李文轩见此神色惊讶,毕竟在刚才李文轩感应到他体内的血脉发生些许的转变。

他体内大地之熊的血脉力量,彻底压过人类血脉,这是血脉提炼,没有想到这瓶药剂的威力居然如此恐怖。

而同样见到斯卡拉修为突破的夏洛蒂,脸色极为心痛,但是在那情况下,却没有办法,损失一瓶血脉提炼药剂总比死亡好。

这血炼体炼药剂是她先祖所留压箱货物,现在根本没有办法炼制,就算想炼制也没有材料。所以夏洛蒂才如此心痛,况且最为重要的就是斯卡拉的修为突破,那么以后和他对上的话,就没有那么轻易能够将他压制下来,这才是夏洛蒂所心痛的地方。

李文轩看着修为突破呈现出两百米高的巨熊,神色无奈,没有想到这些家伙身上还隐藏着这样的好东西。

要是能够用在火龙蛇身上,将他身上的血脉提纯的话,那么到时候再服用火龙草,或许效果会更好。想到这里,李文轩看着夏洛蒂,眼中散发出垂延的色彩。

不过这一切还要建立在打败他们的情况下,不然一切都没有用,这时的夏洛蒂目光阴翳的盯着李文轩,眼中充斥着绝对酷寒:“现在将三神器,还有妖丹交出来!”

李文轩神色漠然的摇了摇头,同时勾动着主仆契约,与此同时,只见在火山底部,沉睡的一道身影,猛然间苏醒过来,这时的他神色叹息道:“居然要我做这样的苦力活!”

但是火麟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执行李文轩的命令,随着火麟驹周身的火系灵力开始暴动,注入面前阵盘中,火麟驹直接摧动阵盘。

与此同时李文轩将八尺镜拿出,随着灵力不断注入其中,同样手臂在八尺镜上勾动,随着李文轩手指颤抖,在那一刻阵盘悬浮而期,一道诡异的光幕呈现。

同时在碧轩岛上,诡异的纹路形成,而在这纹路出现的瞬间,只见夏洛蒂,法斯特、斯卡拉,神色无比惊讶的望着这浮现出来的纹路,夏洛特瞳孔紧缩道:“这是阵纹,你是阵法师!”

李文轩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你才知道?不过现在却已经晚了,你们早已陷入我的大阵中,现在不过是瓮中之鳖罢了!”

只见随着阵纹的沟通,在湖泊底部的阵盘开始颤动,在阵盘上吸收大海灵力的妖丹,这时被阵盘所激活。

“嘶嘶嘶!”

随着妖丹被激活,只见一道无比恐怖的力量从妖丹上散发,浓烈的威压释放在这湖泊内,所有的海洋生灵,都在这股威压下颤颤发抖。

在这股力量爆发的瞬间,只见妖丹内的灵力汇聚而出,形成一道八岐大蛇虚影,八岐大蛇那庞大身躯在湖泊上凝聚而出。

在见到这道虚影时,边上的夏洛蒂神色无比凝重道:“你居然用妖丹布置大阵,简直暴敛天物!”

边上的法斯特和斯卡拉,同样是神色凝重的盯着岛屿中心,猛然窜出的两道巨大光柱,随着这光柱接连着岛屿上的阵纹,恐怖的大阵开始在这岛屿上浮现,将他们包裹在其中。

在这大阵形成的瞬间,只见在火山口火麟驹的身影猛然呈现在面前,而在两道光柱中,两条由着灵力所刻画而成的鲤鱼,从光柱中游走出来!

整座岛屿几乎是被两只鲤鱼所遮掩,那遮天蔽日的身影让夏洛蒂三人无比凝重,脸上呈现出不好的预感,因为在这两条鲤鱼身上,他们同样发现其中隐藏的危机感,而且鲤鱼所携带的庞大灵力,已经超过元婴界限。

这一次搞不好,说不定他们三人就会留在这里,没有想到这家伙的底牌根本不是他们所幻想出来的法宝级别八尺琼勾玉。

而是面前这座极为恐怖的大阵,置身在大阵中的李文轩大笑道:“你们就好好尝尝我这至阴玄阳大阵的威力吧,玄阳起,至阴伏,阴阳流转,绞杀。”

伴随着李文轩的话语,两条阴阳鱼顿时融合交汇在一起,呈现出一道极为恐怖的太极图,这道太极图散发着强悍的气息。

太极图两点上,两条由着阴阳之气所幻化而出的巨龙猛然间向着夏洛蒂、法斯特、斯卡拉三人袭去,在这巨龙周身散发出来那极为恐怖的气息。火红色的巨龙身上,蜿蜒的蛇身,充斥着炽热气息,漆黑色的巨龙身上,同样散发好似冻结灵魂的至阴力量。

在这两条巨龙袭来的瞬间,只见在那一刻修为突破的斯卡拉,心中再也没有兴奋之色,有的不过是忌惮。

因为他们察觉到,要是他们不认真对待的话,或许他们就会陨落在这大阵中,要知道他们在这地球称霸这么久,唯一一个敢挑衅他们的金丹期修士,居然还带给他们危机感。

这一刻,夏洛蒂、法斯特、斯卡拉心中呈现出无比浓重的杀意,绝对要将他留在这里,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但是如何破开这至阴玄阳大阵取李文轩的性命,这却是他们现在所面临的难题,毕竟这座大阵的强悍,他们也是看在眼里。

就在两条巨龙袭来之时,在火山山脚下的所有人,望着在火山上所呈现出来的异兽,还有天空中遮天蔽日的巨龙,无比恐惧。

夏洛蒂深吸一口气,周身浮现出寒冰之力,只见她本来蔚蓝色的头发,变为雪白色,上面弥漫出极为恐怖的寒霜力量,在这股力量弥漫出来的瞬间,夏洛蒂缓慢伸手。

在他胸口一颗宝珠悬浮而起,在这颗宝珠的加持下,夏洛蒂周身的魔力大涨,夏洛蒂望着向他们袭来的巨龙,神色莫名的开口道:“冰雪领域!”

在那瞬间,在边上的法斯特、斯卡拉神色无比凝重,身影猛然倒退,在离开将近万米后,才是停下脚步!

看着周身所覆盖的冰霜,两人对视一眼,顿时苦笑。他们从来没有想到夏洛蒂居然还隐藏着如此恐怖的力量,但是交手这么久,都没有见她动用,显然动用这招或许会有极为严重的后遗症!

只见在夏洛蒂周身冰霜力量弥漫,万物随之冻结,就算是无形的风也是如此,而闯入这片空间内的阴阳龙,周身也是逐渐被冰霜所覆盖。

见此,李文轩神色凝重,没有想到还是小看他们了,特别是夏洛蒂居然隐藏这样的杀招,真的是给他一次次的惊喜!

不过也就这样罢了,只见这时李文轩拿着手中的八尺镜,随着八尺镜上面浮现出些许的金纹,李文轩的力量不断注入其中!

金纹的闪烁,只见被冻结在冰雪领域内的阴阳龙,这时再次动弹起来。其中恐怖的力量席卷,在这股力量下,阴阳龙直接破开冰霜的阻挡,再次张牙舞爪的向着夏洛蒂而去!

对此,夏洛蒂冰雪色的眼眸中,弥漫着绝对严霜:“冰霜风暴!”

伴随着这道冰冷的话语弥漫,顿时在着万米之内的领域,冰雪从虚空中衍生,这些冰雪携带着好似冻结一切的力量!

在这股冰雪覆盖下,不到片刻时间,只见阴阳龙,再次被冰封起来,而阴阳龙里面的几位恐怖的灵力也是随之冻结!

“砰!”

随着阴阳龙掉落在地上散为冰屑,顿时李文轩脸色难看,不过很快恢复原样。李文轩盯着面前的夏洛蒂,神色忌惮,驱动着手中的八尺镜,随着覆盖在岛屿上空的太极图开始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