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余拿着笔,在本子上开始记录着,同时高声喊唱道:“江霞,水木土三灵根,根骨四,为外门弟子,你站到左边来。”

江霞抹去泪光走到季余所指定的位置,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但是边上所有人神色羡慕的看着江霞,在江霞对面所站立的那几百道身影,同样是羡慕嫉妒恨。

毕竟他们六百人中也就出了江霞这么一个,几乎是1/600的概率,同样在后面排队的人影,也是在祈祷自己会是如同江霞般的幸运儿,能够加入天玄宗。

伴随着季余的喊唱,后面队伍有序向着测灵台排列走去,随着太阳逐渐西落,但是长队才过去一半的样子。

只见这时排在前面第一位的,是一位看似十五六岁的清秀少年,他望着测灵台上的身影,脸上浮现出振奋之色,同时心中也是忐忑不安。

季余望着面前的光柱,神色漠然开口道:“资质不够,下一批。”

随着季余开口后,只见测灵台上的百来人影,脸上浮现出落寞之色,但是队伍上的所有人都习以为常。

在他们离开后,少年跟随着人流走上测灵台,站立在一道光柱下,这道光柱在他观察中,出现有资质的修行人最多,希望能够沾到他们的运气。

虽然听起来颇为可笑,但是少年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随着测灵台的启动,在黝黑纹路闪烁着些许荧光。

一道暖流在少年身躯里窜动,虽然对于这暖流有些好奇,但是少年却紧盯着他面前的光柱,光柱没有浮现丝毫光辉。

而上面的刻痕停顿在一的行列,没有任何异动,少年看着边上其他人影,浮现出来的些许光辉,在那瞬间,心中充斥着绝望之色。

但是随着他的情绪引动,只见光柱上面的刻痕,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微微的开始颤动起来,这样细微的动静,被李文轩收入眼中,李文轩神色沉思,眼中浮现出有趣神色!

季余扫了一眼,指着少年边上的一名老者道:“你叫什么名字?”

老者神色十分激动,没有想到他都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有机会能够进入天玄宗:“大人,老朽名叫林涛!”

对此,季余念唱道:“林涛,木火双灵根,根骨五,进入天玄宗内门,你过去吧。”

林涛神色兴奋的看着面前缓慢消散的火焰色彩和碧绿光辉,最后向着左边那不过寥寥几十人的团队走去。

同样人群中也颇有骚动,因为他们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外门弟子,除却新来的林涛外,还有三名内门弟子!

虽然他们不知道,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之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差别?但是想来也清楚,入了内门,绝对不是他们这些外门弟子能比的。

但是他们却也没有任何想法,看着他们对面那成千上万脸上浮现悲愤之色的人影,就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很幸运了!

能够成为外门弟子,已经是有着幸运加成,然而在他们中某个外门弟子,却是神色难看的看着四人,他的目光注视着新来的林涛。

心中诽腹道,不过是个快入土的老头,为什么他就能够进入内门弟子的行列?这样的家伙,寿元都没有多少,浪费资源,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

随着这样的情绪在他心中回荡,李文轩扫了他们一眼,看着他们脸上呈现出来的表情,就是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李文轩神色漠然,宗门现在人数少,什么都收,但是等着宗门进入正轨后,肯定要清理一批人品不行的家伙,这些人绝对要剔除,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少年神色落寞的从测灵台走下,李文轩从看台上漂浮下来,看着面前少年,少年在阴影覆盖时抬起头来,眼中倒影着李文轩的身影。顿时少年陷入震惊,心中忐忑不安,他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事,为什么会引起宗主的注意。

边上的所有人同样想知道少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不同,居然能吸引宗主的注意,要知道宗主可是真正的仙人。

李文轩看着面前的少年,伸出手钳制着他的肩膀,神识探入其中,在少年体内就好似涌现出血海尸山般的恐怖杀意,在这杀意浮现的瞬间,李文轩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果然如此!”

伴随着细微的话语回荡,只见在边上的季余同样神色不知所措的看着李文轩道:“大人,这少年有什么不同吗!”

对此,李文轩笑道:“血杀神体,不错,你可为真传弟子,到那边去吧!”

说完,李文轩身影飞掠回到看台上,而这时少年神色惊喜,眼中呈现出不可思议的色彩,血杀神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不太清楚其中含义,但是他知道他能修行功法了,而且真传弟子从名字来看,就是属于得到玄天宗真传的弟子,地位绝对在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之上。

就在这少年走向左边群体时,季余拿着手中的本子,望着少年道:“你叫什么名字!”

对此,少年神色郑重的道:“季长老,小的名叫上官锋!”

季余在本子上记录下来,真传弟子上官锋血杀神体,虽然不太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体质,居然能够让李文轩侧目,还给了他真传弟子的名号,但是想来前程绝对远大。

季余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道:“好的,你过去吧!”

而再回到看台上的李文轩看着下面继续进行的测验神色漠然,在边上的郭风尘脸上带着一丝好奇,对李文轩问道:“血杀神体质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且所谓的根骨又是如何!”

对此,李文轩对郭风尘道:“在地球修仙讲究灵根、悟性、运气,但是你们还少了一样,那就是根骨,灵根的作用是让人感知到天地间浮动的灵气,而根骨的作用却表现在体质上代表着修行资质。”

对此,李文轩话语停顿片刻,看着郭风尘道:“至于这血杀神体,是天地间一种极为稀有的体质,每一种神体,都是天才般的人物。而且有着特别的长处,这血杀神体修行杀戮之道,事半功倍。”

就在李文轩开口的瞬间,郭风尘陷入沉思中,虽然他还是不太搞得清楚,不过也大概知道,对此,郭风尘望着面前血杀神体的少年—上官锋,他记住这名字了。

就在上官锋进入这阵营时,所有人都开始排斥上官锋,毕竟这可是真传弟子,要知道这一次天玄宗不过招收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现在突然冒出一个让宗主破例招收的真传弟子,如何让他们甘心。

对于宗主他们不敢埋怨,所以只能够将这怒火发泄到上官锋身上,当然他们也不敢做些什么,只不过冷对待罢了。

然而上官锋神色漠然的盘坐在地上,目光颇有深意的望着高台。同样在思考着血杀神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银月高升,只剩下寥寥数十道人影排队的队伍,已经是最后一批站在测灵台上,季余看着面前的众人,启动测灵台,最后神色漠然道:“不合格,此次,宗门大选到此结束。”

就在季凡开口的瞬间,在边上数十万人影眼中浮现出极为失望的色彩,而这是在测灵台左边,已经沾满几百道身影,季余拿着手中的本子念道:“此次宗门大选完美落幕,招收外门弟子两百十一名,内门弟子三十六名,真传弟子一名。”

而在看台上的李文轩望着下面那数十万的身影,脸上浮现出失望之色,这些人还是太少了,门槛高了?这时的他缓慢开口,细微的声音,却是宛如洪钟般传遍整座广场。人山人海的广场,顿时陷入寂静中。

“此次宗门大选,因为宗门初立的原因,所以将要求放低,五灵根者或者跟骨在二者,能够成为预备弟子,当然你们只是预备弟子,名义上不算玄天宗的宗门弟子。宗门不会发放太多的资源给你们,你们要为宗门做力所能及的事情,换取修行资源!愿意的话明天到这问仙台集合。”

同时李文轩的话语微微停顿,看着下面那些陷入高兴的人影,毕竟五灵根,或者根骨在二的人影,虽然不多,差不多是五六千人的样子!

这些人以后就是宗门的杂役,毕竟现在的宗门什么都没有建立,还要从头开始,这些都是需要依靠面前这些杂役弟子!

同时李文轩话语微微停顿:“至于你们剩下的人,明天一早,在这问仙台上,会出现刻画着修行功法的石碑,你们记下石碑上的功法来修行,如果能够筑基成功,那么你们也能够成为天玄宗的外门弟子。”

说完,李文轩手中剑光闪烁,没有再去理会下面喧闹的众人,剑光开始放大浮现在左边那几百道身影面前,李文轩对着他们缓慢的开口道:“天玄宗弟子上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