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着男子拳头砸来,李文轩面不改色,一只手掌随意的握拳挥出。

见状,那男子脸上顿时浮现一抹冷笑,但下一刻,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卡擦

一道骨骼破碎的清脆声响起,那男子抱着手臂嚎啕大叫。

刚刚他全力一拳,砸落在李文轩拳头之上,竟让他骨头破碎,他只如同这一拳,砸在了坚固的磐石之上一般。

而李文轩始终保持一拳轰出的模样,身影都未退后半步,就那样满脸天官赐福的笑容看向男子。

见状,另外两名男子表情也有些惊骇起来,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若不经风的少年,竟然会有如此实力。

但几人好歹也是特种兵出生,并没有被眼前的局势给吓到。

“小子去死”另外一名男子脸色低沉,怒吼之间从衣服中抽出一把匕首,脚步虚踏,向着李文轩刺来。

“太弱了。”李文轩淡淡摇头,在那男子手中匕首距离他不足一寸之时,李文轩忽然一脚踢出,直接将男子手中的匕首给踢飞。

在那男子目露惊骇之时,李文轩再次一脚踢向男子腹部,就如同踢小朋友一般,那男子猝不及防之下直接怪叫一声被踢飞数米之远,最终狠狠砸落在地,如同先前那名男子一般,捂着肚子哇哇大叫。

李文轩有些无奈,他真不知道该说这些家伙勇气可嘉呢,还是说这些家伙光不知天高地厚呢。

即便是一些修仙者也休想伤到他李文轩分毫,更何况这三个没有丝毫灵气的家伙,对付这些家伙,李文轩都感觉自己是在欺负小朋友,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你,你是什么怪物”

随着那一名男子的倒地,那最后一名男子终于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此时在望向李文轩,表情已经完全的变了。

男子浑身颤抖,瞥了一眼地上哀嚎不断如同死了爹妈般的两人,男子咕噜一声吞咽了一口唾沫,随即转身,撒丫子的拔腿就向着远处跑去。

现在这种情况,他能做的只有逃跑,毕竟李文轩能轻而易举的将他两名同伙操翻,那李文轩若是想要对付他还不是信手拈来。

但李文轩可不会眼睁睁看着那人逃跑。

只见李文轩嘴唇上扬,目光转动,忽然眼前一亮。

李文轩弯腰捡起一颗小石子,右手举起,眼睛微眯,瞄准男子之后忽然手中石子一甩。

石子很快,很准,也很狠,正中男子太阳穴,一击命中,被击中太阳穴,男子还没来得及发出一丝声响,就那样双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此时,随着三人的倒地,这么巨大的动静顿时吸引了不少人,这条街虽说人少,但也并不是没有人来往的。

此时不少人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的不轻,更有甚者已经拿出手机报警了。

李文轩拍拍手,随即便分别给吴峰和楚震渊打了一个电话,将关于这三人的事给两人讲述之后,便在原地等着。

不一会儿,警笛声由远到近的传来,随即只见一辆警车开着警灯行驶过来,在李文轩的身前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吴峰与楚震渊分别从车上下来,在他们之后,还有两名安全局的人也跟着下了车,来到了这三名男子身旁。

“这...”来到李文轩身旁,望着地上痛苦的三人,楚震渊眉头皱的更紧了,显然,电话中李文轩就将这件事分毫不差的与他讲过了,他自然知道这三人就是暗中尾随楚瑶的三人。

要知道在知道楚瑶被人尾随之后,他是有多么的担心,本来公司正在与一位客户谈生意,听见李文轩讲述之后生意也顾不得谈就直接前来了。

现在三人倒是被李文轩解决了,但若是今日楚瑶没有遇见李文轩呢,这后果楚震渊简直不敢想象。

“李文轩,这件事事关重大,希望你不要把今日发生之事告诉楚瑶小姐。”吴峰脸色同样也不好看,忽然对李文轩说道。

“这是自然,”李文轩点点头,他之所以选择等楚瑶离开之后再对这三人下手,自然是不想楚瑶知道这样的事。

“恩,张三李四,将这三人考起来,押汇局里审问,看看能不能审问出什么消息。”吴峰点点头,随即对着两名安全局人员吩咐一声。

随后三人就被考上手铐,押到了警车内。

“文轩同学,这次真是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这后果,我简直不敢想象啊。”思索片刻,楚震渊这才望向李文轩感激的说道。

“没事的,不过楚老板,你真的没有得罪什么人吗关于楚小姐这件事,实属蹊跷。”李文轩说道。

闻言,楚震渊眉头微皱,又低头思索片刻,最终无奈的苦笑一声:“关于得罪什么人,我无论事业也好还是在什么方面,都没有得罪什么人啊。”

“楚老板,我所说的得罪人,并不是要把人得罪死才算得罪。”李文轩意味深长的说道。

“并不是将人得罪死么...”听见李文轩这样说,楚震渊陷入了沉思,最终似乎是忽然间想到了什么,眼中竟然浮现出一抹怒意。

“这回真的多谢文轩你了,我先前忽然想到了什么,现在有些事要去确认一下,那我就先离开了。”楚震渊对李文轩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就那样急匆匆的上了警车,似乎是想到了可能加害楚瑶的幕后真凶。

“那既然这样,我也先走了,”见状,吴峰也对李文轩招呼一声,而后警车鸣笛,急速远去。

“哎,地球还是地球,尔虞我诈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望着逐渐远去的警车,李文轩摇头一笑,随即扫视了四周一眼,也打了一个车离去。

此时四周的一些人,望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警车,又看向打车远去的李文轩,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被水淹没。

尤其是街道旁一位面容猥琐的骚年,先前就是他打电话报的警,此时见警察来的快,去的也快,并且没有抓李文轩,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骚年那副一脸懵逼的表情,东看看西瞧瞧,仿佛可以看见他额头之上一连串的黑人问号。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