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柒作为后世标准的屌丝,与众多的上班族,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发工资的那天,总是没有太多的心情上班。

工资到手的时候,是非常喜悦的,因为过完了月末“艰苦”的日子,现在终于又可以潇洒几天,甚至,可以考虑请个一天假,其实心里根本没有想好,自己为什么要请这个假,等到休假的时候,将大部分的时间,浪费在了床上。

有了五千两的巨额收入之后,刘柒上进的激情就逊色了不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量了一个早上,然后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花这笔钱。

吃的?自从尝试了大宋的菜肴,刘柒并不觉得有啥可以打动自己的味觉。玩的?这时代的娱乐生活,贫民之间,就是饭后聚集在一起吹牛打屁,而富裕一些的,就是听听曲,聚聚会。又或者,就是将钱财送进赌场当中,嘶声力竭之后,清洁溜溜而出。

这些所谓的娱乐,对于刘柒来说,都不是自己喜欢的,其实说实话,作为半个宅男来说,本身所具有的娱乐精神就非常缺乏,踏青什么的不喜欢,健身什么的更是懒得去动,每天最频繁的生活,就是躺在床上,到处寻找一本还能看得过去的小说,尤其是当看见后世无节操的电视剧,羞辱了自己心中的神作之后,义愤填膺,决定重新回味一遍。

想到这些,刘柒就感觉后世都是美好的回忆。

年少不懂珍惜,回首已经老去。

刘柒没老,可是却已经回不到过去腐败的宅男生活。府里的藏书确实不少,但是翻来覆去,不是这个集注,就是那个文摘,经史子集之类的东西,刘柒是没有耐心整天的去看的,翻遍了藏书楼,刘柒悲哀的发现,别说金瓶梅之类的神书,就是某某秘史之类的书籍,都难以找到。

由此,刘柒苦恼的吐槽,你们的追求,难道就如此狭隘么?

“上班?夫君的意思,是与妾身一起去军营,做一个行军书记么?”

无聊透顶之后,刘柒终于选择了找事做,不就是军营嘛,好像谁没经过教官的折磨一样!一副决然赴死的模样,狠狠点头。

“好,妾身明日便带夫君一同前往。”

种须眉舒了一口气,然后皱了皱眉头,看着还在犹豫的刘柒。

“夫君这是?”

怀疑的眼神,以为刘柒刚答应又心生怯弱,想要反悔。

“呃,不是,刘柒还有件事情,想要请教夫人....”

“嗯?你我本是夫妻,夫君但说无妨。”

“哦,是这样的,后天,我要去一趟青楼....”

不知道为何,看见这个女人,刘柒总是觉得有些拘束,是因为她一直打自己身体的主意?还是因为她那强悍的武力?

估计都有一些吧。

所以,刘柒说出这话的时候,将心提到了胸口,他可还记得,上次从莳花馆出来,这个虎妞的霸气一击!

种须眉轻蹙着额头,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有些躲闪的刘柒,眼中微微浮现一点温和的笑意,不过,却又马上被她收束起来,轻轻点头。

“可以。”

“哦...诶?可以?”

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却又突然来了一个转折,大起大落的心情,让刘柒有些愕然。

“夫君以为须眉是那种被人诟病的醋坛子不成?男儿志在四方,合理的交际,总是不能缺少,妾身以前之所以反对,是因为妾身觉得,夫君尚且年幼....”

“啊...是...么....”

所以,你那一枪击碎青石板,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道理?

“不过,既然夫君既能与念奴大家合作,赚得诸多钱财,又能洁身自好,妾身若是再要阻拦,便是妾身不知妇人之道了...”

呃....洁身自好么....

刘柒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这个...夫人放心,刘柒当是一个正人君子....”

“嗯,妾身....放心得很呐....”

....

有了目标的生活自然是不一样,而且,想到立马就要去军卫了,心里还有点小小的期待,好奇大宋首席大将的麾下,到底该是如何神勇精锐。

其实说实话,大部分男儿的心中,还是有一个美好的军旅之梦的,军装,枪炮,坦克,飞机,这些对于大部分的男人,都有一些向往。至少,盲目的估计,后世的八零后,该是如此。

当然,大宋军旅之中没有这些,火器这种东西虽然已经发明,但是运用得不是很广泛。这个时代,最具有杀伤力的器械,大概就是大宋的神臂弩,还有发石机这些了。、

仁宗时期,大宋编纂了一部非常厉害的武学作品——《武经总要》。这部神作,几乎囊括了大宋整个体系的军事器械,从指挥到武器制作,甚至是这个武器的攻击范围,防守方法,都一一陈述。

两个“伟大”的文人,曾公亮和丁度,具有普通文人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喜欢宣扬自己的著作,一部如此重要的兵书,这两个家伙居然在成书之后,将之大力宣扬,害怕别国不知道大宋的武器,到底是如何个模样。

宣扬也就罢了,但是你将武器制作的过程得事无巨细的写出来,说得严重些,刘柒就觉得这种人应当挖坟鞭尸。

当然,这也是古代文人的一个特点,他们写东西,要求一个严谨,考究。于是乎,辽国的人知道大宋会使用木棍这种东西来对付他们的骑兵,西夏的人知道了大宋的神臂弩原来可以这样制作,而到了成吉思汗的手里,铜炮火药这种东西,就帮助他打开了莫斯科的城门!

不能说大宋的人不聪明,相反,大宋的繁华,是任何朝代都比不上的,大宋造出来的许多东西,延续几百年,都没人能够改变。

真正让大宋灭亡的,还是大宋的内斗。

所以,大宋之后,很多领导者,都信奉一句话,那就是攘外必先安内!

“嗨!大宋的江山,迟早要败亡在此等奸党的手中!狗才!仗着蔡贼在后,居然敢叫嚣老夫!气煞我也!”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