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账!”

周邦彦气得跳脚,手指连点,气急败坏的道:“这是哪儿,是大宋都城!你个混账居然在这儿使用火器?你是嫌自己脑袋在脖子上面呆久了是吧!”

“拿这拆墙不是更快?”

“更快?哈,更快的结果就是惊动周遭,吓得牲畜暴走,几十个大汉屁股尿流,几十个娘们儿光着屁股从房里跑出来?”

“白日宣淫,学生这是在教诲他们....”

“我呸!”

周邦彦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呼哧哈赤半天,找来一根棍子,对着刘柒的屁股上面就是一顿胖揍。

任济在一旁极其悠闲的抿着茶水,不时的朝一旁的土坑看一眼。

“行了,小子,我问你,这炼制火药的法子,是谁告诉你的?”

刘柒龇牙咧嘴的爬起来,屁股上面沾不得,哼唧哼唧的趴在那里,嘟囔道:“有什么的,武经总要上面说得清清楚楚,上次就跟您说了,曾公亮是一个混蛋。”

“哼,他是混蛋,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任济狠狠的瞪了刘柒一眼,放下茶杯,蹲身下来,说道:“这样的爆竹,你手里还有多少?”

“放了两个,就剩下一个了。本来想三个一起放的,后来怕出意外...”

“怕出意外?混账东西,这难道还不叫意外?”

周邦彦又是气得跳出来。

这辈子他还是第一次动用关系朝巡城卫要人,若非有那人帮忙,刘柒算是蹲大牢蹲定了!

“里面加了点东西,筛选了一下,没想到威力会增大这么多。我已经派人将周围驱逐了,那群白日宣淫的混蛋不信我,他们想看我的笑话,我也没有办法。

哦,还有,辽使已经答应了条件,他回去就会草拟国书,岁币可能只要那么一两万贯,然后还会给咱们相应价钱的战马。”

“嗯?”

周邦彦和任济对视一眼,一下子就忽略了刘柒带来的麻烦,两人齐齐看过来道:“果真?”

“废话!我费了这么大的气力,还挨了顿胖揍,他再不这样,我敢把剩下的那枚爆竹丢到驿馆去!”

刘柒小心的走过去,将剩下的一枚爆竹仔细放好,然后慎重的交给一个任济带来的脸色发白的家伙。

“不过这只是前奏,真正的国书,估计还要您二位奏明圣上,派一个得力之人,亲自去一趟辽国。那时候如何谈判,就看派去之人的本事了。若是足够,我估计啊,燕云十六州能暂时拿回来那么几个。辽国如今急需一批军饷来讨伐金人,咱们可以拿这笔钱财来购买燕云,辽人只要不傻,应该不会拒绝,只要咱们别要价太狠了。”

国事谈判与商业谈判都差不多的道理,就是看双方出示的条件是否等价,然后摸准对方的心里底价。

辽国与大宋如今是合则两利,分则两害,不过辽国的国情更加严重,所以大宋拥有讨价还价的资本。

任济蹙着眉头凝想了半天,然后展颜一笑,道:“你小子为何不去?若是办成,这可是真正的大功劳。”

“功劳是要有命去享受的,小子今年才十四,家里又是一根独苗,老刘家,老种家,可是都等着我传宗接代,我可得好好珍惜。诶?听说圣上最近准备为帝姬选婿,老周,老任,你们说我这样风流倜傥又聪明伶俐的大好青年,是不是可以前去竞争一下啊?听说,茂德帝姬天香国色....”

“滚!”

任济脸色铁青,对着刘柒的屁股就是一脚,刘柒一下子蹦得老高,嘴歪眼斜的非常不满。

周邦彦憋得没法看了,最后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任济也是不由得莞尔,没好气的看了刘柒一眼道:“不许说胡话,帝姬是皇家子女,如何能嫁给你这样一个入赘女婿?除非,你小子休了种须眉,单独开府。”

“那还是算了。”

刘柒撇嘴,顿了一下,又微微侧头过去看着任济道:“诶,我很好奇啊,周夫子是大晟府乐司,能接近圣上属于正常,您又是什么职位?好像对皇宫之事很清楚似的。”

“呃?...呵呵。”

任济莫名一笑,然后撒开折扇,一副骚包的模样道:“龙图阁大学生,任济!如何?”

“牛逼!”

刘柒拱手拜服。

三人正说话间,门外突然吵闹起来,刘柒一顿,然后瘸着个腿,向外走去,走到门口,胡归正好准备过来禀报。

“姑爷,是蔡家的四子蔡绦,说是听到异响,特来查看。”

“蔡绦?他又不属于巡城司,更不属于汴京县衙,他有什么资格?”

刘柒踏步而出,就看见一身雪白儒衫的蔡绦站在门外,样子甚是嚣张。

“这汴梁城中,我从未听说过有我蔡家不能管的事情!让你们那个无能的小姑爷出来!蔡绦有事要吩咐于他!”

刘柒一怔,随后挥袖步出大门,道:“哈,刘柒痴长十四岁,还未见过如此猖狂之人!阁下,是来寻我吗?”

“嗯?”

蔡绦一愣。

“你在跟我说话?”

“门外无人否?混账,胡归,既然不够几声狗吠,赶走即可,叽叽喳喳的唤我做什么!”

胡归一愣,随后满脸喜悦,姑爷如此强势,正是合他们将门作风!这时候,哪里还管面前之人是谁,大喝一声道:“是!姑爷教训的是!来人,驱狗!”

蔡绦脸色一变,随后满面怒色道:“刘柒,你果真狂得可以啊!你是不想活了?”

“活?天下谁不想活?我想不想活,自然由我决定,圣上仁慈,从不乱杀,请问阁下,刘柒何罪,能让汝等宵小,说出此等狂言!轻言杀孽,你又将圣上的仁慈置于何地?此等不尊圣上之言,蔡绦,你可知罪!”

刘柒一扫儒雅,出奇的狂妄。

门后的任济脸色莫名,周邦彦低声说着什么。

蔡绦脸上更怒,然后笑得更加张狂,道:“好啊好,刘柒,你可以的啊,你有种!从我蔡绦出生,天下敢如此对我蔡家者,从未有过!”

“蔡家?哈,莫非是那个著名的墙头草家族?”

“嗯?”

“哈,你还年轻,估计没有听过,据说啊,以前蔡京还是小吏的时候,先是迎逢新党,后见新党倒了,又立马转向旧党,如此新旧之间转换,又到处阿谀奉承,再加上圣上仁慈,倒是让蔡京位居人臣了!如此人臣,你说,不是墙头草,又是什么?”

刘柒侃侃而谈,蔡绦脸上铁青一片,手指都在颤抖不已。

“放肆!”

“放肆?哈,你还没见到我真正的放肆样子呢!蔡绦,今日本公子心情好,放你一马,滚吧,若是执迷不悟,当乱棍打出!”

刘柒话音落,胡归等人齐齐站出,木制马槊一抖,威势凌凌!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