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若非此子志不在文,老夫岂能便宜了你?如今朝堂乌烟瘴气的,你想要靖平天下,剪除蔡京等人,这小子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助力。”

周邦彦没好气的嘟囔一声。

郑居中也不在意,笑呵呵的说道:“你若后悔,尽可抢回去。”

周邦彦不再说话。

郑居中想了想说道:“以新法练兵,以新武配给,以新技教人,小子,你的学院,是准备以变法之态,彻底革新?汝当知介甫先生天纵之才,亦以失败告终,你难道自觉比之更高一筹?”

刘柒顿了一下,思量一会儿,说道:“王文公新法若能真正执行开来,大宋当强也。”

郑居中愣道:“这么说来,你是新党?”

刘柒摇头道:“刘柒都不属于,刘柒师承繁杂,集诸子百家,若真要分一个派系,刘柒或许可称之为一个匠人。”

“嗯?”

郑居中微微一笑,抿了口茶。

“匠人?”

刘柒点点头道:“不错,匠人,刘柒喜欢这样身份,匠者,百器之祖也,人善利器,则百业当兴。至于其他的,无论战阵之道,又或者是儒门学识,刘柒或许都只是略懂皮毛,成不了大儒,成不了军神,刘柒只愿以自身所学的奇淫技巧,为我大宋寻找一条最新的道路。”

郑居中缓缓的拈须点头,嗯了一声之后,长久不语。

周邦彦在旁边笑道:“无论是什么,利于大宋,便是好的,执着于其他做什么。”

郑居中莞尔道:“的确,是老夫执迷了。”

崔念奴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子,在刘柒他们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从不插嘴,或奉茶,或弹琴,有时候或许会选择在花园里走几步散心。

郑居中与周邦彦不同,他不喜欢莳花馆这样的烟花之地长呆,问完了自己的事情,他就选择离开了。

刘柒恭敬的送人离开之后,再次回到院子里,周邦彦也已经不在这里了。

站在窗前,刘柒心思莫名。

蔡家在蔡绦前来招揽之后,就选择不再出击。学院周围虽然仍有人前来捣乱,但是已经非常之少,其余的,好像也没有针对自己的行动。

这是一个不好的讯号。

刘柒不怕别人堂而皇之的针对自己,但却害怕这种无形的捧杀。

顺利的接近皇帝,甚至如今已经承接重大任务,诗词的水平已经被人吹捧到了首屈一指的境界,而如今,连郑居中这样的大人物,都主动前来寻找自己。

刘柒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感觉周身有无穷的人影环伺,他们都在等待自己出错,或者说,等待自己膨胀。

大宋的天下是黄袍加身得来,太祖杯酒释兵权,剪除了大将的权利,文人的唇枪舌战,更是将武将的境遇推到了极其可怜而尴尬的地步,刘柒堂而皇之的建造儒将书院,居然没有人弹劾?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现象,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讯号。

杀一个武将,根本不需要多少罪名,一句拥兵自重,欲图谋反,就可以将一个武将从巅峰打入谷底。

刀尖上跳舞实在危险啊,但是自己好像没有别的选择。

时间不由人,眼看着距离那个悲惨的时间越来越近,刘柒的血液就越来越躁动。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啊!

刘柒长长的叹气一口,然后一拳头砸在桌子之上。

很疼!

崔念奴嗔怪的瞧了一眼刘柒,拿来干净的纱布,刘柒摆手拒绝。

“阿姐,你可有南方的人脉?”

“嗯?倒是有几个江南的商贾,柒郎想要如何?”

“....若是可以,准备好吧,北方的形势不容乐观,一个不好就将万劫不复,天有不测风云,多一份准备,多一份保险。”

“嗯.....”

崔念奴听话的点头,随后笑了笑道:“行了,眼下不是还能调节嘛,阿姐相信你的能力,北上必能争功,而且官家支持书院,真到了那地步,相信柒郎也能力挽狂澜。”

刘柒苦笑摇头道:“官家支持的人不少,大宋的朝堂就是一个戏台,我方唱罢你登场,刘柒的这场戏能唱多久谁又知道?

如今的刘柒,不过是别人手里的一颗棋子,人家指哪儿,刘柒就得下到哪儿。”

崔念奴皱眉道:“那书院呢?修建的房子呢?”

刘柒哂笑道:“很平和是吧,别人都不来针对。阿姐,这只是表象啊,插秧育苗,谁会在意?但是一旦果子成熟,打主意的人可就不少啦,房子才赚了二十万贯,一群人已经眼红得不行,若是继续呢?看见了房子的前景,他们自然也期待书院的发展,刘柒敢保证,一旦书院的名气得到证明,到时候就是蜂拥而至的强盗!到时候,刘柒如何自保啊....”

有些颓然的摇头。

崔念奴黯然低头,思衬了半天道:“若是这时候交出去呢?”

“交出去?谁会接手?刘柒是一个徘徊在权利之外的小人物,所以他们相安无事,乐意见着我如同跳梁小丑一般的欢乐,但是谁若是这时候接手,就会成为别人疯狂打击的目标,天下没有傻子啊,朝堂里一群老狐狸都是成了精的,这时候,我就算是想放手,他们都不会让我得逞!

嘿,到底是太年轻了啊,可惜,我明白得有些晚了,已经入局,便身不由己!

不过,你也别担心,未到终盘,谁也不敢轻言胜负,惹恼了我,大家鱼死网破,谁又怕得谁来?!”

心里一横,刘柒一捏拳头,已经决定,宋江这些人,自己定要好好掌握,这将会是自己隐形的底牌!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啊啊啊....”

吊着稚嫩的嗓子,刘柒唱得歪歪扭扭的,崔念奴在慵懒的将脑袋压在双手之上,吃吃的甜笑,小蛮嘻嘻哈哈的笑得前俯后仰。

酒到酣畅处,刘柒一摔酒壶,哈哈狂笑,目光迷离,举剑四顾,长啸一声:“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