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府内,种师道与刘柒相对而坐。

一副巨大的军事地图,横在两人当中。

“辽,金,西夏,三族皆为我大宋之祸患,一纸合约束缚不了野心家的行动,实力才是立国之根本。你创办天工书院的初衷是好的,但是路途崎岖,你将要面对的,不仅仅是来自文人学士的问罪,更要面临当今将门的不满,利益的掌握者,不会如此轻易让你侵吞他们的果实,要成事,杀伐立威才是正确的道路。所以,辽地一行,你非去不可。不用害怕,我会派人保护于你,只要你有苏秦的本事,该当无碍!”

“苏秦?岳祖你抬举小子了。去辽地可以,我也自信有本事能够平安归来。不过,那都是后话,眼下最急切的,当属河北剧贼,还有江南的祸患。”

“嗯?江南祸患?”

“不错,您看这天气,连日阴霾,分明是有大雨的前兆,高俅等人在金明池摇旗呐喊,准备赛龙舟一博圣上欢喜,却不知天将大雨,届时别说赛龙舟,就是那些准备投江的粽子,估计也会遭人哄抢。

京师一旦发生水患,那些隐藏在暗中的乱党,必然会趁机鼓动人心,在京师他们不敢,但若将地点换成同样身受水患的江南等地,那就大大不同了。百姓本就深受花岗岩之苦,再加上水患冲击,人在绝望之下,是不会害怕所谓的谋反罪名的。

大雨往往会带来灾难,陈胜吴广借雨反秦,岳祖认为江南会没有此等草莽豪杰么?

忧国忧民,开疆扩土的前提是咱们手中拥有筹码,以前高俅死死攥住手中禁军权利,而如今,咱们的机会到了,三场祸事,一为金辽边疆之争,二为河北草莽之乱,这第三,咱们就等着江南的躁动。

利用别人的生死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行为虽然可耻了一些,但是在如今的大前提之下,这些阶梯,咱们不借用,别人也同样会用得毫不犹豫。

所以,我准备先下河北剧贼,再灭江南祸患,等花岗岩之事消弭,再谈边疆之争,徐徐图之,大宋总会强大起来的。

而如今,咱们最主要的,还是捞钱。岳祖啊,钱是一切罪恶之源,是人欲望的开始。圣要是一个喜钱财,喜欢享受的君王啊,咱们身为臣子,有时候需要换一个角度,既然劝谏无用,为何不顺势而为?若是圣上手中握有亿万贯的钱财,他还会继续吝惜区区三百万贯的军费么?”

刘柒对种师道说的毫不保留,交人交心,对真正能帮到自己的,就要真心以待。否则,孤家寡人,注定失道而亡。【~…爱奇文学www.i7wx.com !~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人是群居动物,尤其是在华夏这片疆土之上,几千年的处事文化,造就了这些独特的风格。

并非人人都想要卑躬屈膝,阿谀奉承,而是时事所迫,为了生存,为何不稍微弯曲一下你的膝盖?

大丈夫能屈能伸,刘柒觉得这句话实在是太过经典,文人就是如此优雅,能将一切正义与不正义,都拿出一个合理而高大的解释。

刘柒很喜欢文人。

因为文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登上青楼,畅谈风月,而其他人却只能眼巴巴的羡慕。

就比如说,眼前的金人。

刘柒从他们嘎嘎的笑声当中,听出了他们对南国的羡慕。

当然,还有他们的野心!

不要和手拿刀剑的人谈和约,和约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胜利者用来掠夺他人时候而产生的表面正义之词。

“宋国特使好不风雅,莳花馆的佳丽果然是人间绝色!特使盛情款待,完颜破必然上禀国主,表达两国友谊之心!”

完颜破非常豪爽,就是豪爽的有些过分了,身上浓厚冲人的异味,让服务行业中翘楚的莳花馆小姐姐也有些应对不过来。

刘柒拿着折扇轻轻拍了拍额头,随即将完颜破身边的女子唤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女子就脸色一喜,然后进入了内阁。

刘柒洒开折扇微微一笑道:“贵使千里迢迢,为宋金两国友谊而来,刘柒怎敢轻慢,我国圣上特意交代刘柒,要好好款待贵使,以期来日两国互助,共襄盛举。”

“哈哈,好说好说,眼下我大金雄兵枕戈待发,只要两国和约拟定,大金铁骑必然立马南下,就如先前使者马植所言,燕云十六州归你们大宋,而你们给辽国的岁币...”

“诶?..贵使何必着急,贵使远道而来,刘柒作为东道主,在这为贵使接风洗尘的宴会之上,谈论那些铜臭之物,不免坏了贵使的雅兴不是?莳花馆乃我大宋汴京的著名青楼,楼中佳丽皆为一时美人...哎呀,这酒喝多了,就容易上头,如今头晕眼花,肚子憋胀,实在不是谈论他事的时候,贵使,刘柒抱歉了,小弟弟有些憋不住了啊,需要去小解一下。”

刘柒邪魅的挑挑眉毛。

完颜破凝眉一皱:“嗯?小解一下?”

随即完颜破反应过来,哈哈大笑道:“对对对,特使这一说,我也是胀得很呐,小解一下,哈哈,一起啊?”

“哦,不了不了,完颜贵使一身武艺,惊呆世人,想必武器也是热情雄壮,刘柒是一介书生,还是不看的好。”

刘柒脸色一黑,完颜破再次哈哈大笑。

刘柒拍了拍手,方才进去的姬女,已经引了四个模样尚可的女子进入。

完颜破双眼一亮,双手直上将人抱入怀里,还不忘跟刘柒挑挑眼色,证明自己的威猛。

刘柒拱手送行,侍女小蛮垫着小叫偷偷趴在门缝边上偷看。

“小相公,莳花馆对侍女要求严格,高句丽过来的女子又少,寻遍了莳花馆,也就只有这四人。不过,还有一些姿色差一点的倭国女子,可否一起送去驿馆?”

“哈,自然是好的。”

“嘿嘿,小相公你真好,虽说入青楼都是为了生存没有办法,可是姐姐们的心里还是期望着接待的人都是小相公您这样的文雅之人的,那些蛮人粗粗鲁鲁,还一股子怪味,诶呀,真是难看死了!”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