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柒啊,家里钱够用了,别老是给家里寄钱,你呀,把钱攒起来,这么大年纪了,该娶一个媳妇儿了。我与你爸去银行看了一下,这些年你寄回来的钱啊,差不多有三四十万了,咱们两老的再添点,过年的时候啊,带个媳妇儿回来,好不好?”

“嗳,我知道,您二老放心,那就这样了,公司里还忙着呢。”

电话挂断,刘柒怔了一会儿,然后笑笑,将手机踹进裤兜。

娶老婆,哪里有这么简单的啊,三四十万,看起来不少,真要娶媳妇,啧啧...

当然,也并非真娶不到,但是刘柒不愿意将就,一个人找另外一个人过一辈子,总需要对口,若是只为繁衍,那又有个什么意思。

况且,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孤儿,也谈不上传宗接代,养父养母的年纪都一大把了,寄回去的钱,给他们养老还行,娶媳妇,算了吧,一个人,怎么样不是一辈子,何必需要那么执着?

刘柒哂笑一下摇头。

正要继续码字,突然,裤兜里的手机一震。

“大作家,在做什么啊?”

君不见愕然,摇头一笑。

“没什么,五一放假,家里宅着,码点小字,挣点零花。”

看见这话语,刘柒心里很是舒服。

一个自己从懵懂的少年开始喜欢的女孩儿,六年的同桌,可是,她家里条件好,自己从来没有勇气对她说一句我喜欢你。

“哟哟,大作家谦虚啊,没安排的话,来一趟长沙呗,我请你喝酒。”

“嗯?”

刘柒心里一愣。

“小竹子遇到什么开心的事情了?”

“嗯啦,我五一结婚....”

铮——

心里一根弦突然弹了一下,震得浑身茫然,不知道如何回复。

“怎么?有安排了?不是吧,六年的同桌情谊你都不来啊!”

“....”

“来,肯定来。”

挂掉了视频,刘柒浑身失落,茫然无措。

可是,有用么?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自己没有本事去守护,她寻找到了好的归宿,你又失落什么?

刘柒自嘲的笑着站起,打开衣柜,翻找了许久,才从里面找出来一身算是体面的西装。

汽车在公路上飞速的奔驰,刘柒失神的看着手机,里面除了无数的一些杂七杂八的诗词歌赋,还有乱七八糟的产品图纸,就是几张她的照片。

“哇,你好那个啊,居然偷偷下载我的照片!嘁,都几年前的。”

“呵,没办法,没有女朋友,总要个人装点下手机的门面,别人看见了,我也可以吹牛这是我女朋友是吧,反正我那些朋友又不认识你。”

“啊哈,你这居心不良的家伙,不行不行,那你得付肖像费,我这么青春靓丽的大姑娘,怎么着也得嗯嗯,我想想啊,反正不能亏了我!”

“行行,你选地方吧,一个瘦竹竿儿,能吃多少啊。”

“嘁,小看我了不是?不过,看在你这么识趣的份上呢,本姑娘免费送你几张好看的,嗳,来张合照?”

“别别,装点下门面可以,合照算了,我这样往手机上一放,那我的终身大事不就真的黄了?”

“黄就黄了,快点快点,哎呀,猪一样,照得这么难看呐,你看看你,哈哈,傻胖傻胖的!”

“这算好的了...”

回忆总是美好的,手停在编辑栏上面,只要打个小勾,点个删除,这些回忆,是否就能全部消失了?

手指有些僵硬,有些颤抖。最终,咬一咬牙,正要去点确认。

突然,

砰——

一声巨响,一个巨震。

....

时事新闻报道,一辆有杭州开往长沙的大巴,因司机疲劳驾驶,撞上护栏。据悉,车内一共四十三名乘客,幸运的是,乘客基本安全,只是,有一扇车窗碎裂,而坐在车窗旁边的那位乘客,被甩出车窗,目前下落不明,警方正在加紧寻找....

....

“青山幽幽深谷客,玄衣飘飘仙者徒,红尘拂落身外事,白首读尽人间书....”

暮落晚霞,山水悠悠,一派祥和之景。

渔舟唱晚,余音袅袅,真是人间美色。

只是,波光粼粼的江水,映照的人,却是孤独而茫然。

陌生的时间,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

醒来之后,一切都如此陌生。

“你猜小姑爷今天要在这里呆多久?”

“不用说,还是一样,踏着城门落匙的一刻进城呗。自从上次小姑爷被那从天而降的奇怪东西砸中了脑袋之后,天天如此,人家都说,小姑爷这是魔怔了。现在外面疯传,一代将门种家,杀戮太盛,有违圣人之道,是上天降下这等惩罚!”

“呸!屁的天谴,咱们种家世代忠良,如今奸佞当道,皇帝居然下旨,让咱们家娘子与他家那纨绔子弟成亲,说什么将相和,逼得家里没办法,只能让小娘子假托幼时病恙,许下了撞天婚誓言,狗日的蔡家居然又来捣乱,这绣球落谁怀里不好,偏偏落这小子的手里!”

“也是,十八岁的娘子,嫁给十四岁的少年,本来就受人诟病闲话了,现在倒好,一砖头砸成了傻子。嗨,这贼老天,真不给人一条活路不成!”

“呸!说什么呢!这话被人听去了,将爷也保不住你!傻子也好,咱们将门,也没想着靠这人如何争气,就当他来为种家延续香火了!”

“可是!”

“行了,别说了,小姑爷过来了。”

....

北宋,徽宗,宣和元年。

将门种家家臣,刘氏遗孤,刘柒。

从小体弱,习文不成,习武不就,性子软弱,而且,沉默寡言。

撞天婚与种家独女种须眉成亲。

年仅十四。

刘柒长长的呼了口气,这个身份,实在不比前世好上什么啊。

来到大宋已经将近半月光景,对去后世,对于今生,他于今日,算是彻底划下分解之线。

人永远不可能活在回忆里,路,总是要往前走的。

上苍以这种方式,将自己带到大宋,其实也是好的,至少,后世的种种,自己终于可以不用再去面对。

小竹子,刘柒于大宋年月,为近千年之后的你祈福,望你一生幸福。

心中默念,然后,将手机按下关闭。

这是这个世上,自己对于后世唯一的念想,坏了,就没地方可修,无论是太阳能充电板坏了,还是手机坏了,这两样东西都将化为一堆废铁。

仔细的用绢布包好,又用檀木盒子装上,挂上锁,放入枕头底下。

“姑爷,娘子军营点卯回来了,邀您一起进餐。”

“哦....”

随意的答了一句,对着铜镜照了一下,总要熟悉一下自己的样子,目前看来,还算不错,这幅尊容,放在后世,估计能称为小鲜肉。

马放南山的种家,过得并不算多么富足,种师道常年隐居终南山,若不是因为孙女种须眉的事情,估计不会出来。

其实也是,种家满门忠烈,若说小说里的杨家将凄惨,估计种师道这里,会比那个更加悲剧,满门儿郎,如今战死得只剩下种师道,还有独孙女种须眉。

于此,种师道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关心官场之间的尔虞我诈。

甚至,连这个家,他都已经懒得管理,六十九岁的高龄,他已经看淡了太多东西。

“夫君....”

一声夫君,将刘柒从凝神当中唤回,怔了一下,然后有模有样的同样回礼。

种须眉虽然不喜欢自己,但是良好的家教,让她绝对不会在这些事情上面失了礼数。况且,她已经认命。

她虽然每日去军营点卯,但是,无论她如何努力,无论她武力如何出众,她终究是一个女子,为种家证名,哎...

一声暗叹,种须眉与刘柒相对坐下。

“夫君今日又去河边了?可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

虽然面前的少年,还带着稚气,也带着一点呆气,但是作为妻子,种须眉还是表现得很是合格,吃完了饭,她总会挑一些有的没的问上两句。这样,既会让祖父放心,也会让家里的其他人放心。

“唔,还好,有只抓渔的小鸟,被鱼儿咬了脚,不慎落水,扑腾了好久....”

“然后呢?”

“然后,他就认命了。”

“嗯?”

种须眉疑惑,这还是这个小夫君,第一次这样说话,她侧眉看了刘柒许久,笑了笑。

“夫君为何不去救它?”

“救不了啊,小鸟有翅膀,都逃脱不了,我却是什么都没有。”

“哦?夫君真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

“呵,夫君未曾下水试探,为什么知道自己什么都没有?”

“水太深啊,害怕....”

说完,刘柒站起身来,行了一礼,准备回到自己的卧房。

人不要将自己当做救世主,因为你反穿裤衩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别人只会骂你神经病。而你自己,其实也正是如此。

尤其是,面对带有牺牲光环的种家,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远远躲开。

“等等,夫君,你我既然已是夫妻,那....”

果然来了么?

延续香火的种子啊....

刘柒怔在原地,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转过身来,微微一笑。

“我还小....”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