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宁静的巷道,宋江笑容满面的,刘柒怎么也没想到,上次自己随意叫了句公明师兄,居然真的就应验了。

“哈,宋兄估计是弄错了,刘柒找的是财神赵公明,并非呼保义宋公明啊。”

“嗯?想不到小相公连宋某的这个绰号都知道?看来,师师娘子所言不差,小相公真乃神人也。”

宋江错愕之后,拱手赞道。

刘柒更是睁大了双眼。

“这....”

水浒传害死人呐!

眼下对面三个草莽英武之辈,而自己这边就胡归,燕回,再加上自己这个半残废,掂量了半天,好像胜算实在不大,而且一旦真正冲突起来,以他们这些杀人劫财之辈,刘柒觉得自己的小命实在是危险。

好奇害死猫!

为什么要让崔念奴注意他们三人呢!

刘柒苦恼的捏了捏额头,暗中将背后的燕翅弩拿在手里,转了转心思,说道:“公明兄谬赞,明人不说暗话,请问公明兄,这么晚了,特意来寻小弟,所谓何事?”

宋江笑着拱手道:“小相公以为呢?”

刘柒摇头,宋江朗笑一声又道:“若我说是想要邀请小相公做我的军师,共襄盛举,小相公会如何回答?”

刘柒眼睛微微一缩,随后也是干笑一声说道:“宋兄说笑了,小子何德何能,能居军师之位。”

宋江缓缓摇头道:“不,目前看来,小相公是再合适不过了,小相公不仅深谙军阵之理,更懂得军械之道,兼之小相公又得奇门之法,有生财之能,如此人物,不为军师,那天下就再也没有人能居此位了。”

刘柒一怔,手微微紧了紧燕翅弩,只要对面的家伙一个不小心,他就准备将手里的弩箭射出去!

不管如何,要自己现在落草为寇,他是绝对是不会去做的。即使要走上一条谋反的道路,也不是这样没有一丝资本的去赌,至少,自己手里要有相当的筹码,才能拥有合作的先天条件。而如今的刘柒,还未满足。

狡兔死走狗烹,自古以来,为别人打天下的初代臣子,没有几个有好下场。

尤其是宋江,天知道他是不是和小说里面一样的个性。

刘柒戒备的时候,宋江却是微旋手里的腰刀,负于身后,双手张开,说道:“小相公不必如此戒备,袖子里的手若出汗太多,容易误伤。”

刘柒愕然,飒然一笑道:“好眼力,不过我习惯了如此,况且,你我的情义,还到不了坦诚相待的地步,谈条件总要有个防备,这样对于你我,皆有好处。

人人称赞的好人,也可能会铤而走险,布衣一怒,血溅五步,刘柒还年轻,不想死的过早,更不想自己成为别人要挟的把柄。”

宋江点头赞同道:“世事艰险,人心莫测,小相公的做法无可厚非。好,既然小相公如此爽快,宋江也不多耽搁了,此次前来,一是为了想与小相公见上一面,第二嘛,小相公既然通晓道玄之理,还请小相公为宋江算上一卦,我家兄弟的道路,到底如何?宋江一人死则死矣,不可连累手下的弟兄,故此,还请小相公指点一条明路。”

宋江深深的鞠躬。

刘柒观他的脸色,实在不像作假,考虑了一下之后,刘柒说道:“公明兄是想要富贵荣华?”

宋江脸色一正道:“富贵荣华于我等没有太大作用,之所以愤然起义,不过是实在看不惯天下奸党的倒行逆施,行的是劫富济贫的侠义之事。”

刘柒颔首,拱手致歉,随后又道:“既然如此,我劝您啊,还是莫要再聚集他人,您该知道,咱们大宋的国策,是宽外严内,即使辽国铁骑扣边,当今圣上首先考虑的,还是将你们这些所谓乱党一网打尽。

三十六人,暗中隐藏起来杀杀恶官还行,目标小,没有负担,容易转移,你们去攻打城池,手下反而成了你们的累赘。

常言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战友,所以,如果你不想挑战至尊之位,还是偃旗息鼓吧。”

宋江愣道:“如此说来,卦象不利?”

刘柒含笑道:“非是不利,而是大凶!强行为之,必然身陷囹圄。”

“当真?”

“刘柒指天发誓。”

“....”

宋江怔在原地,脸色不断变换,半晌之后,踟蹰道:“可是如今我兄弟三十六人,皆为官府通缉要犯,即使要退,又能退去哪里?”

刘柒莞尔一笑道:“宋兄能杀贪官,难道就不能利用贪官?大山大泽之中,草莽何其之多,官府每年从山野里抓来的野人难道少了?官员最是注重户籍数量,以宋兄的手段,弄来几张其他的户籍文书,该不是难事吧?

更何况,不久之后,相信朝廷的目标就不会再着重放在宋兄等人身上了,这些日子,我观星测运,南方有荧惑现世,当有一场大乱!

宋兄只要瞧准时机,果敢抽身,相信天下之大,能为难宋兄三十六人者,怕是不多吧。”

“大乱?”

“嗯,大乱!”

“什么大乱?”

“哈,天机不可露,宋兄若是不信,尽管耐心等待就是,最迟不超过腊月,当有变局!”

刘柒自信的侃侃而谈。

宋江不断凝眉,道门玄学在他们的眼中分量实在不轻,尤其是宋江还见证了刘柒的诸多传奇之后,他就更加觉得眼前的少年高深莫测。

想了半天之后,宋江突然一笑,然后再次躬身行礼道:“多谢小相公,今日叨扰了,还望小相公莫怪,来日宋江必然有谢礼奉上。”

刘柒随意摆手,然后在燕回和胡归的护佑之下,从三人中间穿过,镇定的向着将军府走去。

宋江长长的吐了口气,嘴里含了只哨子,啾啾几声,周围窸窸窣窣的几下响动,显然,在这周围,宋江又布置了不知道多少人马。

“大哥,您真信这黄口少年?”

“加亮啊,莫欺年少,有大本事的人,你不妨将自己的眼光抬高几等去观看于他,一个以十四岁年纪而安然游走于皇帝身边的人,能没有几分真本事?你真当皇帝是脓包不成!”

“大哥教训的是,那皇帝还刺杀吗?”

“不成了,皇帝身边的人防范得太过严密,我们根本没有机会动手。总归是为了弟兄们寻找一条出路,既然有人给咱们指了一条道路,那咱们何不试着走一走?”

“可是?”

“嗨...相信他,总归对咱们没有坏处的,不过是多了一个选择而已。更何况,既然这注意是他出的,加亮,你觉得,为兄会让此子这么轻松的置身于外?若是他所言真的实现,嘿嘿,咱们何必选择去江南,我相信,这个喜欢钻营的小子,还是很喜欢与人合作的。”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