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父皇也是人,为何不会有错?东宫的幕僚就曾经跟我说过,花岗岩荼毒天下,早该取缔,这..”

小赵桓一脸正气。

刘柒看了半天,这还是那个历史上传说的二货皇帝?兄台,你莫非也是穿越而来的?

刘柒打量了他半天,叹了口气,说道:“殿下,我觉得你该将那个人砍了脑袋!”

“嗯?这是为何?难道先生说的不对?”

“话虽不错,但人活在世上,很多时候说实话会害死人的。刘柒心思纯净,不会大嘴巴的将殿下刚才所言传出去,但是若是外人听见,必然会上书弹劾,殿下身为太子之尊,怎能轻言圣上?这是大忌!”

“哦,这样啊...好吧,就依你,来人啊,将这女的拉出去砍了!”

赵桓一句话不对,就伸着有些婴儿肥的手指指着梁红玉,诚实小白兔一下子就成了邪恶大灰狼。

刘柒愕然,随后连连摆手道:“等等,殿下这是为何?”

“你不是说这话不能传出去么?你我能信任,那她呢?还是保险点好,这也是先生教我的。”

“我靠!”

刘柒差点一个跟头栽倒过去。

“你家先生是谁?”

赵桓飒然一笑道:“哈,起居郎李纲李伯纪!”

....

李纲一身正气的站在东宫院子当中,一手负身后,一手拿书册。

“少年郎有才当为谦逊,更当多读圣贤之书,揣摩人生大道,整日游手好闲,招惹是非,殊不知有方仲永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呼?”

刘柒躬身受教。

敢对皇帝说让他禅位的猛人兄,刘柒惹不起。

“见过梁溪先生。”

李纲唔了一声,缓缓点头。

“听说你主张联辽攻金,并且已经取得一定成效?”

“都是小子心口胡说的,哪能与先生的大智慧相提并论。”

“哼,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

刘柒无语,谦虚不对,骄傲也不行,你这家伙还真难伺候。不过现在人家是小大腿,刘柒是细胳膊,拧不过人家,只能认怂道:“先生所言极是。刘柒是偶尔灵关乍现的主意,真正要办事的,还是要先生这样的家国肱骨。”

“嗯...男子汉大丈夫,做事情要从一而终,既然策论由你提出,完成者自然也是你,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可来东宫寻找老夫。”

“是,多谢先生提点。”

刘柒抚了下额头,再次躬身道:“先生可还有训诫?殿下让小子前来一观帝姬的病由。”

“会医术?那甚好,去吧,不过,少年人戒之在色,茂德帝姬乃是皇家贵胄,不可言行莽撞,失了礼数,更不可乱吟妖艳词曲,桃花诗作!”

吓?

刘柒差点咬着自己舌头。

妖艳之词桃花诗作?

我了个去,你是把我当成色胆包天的采花大盗了?

刘柒无比委屈,自己如此良善少年,被你这样扭曲的心思一揣度,真是个六月飞雪啊!

“刘柒不敢胡言!”

暗自叹气一口,随着东宫的侍女向花园走去。

赵桓鬼头鬼脑的从一旁窜出来,走到李纲的身边,微微含笑道:“先生以为如何?”

“嗯,有几分能人贤臣之风,殿下将来身居大位,可以一用。”

“嘿嘿,先生您帮我看着就是了,哦,对了,今日我上街,又在茶楼里面听说蔡家是如何的嚣张跋扈,还说刘柒怒怼蔡家四子蔡绦,两方差点为之打起来。先生,你说皇城司里那么多眼线,父皇能不知道蔡京的为人么?既然知道,父皇为何要一直延用于他?

还有,先生曾言国家军政利弊,说高俅童贯等人霍乱军卫,致使军卫站立孱弱,请问先生,这样又该如何改善?刘柒说要办一个文武全才的书院,这是真的么?他也不过比孤大四岁而已,他为何突然间懂得这么多,他真的是被冲喜冲得聪明了?他信誓旦旦的说可以花钱买回燕云十六州,真的能实现?咱们大宋的封桩库设立那么多年,百官一直为了燕云努力,这么多人都没有办法,为何刘柒说有法子?呀,这家伙不会是辽人的奸细吧?”

赵桓眨巴着眼睛,问题一大堆。

李纲没有丝毫觉得烦恼,反而是笑意盈盈的道:“殿下问了这么多,有些是对的,有些是错的。刘柒为何会变得聪慧,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有些人如同潜藏在深渊的巨龙,一遇机会便风云际会,化龙登天。有些人是陷入知识迷障,受困于学海之中,同样会疯疯癫癫,不过一旦让他突破,这样的人马上就是绝世之才,也有些人,不过是伪装痴傻,等待真正的明主到来。

而刘柒此子,我观察了这么久,还未得出结论,所以,我们还是暂时相信,是道玄一脉的冲喜将之冲得优秀,至少,这样的解释,能让世人更加接受。

至于殿下所考虑的,其实不该是这样,你应该想的是此人该如何运用,如何掌控。无论他如何优秀神秘,他都是大宋的臣子,他的智慧,是属于大宋的,殿下只要记住这点,无论他是谁,都已经无所谓了。”

赵桓有些迷茫的点点头,先生教的与父皇教的很像。

李纲见赵桓受教,满意的露出笑容,又继续说道:“至于圣上为何要用蔡京,殿下啊,你还小,朝堂大事,不是一句不用就可以解决的。咱们大宋需要钱,需要很多的钱,户部每年的开支很大,需要一个有能力捞钱的人来为圣上效劳。蔡京的确心黑,但是他还是有一个优点的,那就是他对圣上的忠诚,无论他如何耍手段,他心里至少不会反叛圣上,不会忤逆圣上,其实作为臣子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啊,这就可怜了天下黎民百姓,更致使官家圣名于百姓之中受到非议,长此以往,就生出河北剧贼这样的祸端。

所以啊,殿下,若是殿下以后登上大位,一定要寻找一个比蔡京有良心的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刘柒就不错,不过这小子好像有些好色,嗯,年少风流嘛,倒也说得过去,喜好几个美丽女子,总比蔡京这些人贪得无厌的要好,殿下可以多加留意。”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