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权出真知!

一群人怀着痛恨的眼神,不善的盯着刘柒。

很好,这就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恨意往往是一个人准备奋发向上的讯号。

“不悦的情绪,只能宣泄自己的无能,莽夫的成就注定不会太高,再高的武艺,也敌不过我燕翅弩的射杀,人需要智慧。

周夫子布置下的作业,好好做,没完成的,明日训练加倍!”

刘柒悠然的抿茶,然后抬眉看了看已经正常了不少的学生。

挺好,不过一星期的时间,就已经收束到现在的地步,已经是不容易。

周邦彦作为一个先生还算是合格的,不需要教授什么高深的知识,首先是要认字,算学,然后是需要背诵一段兵法。

巨大的沙盘用来给他们演阵,五十人分成四组,分别代表了宋辽金夏,不断演变各国的战局。

男人的骨子里都有一种好战的特性,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

输了的人,打扫茅厕,身前还要挂着一个牌子,这让一群不过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很冲动。蹴鞠是一个不错的项目,能够考究一个团队的合作。

刘柒给他们分了队,不像大宋蹴鞠一样纯粹的一窝蜂乱来,各司其职,这很重要。

任济捉摸着眼瞄站在二楼了半天,嘴里死不承认的说了一句尚可。

“傻子吗?七天的时间,连个队形都练不好?你那个脚,抬那么高觉得自己很厉害?去那边给我高抬腿五十次!你那个手,看看人家啊,没眼睛是吧?去那边独自摆臂一百次,前后给我看着,超过指定高徒,就给我揍一棍子!还有你...”

刘柒毫不留情的各种怼,一群人在任济的面前高昂着脑袋,脸憋得通红,汗水稀里哗啦的,有时候刘柒还放一两个蚊子蚂蟥之类的在他们身上,动了就是一棍子。

任济看得有些奇怪问道:“这样是为何?”

“任兄你有所不知,军队靠的是什么,第一就是军纪!令行禁止,绝对服从,这是军卫的第一守则,若是连这个都做不到,他们谈什么上战场,战场瞬息万变,一个差错就能葬送整个军卫,所以啊,刘柒的要求也就严格了些。”

任济有些了然的点头,然后嘿了一声说道:“不过我怎么看你管束他们的时候,脸上有一股窃喜?跟我说说,管理他们,是不是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刘柒满头黑线,任济哈哈大笑。

“如何训练我不管,但是不能太过了,真出了问题,我在圣上那里也不好交代。”

刘柒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任济欣慰的点头,然后抬眉望着天空道:“这天气实在反常,早上还好好的天气,现在突然就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里烦闷。”

“这是大雨的前兆,此次大雨,恐怕是极不寻常,京师低矮之处,恐怕会被淹及。”

任济愣道:“这么严重?端午前的大雨,这该是很正常吧?”

刘柒摇头道:“我也希望这是正常的下雨,不过,有此状况,官府应该就做最坏的打算,积极准备,未雨绸缪才是正理,可是这几日我看了县衙,热闹倒是热闹,不够都是在准备赛龙舟的事情,这倒是怪事了....”

任济不可捉摸的点头,然后莞尔一笑道:“行了,你并非御史台,我也并非圣上,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好好的做你自己的就成,我可是听说了,金国的使者连连几次见你,都被你以各种理由拒之门外,你这葫芦里面又卖的什么假药?”

刘柒愕然哂笑道:“倒也不是假药,联辽抗金是我的目标,但是也不必在此时就激怒金人使者,适当的安抚还是需要的,

金人与辽人其实都是差不多,过来求钱来了。所以,如今主动权在咱们手中。别看他装模作样的威胁,那不过是纸老虎,你如果不怕,他自然只能让步。

等到他偃旗息鼓,能够静下心来好好与我谈判,咱们再出手,许他一些虚无缥缈的好处,也就应付过去了。

更何况,咱们也要让辽人真正感受一下危机,不然,他们如何能够安安稳稳的入咱们的彀中?”

任济一愣,随后畅然一笑道:“倒是一个小狐狸,行了,我这就如此去告诉圣上。”

....

大雨。

任济离开不久,瓢泼大雨就倾盆而下。

周邦彦望着迅速在地面上积蓄起来的雨水哈哈大笑,如同一个疯子。

“老天都在帮他啊!”

偌大的东京被掩盖在雨色当中,大雨一下来就没有停止过,河里的水不过一个时辰,就已经变得浑浊不堪,不断起伏的波浪,宣示着来自老天爷的自然神威。

水灾来得太过迅速,根本让人难以预防。

书院的学子扛着沙袋子不断来回河堤之畔,这一刻他们无比听话。

小孩儿在哭叫,妇人在着急的跳脚,愤怒的家主在狠狠跺脚之后,自愿加入了加固河堤的队伍。

西水门这一片属于低洼地带,奔涌的河水灌入的比较快,往常只要一发大水,这一片都是一片惨不忍睹的模样。

不过这次变了,挖沟渠,筑河堤,引水,排水,在刘柒的引导之下,书院这一片地方,受灾微乎其微。

京师县衙的县老爷慌张得不行,才造好的,刷了新漆的龙舟,被河水冲得一片狼藉,当洪水漫过县衙台阶的时候,这家伙终于想起来了要去抗洪,可是如何来抗,怎么去抗,他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皇帝在宫廷大发雷霆,急报几乎不间断的送入宫中,这里又塌了,那里又垮了,豆腐渣工程不少,今年特别多。

“你们就是如此让朕信任的好臣子!”

皇帝说的不重,但是眼睛转过去的时候,蔡京一行人尽皆低头。

没办法,一场天灾揭露了太多东京的丑恶与无能。

“朕每年拨付多少钱财来修复东京水渠,这就是你们给朕的答案!好的很呐,这折子,以后真还能信?”

赵佶愤怒的将一个折子扔下御座,站起来悠悠而道:“李纲,你来主持此次大灾事务,杨戬,去,将刘柒叫到宫里来,朕有话问他!”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