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宋江的速度如此之快,刘柒不过是想试着利用宋江让方腊提前发动起义,这并没有报多大的希望,三月以来,刘柒都快忘记这事情了,谁知道,竟然一举成功。

“蔡遵是你们杀的?”

宋江不可置否的点头,刘柒暗暗的一拍大腿,好一招逼人入彀,这世上为求生路,总会不择手段,宋江怜惜自己兄弟的命,将祸水南移,然后他们顺势退出。这样果断的家伙,如果不能合作,就当远离,如果不能远离,就该及时除掉,因为你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会将你拉来垫背。

“恭喜恭喜。”

刘柒笑着拱拱手。

宋江笑得诡秘,洒开折扇说道:“同喜同喜,这三月以来,宋某一直暗中观察小相公,学院学子收服得干净利索,大灾之下,人人惶恐,只有小相公浪里操舟,收获颇丰,翻手之间,便是二十万贯的利益,哈,看来,宋江这次是赌对了,小相公,宋江有意与小相公联合,携兄弟三十六人,投入小相公门下,只望小相公率领王师北伐之日,慨然相随,杀敌以报!”

刘柒有些发愣,有些不明白宋江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宋江莞尔笑道:“壮志未酬乃英雄之悲,我们三十六位结拜兄弟,一身武魄将胆,只为看不惯朝堂奸佞的贪赃枉法,荼毒百姓,于是揭竿而起,化为草莽绿林,

只可惜,贪官杀之不尽,磟碡斩之不穷,我与二弟加亮思来想去,唯有以官治官,只有傍身同样身居高位之人,将蔡,童,高等人全部赶落下马,才能还我大宋一片清平!

所以,我们兄弟商量来商量去,就选择了投奔于您,还望小相公不吝嫌弃,招纳我等。宋江三十六兄弟,必然唯小相公马首是瞻,无论哪儿,护得小相公周全!”

宋江说得很恭敬。

刘柒心里十分明白,这家伙是看准了自己的性格。刘柒若是不反叛,他们可以跟在刘柒身边,慢慢实现他们心中的愿望,若是刘柒谋反,有刘柒这等谋钱的手段,宋江相信,也比他们现在要来得强。

所以,几番推演之下,宋江毅然决定改弦易辙,他相信刘柒此刻需要自己兄弟这样的高手,在乱世之下,他们合作的空间很大。

刘柒也是在思量,若是不同意,刘柒相信,宋江之后的动作不会容易对付,以他们这等草莽,他们身在暗处,自己身在明处,实在不好防御,但若是同意,出身草莽的三十六人,又有宋江吴加亮这样的智者为首,这三十六人,实在不是一个好控制的对象。

“呵,军师言重了。”

刘柒暗自叹气之后欣然应允,人不可能掌控身边的一切,合作的好处远远大于对立。

宋江怡然而笑道:“智者总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最准确的判断,郎君,宋江相信,无论你我,以后必然会为今日之举,举杯共饮。”

刘柒哈哈一笑道:“该当如是,就是不知道军师什么时候有空,也当为我引荐一下诸位兄弟?”

宋江躬身道:“自然是要的,不过如今尚且不急,有十几位兄弟去了江南,如今正在方腊队伍之内,宋江拜入郎君门下,却没有什么合适的手信,这方腊贼子,就当是宋江的投名状了,如何?”

刘柒拱手道:“甚好!”

.....

....

宋江以算计入局,不算坏事,也不算好事。

不过有一件事情,宋江的到来,却成了刘柒巨大的助力。

在见识到了修房子的巨大利润之后,东京城的诸多势力已经开始动荡起来,工地上不时会有西水门的地痞流氓前来捣乱,梁红玉带着护卫整日里维护,但是还让防不胜防。

如今宋江等人到来了,刘柒就可以将这些事情交给他们兄弟去办了,以恶治恶本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

宋江答应的很爽快。

刘柒架着马车,穿着官服,悠然行走在前往皇宫的道路之上。

杨戬的眼睛笑得发亮,看得出来,这是一个非常喜欢钱财的。

“刘寺丞,杂家无礼,能与你谈一件事情么?”

声音实在不敢让人恭维,刘柒笑了笑,然后拱手道:“内侍客气了,直呼刘柒名讳即可。”

杨戬笑得更开心了,顺势说道:“好好好,听你的,哈哈,你呀,就是讨人欢喜,杂家出宫的时候还在官家面前夸赞,以后你定然为我大宋国柱,刘柒,你可想再进一步?”

这就说得非常明显了。

不用怀疑杨戬在赵佶面前的能量,他完全有这个实力左右一个官员的仕途。

刘柒怔了一下说道:“内侍客气了,官家命我建造西水门,但是刘柒年幼,勉力为之,战战兢兢,历经三月才勉强完成了第一步,如今还有大片的土地等待修建,刘柒一人实在有些力不从心,若是内侍能够帮衬一二,刘柒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杨戬尖锐着嗓子哈哈大笑,枯槁的手臂拍在刘柒的肩膀,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玉佩,递到刘柒手里说道:“好久没有见到你这样讨人喜欢的后辈了,来,这玉佩一直是杂家随身携带,在这汴梁城开封府,不认识它的,没有几个,你拿去,若是有人为难,就报杂家名号,那些躲在黑暗水沟里面的老鼠,刘柒你尽管施为,杂家倒要看看,有哪个不长眼的敢跳出来捣乱!”

太监比皇帝还要霸气。

刘柒心里笑笑,然后接手过来道:“刘柒多谢内侍馈赠,哦,昨日金国的使者离去的时候,送了小子一些不值钱的土特产,刘柒也看不出来那些是个做什么的,我已派人送到内侍府邸,内侍您见多识广,还要麻烦你帮小子辨别一下,不值钱的,您就帮我丢了吧。”

杨戬内心明白得很,叹了口气点头道:“是了是了,一些蛮夷之辈,能什么好东西。”

刘柒飒然一笑拱手道:“还有,刘柒是个好嘴的,准备办一个小小的酒楼,内侍可有兴趣参与?还有,这商品步行街构画图,内侍您也帮忙瞧瞧,可有什么改进之处?租金定在什么价位最为合适?还有....”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