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猛虎大的吓人,又由灵气所化,神韵比之真的老虎更加威猛了几分。 只见它携着毁天灭地的声势,自天空而下向着张地临头而来。

张地面对如此骇人之物没露丝毫怯意,令人意外的是他竟然还笑了笑。

只见猛虎已来到张地头上一米有余,那虎头之大在有三个张地也容不下,却在这时,嘴角挂着笑容的张地动了。

张地动的一刹那,猛虎直接落在地面半米之处,就在这时,张地已经腾身而起来到虎背之处,看着虎背就在眼前,他毫不犹豫的挥出了大剑。

“青芒三式,化!”

随着话音,一道青芒自剑身射出,直接将猛虎劈成两半。

然而在这之后令人疑惑的一幕出现,猛虎本是灵气所化,被击破之后它本应爆炸开来,可哪成想被青芒劈成两半的猛虎,竟直接变成了点点荧光消散成了虚无。

大招被张地轻易解决,别说伤人家了,甚至人家的衣角都没碰触到。 看到这,丰九九不由露出死灰表情,她身体猛然一颓废蹲坐在地,似乎要接受死亡一般。

此时丰九九在想,为何本来是出任务解决龙脉石的事,怎么到现在成了即将要死在张地的手中呢?难道就因为自己故意买错了票救错了人不成?

不,我没错,即便再来一次,我也会选择这样做。

想到这,丰九九不禁看向不远处的唐正信。犹想到自己的这个便宜徒弟,这两天对自己体贴入微的照料,她不禁露出了微笑。

哒~哒哒~

这时,张地走了过来,他抬起青芒大剑,便架在了丰九九脖子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到了阴间忘你能给我弟弟道个歉~”

道歉?

丰九九猛然回首,一双眸子暗含着咄咄逼人的寒光看向张地。

“我何错之有?!在我华夏,在我跨天阁之下,妄动凡人者杀无赦,这就是我华夏跨天阁的规矩,自古传承至今千年从未变过,这才有了我华夏如今的繁荣富强!”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恍若晨钟暮鼓般抨击心灵。这些话入了张地的耳中,不知为何他竟然恍惚了一下。

“你说的对,我也同意,但世事不由人,跨天阁与华夏相辅相成,作为门内弟子你们自然好处多多,而我们这些人呢?若再不遵照组织的安排,那我们的修炼资源从何来?我们又怎么精进修为?……”

“所以,别怨天尤人了,你还是安心接受死亡吧~”

丰九九还想要辩解,但张地的最后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想法。

是啊,接受死亡吧~

死亡临头,丰九九忽然感觉鼻头一酸,她竟然有种想要哭的冲动。说来也是,毕竟她才是个十八九的少女啊,还没有到了能看破生死的年龄……

然而此刻,已经不等她多想了,因为张地已经挥起了大剑,待青芒大剑落下后,就是她奔向黄泉之时。

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呦~我来的正是时候啊~”

“谁?!”

身为金丹期的修仙者,身周围突然多了一个人他竟不自知,张地再不顾斩杀丰九九,吓得他连忙收起青芒大剑,纵身一跳闪躲到了一旁。

张地这边刚落地,抬眼便看到他刚才所站的地方,那地方后面的三米处果真有人,且还不是一个,而是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

“你们是谁?” 张地问话的同时,直接用神识扫描二人,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此二人的修为都比他低很多。

面对问询,两位年青人中的男性说道:“我叫李文轩,这位是……是我的侍女,叫宫部琼花~”

他们不是旁人,正是前来赴约的李文轩与宫部琼花。

不过,宫部琼花对侍女这个称呼却不感冒 听后她不禁一脸怒色,心说本小姐在倭国可是声名赫赫,敢让我当你的侍女,你怕不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然而这话她并未说出口,并不是她不想说,而是因为神识禁制的作用下,她即便心里想想都很有可能直接被,脑神经中的那神识种子弄的‘心平气和、一脸懵逼’,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袭而过一样,令人咬牙切齿的同时又无计可施。

正在宫部琼花胡思乱想的同时,听得李文轩报上姓名,张地愣了愣,因为这个名字他十分熟悉,毕竟作为合安社惩罚堂的堂主,这个一手捣毁合安社的李文轩他哪能不认识啊,况且他惩罚堂的必杀名单中,李文轩可是第一名啊。

想到这,张地突然仰天长笑,“哈哈哈,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啊,哈哈~”

张地笑的开心,但一旁的李文轩却是被闹的一脸懵逼,因为自来到这里已经有了一分钟的时间,到现在他还没有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时,李文轩转头看向魏宇文,魏宇文应该知道吧,想到这,他扯起嗓门问道:“魏老,他究竟……是……”

李文轩话还没有出口,他却在魏宇文的身旁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唐正信。

当看到唐正信的一刹那,李文轩突地话锋一转,抬手指向唐正信,并叫嚣道:“好你小子!正找不着你呢,你倒送上门来了!”

李文轩与唐正信的宿怨由来已久,可以说自李文轩从玄幻大陆魂归地球,这个唐正信就成了他人生路上的绊脚石,更可恨的是唐正信为了扳倒他,竟然拿普通人的生命开玩笑,伪造他文轩公司的假药害人,当时若不是李文轩及时赶到,那个必死无疑,这种事想想都不寒而栗。

见李文轩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唐正信一时间吓的头皮发麻。因为他很清楚李文轩会如何对他,并在知道李文轩是修仙者的真正实力后,他更加清楚自己会死的多么难看,所以他真的害怕。

“喂,谁让你走了?”

却在这时,唐正信吓的无处可躲之时,张地猛然跳过来拦住李文轩的去路。

“李文轩是吧,准备好了吗?今后可是你的死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