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无缘无故的脾气,刘柒若是真不想办书院,大可以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而不是在这里大发雷霆。

周邦彦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惬意的让刘柒开条件。

说汴京城的土地都是金子做的,这丝毫不为过,州桥附近的地租高得飞起,东华门外更甚,大宋皇帝对商业放得很快,只要你出得起钱,铁矿都能由私人承包。

而且,大宋还出现了官府的贷款。

只要你有能力,在大宋这样的大格局下,想要成为一个富翁,实在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西水门的确是个好地方,出了城门,外面就是金明池,下面还有琼林苑。西水门横亘这两大林园和皇宫之间,却是一群泼皮穷人聚集之地,能让皇帝喜欢?

可是没办法,县衙根本无法治理,作为皇帝,不能下旨将这些穷人都赶跑吧?十万来人的生计,不是一个政策就能决定的。作为官员,那就更没办法,天知道这些泼皮与哪家大人物有关联。

打狗需要看主人的!

黑心的周邦彦将学院地点选在这里,就是要自己直面这些吐着舌头的哈巴狗,还无耻的说着为自己好!

刘柒拍拍屁股站起来,与这些的黑心人坐得太近不是个好事。

“我办的是军事学堂,若是有人挑衅,我有权利派人将他们乱棍打出去!”

刘柒攥紧拳头说道。

周邦彦点点头表示可以。

“这个自然,若是有人以武犯禁,抓起来砍了也没人说你什么。”

“我会想办法购买周边土地,什么办法你不要考虑,我只能答应你们,我不会强迫百姓,不亏待百姓。但是地契一定要掌握在我刘柒的手里。”

周邦彦思衬了一会儿,继续点头。

刘柒吐了一口气,然后抱拳说道:“最重要的一点,刘柒斗胆,请圣上题字,上书天工书院四个大字!”

周邦彦震道:“不行,御笔怎能轻提?先别说圣上会不会答应,就单单朝堂的御史们,就能将你小子口诛笔伐而死....嗯,这样,老夫可以代笔。”

刘柒缓缓点头,看来也只能如此。

说完条件,刘柒瞄了一眼周邦彦,笑道:“夫子以为天下最赚钱的买卖是什么?”

周邦彦愕然:“烧瓷?纺织?茶叶?盐铁?”

刘柒哈哈大笑道:“不,来得最快的永远是抢劫!”

周邦彦浑身巨震,他觉得自己办了一件巨大的错事,将一头饿虎牵到了群狼之中!

汴水河缓缓流淌,为什么自己觉得这河水有些发红呢?

....

带动一个地区发展的因素往往只需要一个标志性建筑。

后世的一个广场,一座学校,或者是一栋商业大厦。

在大宋很简单,酒楼,青楼。

说起来刘柒如今也算是万贯家财的地主了,不过在寸土寸金的汴梁城,这点钱财根本就不算个数。

北宋的房价很贵,尤其是在徽宗一朝,置办一个豪宅,少说几十万贯是必须要的。在这个时候,宰相在外面租房子住你可千万不要感到奇怪,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所以周邦彦给自己找了这么大的一片地方,刘柒表面上发火,心里却已经是笑翻了天。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便宜越大,就越容易砸死人。

学院暂时就不准备翻新了,没那个闲钱。训练场地的修建是按照后世电视剧里军队的训练法子修建,三亩地的大操场,已经相当不错。

宿舍更加不用讲究,一律的大通铺。

教室暂时只需要一间,课桌已经让人前去打造,应该很快就能弄来。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学生是刘柒实行计划的关键,刘柒一开始以为会是一些不听话而且没用的兵痞,谁知道会是一群纨绔。

纨绔有纨绔的好处啊。

想要做纨绔,首先你家里得有钱有势,否则那只能叫瘪三,混混,登徒子。

其次还要喜欢捣乱,不是书呆子。

调教恶少,然后打劫恶霸。

这就是刘柒的打算。

“还少一个最重要的啊,燕回,去,叫人把这墙拆了!书院的大门啊,怎能如此小家子气,扩宽,立石牌坊!”

书院就要大气,要古朴。

这样才能显出底蕴来。

大宋最不缺的就是石匠,军伍里面十个有八个都会一些这样的手艺,只要出得起钱,这样的工程不用多久就能完工。

人一旦有了事情做就会变得很充实,白天去工地监工,晚上回来还需要整理一些计划,这些都是噱头,皇帝喜欢看军卫表演的噱头,刘柒不介意给他看看。

还要盘算着如何对付学院周围的各种帮派,五鼠闹东京是个故事,但是汴梁城里,那些生活在阴沟里面的老鼠绝对不少。

要么不理睬,要么就将他们打疼,打残。

有五十来个纨绔替自己一起扛这个责任,刘柒不介意将事情闹得大一些。

“贤弟,恭喜啊。”

耶律达远远的笑着拱手,踏步而入。

“闻听贤弟在此开办书院,为兄特意赶来为贤弟庆贺。”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