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空间戒指,即是在小小的戒指中开辟一处空间,从而用来储存物品的地方,把东西放里面可以经受万千岁月不腐败不损坏,是在修仙者眼中都无比神奇的存在。

李文轩一经亮出空间戒指,郭风尘即便惊了一跳。

“掏的掏的,别在意~”

李文轩尴尬挠挠头,他本想财不外露,如今在这里却是疏忽了。

“你忽悠鬼呢?啊!……”郭风尘怒斥道。

“我……”李文轩一脸尴尬。

其实他真的没忽悠,这枚空间戒指确实是他在古玩街偶然掏得,然而这话郭风尘听了怎会相信,毕竟这东西太贵重,要是真那么好掏,那他也想去掏上几个了。

“郭老,我真掏的,骗你是孙子!”

“孙子?”郭风尘一听不乐意了,“若我有孙子那和你年龄本就差不多,你发的誓有毛用啊!”

“这……”

这话令李文轩无言以对,毕竟事实摆在眼前,虽然他实际年龄比郭风尘大几倍有余,但总不能照实说吧?况且说了也不会有人信。

在郭风尘想来,李文轩不愿交代事情必有所顾虑,既然如此他也不在纠缠,这时,一个念头涌上他脑海。

他说:“文轩啊,给你炼制兵器可以,我也不收你费用,但我有个要求,你要答应我。”

想来郭风尘也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李文轩接话调侃道:“没问题,只要不是拿这戒指做抵押,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好!”郭风尘听后笑上眉梢,“实际老朽就是想给你炼制完兵器后,借你空间戒指观摩观摩……”

郭风尘说着搓了搓手,一脸见猎心喜的模样。

说到这,李文轩却是有些犹豫了。

毕竟空间戒指不同其他,它的珍贵程度已经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李文轩真的怕郭风尘起了歹心。当然并不是说其能从李文轩抢走,李文轩怕的是,但凡郭风尘有点念头,那接下来二人将是决裂的场面,这才是李文轩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李文轩在深思熟虑,一旁的郭风尘师徒也没有打扰他,这种事想必放在谁身上都会好好想一想的。

最终,李文轩颌首道:“可以,不过你观摩的时候我要在身旁。

“好好好!”郭风尘听了头点的跟拨浪鼓一样。

此事在李文轩同意后揭过,后面就到了炼制兵器的事上了。

看着面前一大堆的材料,郭风尘问道:“你准备炼个什么样的兵器?”

李文轩闻言,目露精光看向郭风尘,沉声道:“灵器~”

“灵器?!”郭风尘听了却是一怔,他如此表情不为其他,只因他未曾想到李文轩要炼制的竟是灵器。

灵器不同普通冷兵器,其顾名思义即是有灵的兵器。何谓有灵,说白了就是有意识有灵魂,灵器才是修仙者专用的兵器,可以说,有没有灵器对于一位修仙者来说,其所能发挥的实力根本不能同日而语。

因为灵器匮乏资源有限,在地球想要炼制一把灵器炼制难如登天,这也是郭风尘为何吃惊的原因所在。

而在玄幻大陆,灵器就跟白菜一样普遍,若不是李文轩覆灭合安社,将胡安的密室搜刮了遍,若没有得到这些意外之财,恐怕他也不会想着炼制一件灵器。

说话间,郭风尘细细端详了一遍所有材料,在清楚这些材料确实能炼制些许灵器后,他说:“虽然这些材料够炼制的,但灵器炼制耗时耗力,我又没有什么经验,恐怕到最后一场空又耗费了这些得来不易的材料啊……”

郭风尘的顾虑不是空穴来风,在他看来这些材料李文轩得来不易,若真的炼制不成灵器又毁了材料确实可惜。

然而李文轩却不以为意,毕竟这些东西相当于白捡的,放在空间戒指里徒占空间,还不如打个灵器,成就成,不成也无所谓。

想到这,李文轩说道:“郭老,你不用想那么多,只管炼就是,即便真的失败了也无所谓。”

见李文轩如此敞亮,郭风尘心知他再拖拉就有些不合适了,他说:“好,既然你这样说,那就炼制灵器吧。”

说到这,他又问道:“不知你想要什么样式的灵器啊?”

闻言,李文轩翻手又从戒指中拿出了一张图纸,这张图纸是他来清河市之前所画,而上面所画的也是他在玄幻大陆常用的灵器。

郭风尘接过图纸细细端详。

只见图纸上是一套小剑,这些小剑共三十三支,每支掌心大小。这些小剑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除了上面有些杂乱的纹路外,其他就于普通剑一般无二。 而这时,郭风尘却突然眉头一震,脸离图纸又近了几分。

忽然,似乎看出了什么,郭风尘愕然回首,急忙问道:“李文轩,这小剑上的可是阵法?!”

阵法自然是阵法,同时这套小剑也是李文轩的师尊曾为他亲手炼制,而阵法也是出自他老人家之手,图纸上的内容只不过是李文轩依葫芦画瓢照搬而来罢了。

闻言,李文轩点头,“是阵法,怎么了?”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郭风尘不禁露出苦脸,,他说:“你画的这玩意我又不会纂刻,你画他何用啊?”

闻言李文轩却是笑了,“你不会我会啊~”

“你会阵法!”

听罢,郭风尘不觉一惊,这时他又仔细打量起了李文轩,只因李文轩给他的惊喜太过多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文轩竟然会阵法。

“老咯老咯~”末了,郭风尘讪然一笑,只见他摇了摇头,便一边拿着图纸,一边看起了材料。

这时,李文轩问道:“郭老,灵器需要多久能炼制好啊?”

郭风尘闻言后,他仔细想了想方说:“快则两三日慢则一周,快慢取决于炉火,因为这些材料稀罕,普通炉火想炼化它,没有些时间是不可能的~”

李文轩听后沉吟一下,他说:“那郭老,要是用丹火如何?”

“丹火,没有金丹期的修仙者,又哪来的丹火啊~”

这话刚落地,转瞬后郭风尘双眸突地圆瞪,他不可置信说道:“难道,难道你的境界已经到达了金丹期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