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柒站在福宁殿前,赵福金就站在里面偷偷的观看,不时的还与宫女一起叽叽喳喳。不为什么,就因为刘柒今日要与人斗法。

要斗法的人长相普通,但是看起来一身正气,尤其是一对剑眉,一双慧眼,凭白的给他那张普通的脸增色不少。

“天降大雨而戒圣上,神霄当为君佐,劝解大帝!”

说话很有气势,声音很大,炸得人耳边轰鸣。

刘柒掏了掏耳朵,没有回答。

杨戬在一旁轻声说道:“这是道门神霄,金羽门客,元妙先生。”

刘柒愕然,这位就是发大水的时候,说这水是太子带来的那人?

大宋果然多勇士,一个是李纲,敢让皇帝禅位,一个就是这个道士,敢与太子争道法。

刘柒突然明白了,为何太子赵桓会亲自前往学院寻找自己。

原来都是因为这人,一个传奇的道士,林灵素!

一个打败了佛门密宗高手,逼迫佛门修改佛祖称号的人。

后世的人曾经受西游记的影响,都觉得佛门六根清净,不染红尘什么的。

其实不然,佛门在最开始的时候,与中国道教一样,可以娶妻生子,不过有一个不同的就是,佛门生了儿子,就做和尚,生了女儿,就做道士。

所以玄奘西行到女儿国没发生点什么,这就纯属扯淡。

玄奘的嫡传弟子窥基大师,人称三车罗汉,一车酒,一车肉,还有一车就是女人。

封建社会人口稀少,评价一个人是否有功绩的往往标准,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增加了多少户籍。

所以为了捞功绩,不少县官跑去山里抓野人。

而也就是因为这样,佛门出家不结婚的理念,与时代相悖。

林灵素在打败了密宗高手之后,就想要将佛门道教化。

释迦改为天尊,观音菩萨改为观音大士,降龙罗汉称为降龙尊者,这些称呼全部都是道教的称呼。不仅如此,和尚还有和道教一样,留头发,带发冠。

所以,在徽宗时代,你若看见长头发的和尚,千万不必稀奇。济公戴一个破帽子,那也是有原因的。

元妙先生见刘柒不理,就踏罡步上前,挽了一个剑花,说道:“道门刘柒,师承何来?”

刘柒怔怔的看了他许久,才缓缓摇头道:“王重阳,全真派,这位师兄,大道三千,万法殊途同归,何必拘泥于何门何派?”

“嗯?万教原本道为首,焉能平坐共齐名!”

元妙先生愤然一喝。

刘柒差点吓了一跳,真是熟悉的话啊!

“道友?”

林灵素一怔,然后回剑负于身后,说道:“道途之友么?呵,道教神霄为尊,却也并非恃强凌弱,你刘柒有真法,有大智慧,为何不与吾一起光大神霄道尊,为天下苍生,谋得福利?”

刘柒怅然一叹道:“还是那句话,大道三千,师兄你有你的走法,我有我的路途。你专修道法,我则道儒释三教同修,苍黄为轻,苍生为重。”

到底不是道友啊,还以为能在这异度空间,寻得一名同修呢。

林灵素听完刘柒的话语之后,沉默半晌,然后微笑一下,收了符箓法坛,说道:“还望你莫忘初心,帝姬之病,实乃心病,心魔,你好自为之。”

很有江湖侠气的味道。

刘柒拱手拜别。

杨戬看得莫名其妙,阁楼里面的赵福金双眼发亮,哪里有一丝的病恙模样。见到刘柒进来,尽量的咳嗽几声,然后娇靥绯红。

“刘寺丞今日可要把脉?”

刘柒老脸一黑,杨戬在一旁忍住笑意。

“啊,刘寺丞,要不咱们吟诗吧?上次你作出青玉案之后,已经许久再无新作。福金寻隙许久,也是没寻到一首堪比之词,甚为遗憾咧。”

又是一个大胆的。

刘柒无语的叹气一口说道:“帝姬,臣下是来看病的。”

赵福金眨巴下眼睛:“是啊,不过我们可以先作一首词的,或许,你的词作很好,我的病也就好了。”

刘柒无辜极了,说道:“圣上有令,不许刘柒乱吟。”

杨戬噗嗤一口就笑了出来,实在没办法,这家伙瞧了赵福金一眼,然后非常有眼色的就转到门外去了。

赵福金嘻嘻一笑说道:“现在好了,没有人能打搅到咱们咯,快快。”

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让刘柒无语凝噎,帝姬殿下,汝今能持否?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罢笔,刘柒一惊,完蛋,怎么就将这词给弄出来了?

赵福金倒是勤快,直接将词作从刘柒手中抽走,随后就失了神一样。

“刘柒是与心上之人分离了么?是何家女子,有如此荣幸,能得刘柒你如此挂牵?”

泪眼欲滴的。

刘柒很无语,以前觉得有些人听一首就哭泣很童话,如今有人看一首词就哭泣就让自己有些手脚无措。

“哈,帝姬说笑了,就是强说愁而已。”

可不敢讲陆游与唐婉的事情说出来,万一十几年后,这两人前来找自己麻烦,说自己乌鸦嘴,那就糟糕了。

“你与我说说这个故事吧,若是说得好,我便让父皇赏赐你如何?”

“这...”刘柒有些迟疑。

赵福金眼露失望之色,有些柔弱的说道:“福金便只有这样一个请求,先生难道不能应允吗?”

刘柒微微笑道:“帝姬想听,刘柒便说给你听吧。很久以前,有一个郎君名叫陆放,有一个女子名叫婉儿....”

...

...

杨戬笑得很是神秘,一个太监以一种莫以名状的笑容来看你的时候,总是让人浑身不舒服。

“杂家居所与将军府相近,以后两家该多走动才是。”

刘柒只能拱手称是。

杨戬再次笑着说道:“你觉得郓王如何?”

刘柒顿道:“满腹经纶。”

杨戬点头笑道:“的确如此,圣上亦是多加赞赏,喜欢非常啊。刘柒你与太子相交,可是选择了就此站队?”

刘柒愣了下笑道:“非也,刘柒心中只有圣上,其余诸事,非在刘柒考虑范围之内。”

杨戬怡然一笑,道:“这才是聪明人呐。刘柒,你且记住,莫要学那些人,你要记住,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圣上给你,你才有的,有些东西啊,争来争去,有什么用呢?”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