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柒突然很感谢高俅,这家伙让军卫里的家伙都有一技之长,什么木匠铁匠泥瓦匠,样样齐全。

免费的工不用,还能用哪个的?

学院的学子如今很积极,白天拼命的训练,抽了空暇之后,还有去工地上指挥,滑轮和摇臂杠杆这东西只有他们弄得明白。

人都是喜欢被称赞的,尤其是看见一群工匠那些崇拜的眼神,小家伙们脑袋都要昂到天上去了。不仅如此,回去的时候还要给自己的父亲吹嘘一番,畅想一下自己修建的房屋,以后会是多么的美丽豪华。

无形的广告最为致命,学子的父母一旦对自己儿子的东西感兴趣就会忍不住前来参观,一个巨大的沙盘模型,再加上一副美轮美奂的配图,一时间西水门这片地方就成了整个东京城最火热的话题。

不少闻风而来的商贾开始有了动作,苦哈哈的百姓最可怜,他们总会是商人第一个攻陷的目标,尽管刘柒百般叮嘱,让他们不要轻易出售手中的地契,不过人家拿出几千贯,然后上万贯的钱财的时候,这些个百姓就没几个能忍受得住金钱的诱惑。

据说刘柒在商贾面前狠狠的跺脚,气得七窍生烟,一手好牌被人截胡了,成了东京城里最大的笑话。

百姓们傻嗨的攥着手里的钱财,然后更加卖力了,于是乎,商品房这东西优先出世,一个百姓领着一个一百平米的房子,笑得如同一个个傻子。他们觉得,如今他们卖了房屋,仅仅花了二十贯钱,不仅有了干净舒适的住处,手里还赚了一大笔钱,这就是最大的成功了。至于其他的地方,才不是他们所关心的。

“奸商,你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奸商!”

李纲在刘柒的面前气得跺脚,一人二十贯,一万人就是二十万贯,刘柒眼看着手里没有钱了,东京城里的一群傻子又嘚嘚的跑来给他送钱了。好嘛,如今百姓的住所解决了,刘柒一分钱没出,转手就倒赚了二十万贯钱财,天底下的钱财就这么好赚?

刘柒脸黑得不行:“三室一厅还有厨房和茅房,才卖二十贯钱,怎么就说我是赚了的?我要是奸商,我就得卖他们两百贯,两千贯!”

“我呸!从一开始你就骗着人家干活,给自己修建房屋,人家自然是不要钱的,你出了什么钱财?每天三个铜板的打发钱!我说你小子怎么好心接下这等差事啊,狗才!”

刘柒不说话了,与这些卫道士就说不通,这如何能怪我?一万来户的贫民,自己都再三强调让他们别轻易出售手里的地契,这难道能怪我?

商人有商人的立场,二十贯一户的居所无所厚非,商品房和独栋别墅不同,刘柒提供给贫民居住的地方,本来就没准备赚什么钱财,但是自己也需要流动资金的。

“如何,羞愧得无话可说了吧,哼哼!”

李纲气哼哼的坐下。

刘柒无奈的拱手道:“水泥的配方在我家夫人手里,您若是想要,就去与我岳祖交谈如何?”

“哦?嗯,这茶不错,给老夫送一点到府上。”

李纲什么话都不说了,起身拍了拍周身的尘土,果断的往外走去,他很忙啊,刘柒这混蛋出了图纸之后,工地上的监工都是他李纲来负责,而且,他还需要向宫里索要粮食,这是赈灾粮,不拿白不拿。

刘柒狠狠的跺跺脚,无力的靠在椅子上面。李纲这混蛋从进门来就没关心过百姓到底出了多少钱财,他关心的只是水泥的配方。

从修建房子开始起,他就不断的打这主意了,这东西能修建房子,就能筑造防御城墙,以前的城墙都是用糯米这些粘粘,造价太大,如今有了水泥,那边疆的许多防御工事就能节省一大笔钱财了。

没办法和古人谈什么专利,刘柒只能用手里的条件来交换既得的利益。其实也还好,交给李纲,总比无偿交给皇帝来的更好。而且,相信李纲的为人,皇帝那里,自己能得到的赏赐,他应该不会贪污掉。

小荷眨巴着眼睛快要发疯了,她一生中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银子,二十万贯的银子堆积起来,那已经不能用壮观来形容了。

种须眉微张着小嘴,然后也顾不得与自己夫君说什么了,亲自指挥着老胡等人往库房里面搬运银子。

种师道木然着脸转身,到了自己的书房就哈哈放声大笑,然后还要诅咒一下李纲,太不讲究了!

“夫君今后有何打算?”

种须眉侧着脑袋看着对着纱帐发呆的刘柒,她已经越来越满意眼前的小夫君,以前觉得男儿当沙场杨威,如今看看,好像也并非如此,柔柔弱弱的夫君,居然也能如此能耐。

“还能如何,三月的时间,只不过将百姓的住所给弄好了,下面还有一大片的房子需要我去修建,金国的使者也已经跳来跳去的好多天,也该见上一见,辽国那边也已经来讯,皇帝让我要准备前去交涉,书院还要扩大,五十个学子还要继续训练,我如果去辽国,我准备将他们带过去,唉,这事情一下子集中起来,就感觉有些头大。”

刘柒揉了揉脑袋,三月的时间早就习惯了与种须眉躺在一张床上,然后做到心如止水,两人很默契的一人一床被窝,互不越界。

“江南也发了水患,田地被冲没了不少,河北剧贼倒是渐渐消弭,没怎么听说了。”

刘柒点了点头,宋江自此见了自己一面,好像在有意识的收缩,三十个人的目标太小,官府想要打击并不容易,现在就看方腊的了,一个能够冲下杭州的家伙,你可别让我失望才好啊。

“你准备着点吧,有机会了,我向皇帝谏言,让你带兵出征,到时候你带着学院的学子一起过去。不过你先别着急,太着急了,别人就以为那些土匪不过是小打小闹,只有让他们把别人打疼了,咱们再去,才能得到相应的功劳。夫人呐,咱们不能做傻子!”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