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跪在大殿上的男子,紧咬着牙关,郑重的开口道:“碧轩岛传出消息,要举行一场拍卖会,据说会出现诸多的灵丹、灵器,压箱底的拍品是结婴丹,还有一件法器!”

闻言,夏洛蒂神色不可思议的望向虚空,看着北方的方位,目光好像注视着碧轩岛喃喃开口道:“你到底是什么来历?精通阵道,还一次性拿出结婴丹和法器?又有什么动作?”

回过神来的夏洛蒂望着半跪在地上的男子,神色郑重的开口道:“这件事情就由你代替我去参加这次的拍卖会,摸清楚李文轩底牌到底是什么!”

闻言,半跪在地上的男子郑重的开口道:“是的,先祖大人!”

同样,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只见在密室里,极为恐怖的气息开始回荡,灵气所化的旋风汇聚在这房屋的顶部。

随着灵力漩涡的消散,只见在边上所有人影都是神色颇为紧张,望着房屋所在的位置。

伴随着大笑声传荡,一道漆黑的身影,猛然间从打开的房门里走出:“哈哈哈哈,我暗合,总算达到这境界!”

而面前的诸多身影,同样神色振奋的半跪在地上道:“恭喜堂主结婴成功!”

对此,暗合意气风发的看着面前的众多身影,脸上浮现出欣喜的笑容,同时望向他们道:“在我闭关的这段时间,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

只见其中一个老者紧咬着牙关回答道:“碧轩岛据说要举行一场拍卖会,压箱底的拍品是结婴丹,还有一件法器!”

顿时,暗合神色凝重,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色彩:“就是那个横扫了我们安合社的文轩药业李文轩?”

对此,老者神色郑重的道:“的确,就是他!”

只见,暗合脸上浮现出有趣的色彩:“看来这家伙,在天照秘藏里面所得到的好处不小,居然还有结婴丹!那么就先将他收拾了!”

同样在边上的老者为难道:“据说这李文轩阵法高超,如果被困在阵中的话,就算堂主结婴成功,也不一定能灭杀他!”

暗合却是不屑道:“那不过是阵法之威罢了,近身的话瞬间抹杀他易如反掌,阵法又有什么用呢?金丹期和元婴期,可是天与地的差距!”

同时暗合眼中浮现出阴翳的笑容:“既然我进阶元婴,那么我们暗合堂将成为地球上的第五大势力,同样也要让他们知道得罪我们暗合堂的下场是什么?现在就拿这李文轩来杀鸡儆猴。”

随着暗合的决定,下面那些长老又能够说些什么,只能神色沉重的点头道:“堂主英明!”

而其他元婴期修士,同样神色思索,没有准备真身过去,而是派遣的几个金丹期修士参加拍卖会。

毕竟对于碧轩岛,他们可是有着很大的阴影,那阵法的力量让他们忌惮不已,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在回去后就加倍苦修的原因!

时间缓慢流逝这半个月的时间,李文轩一直是在炼制丹药,或者教导弟子和三女。随着时间到来,在三天前李文轩打开碧轩岛的大阵,迷雾散开留下一条通道。

在拍卖会开始的前三天,一道剑光飞掠而来,在那进入碧轩岛的刹那,他就是感应到一股窥探的目光。

在进入这碧轩岛范围时,那些天玄宗的筑基期修士也在接引着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众多修士。短短三天时间内,已经有着近百名的修士到来,其中金丹期的修士占据着大部分。

毕竟这也正常,筑基期的修士哪里来的财物能够去购买,他拍卖出来的东西。他炼制出来的丹药皆是极品,不是一般筑基修士能够拍卖的起。

所以对于这筑基期的修士,李文轩也没有看在眼里,不过面前这帮家伙的气息倒是有些熟悉,想来应该是在世界拍卖会上遇见过。

毕竟地球的修真圈子就这么小,高阶修士更是那么寥寥几百位,想要不认识都不太可能,上一次在拍卖会时,他差不多将他们的气息记录下来。

随着这些身影的到来,因为颇为忌惮李文轩阵法的原因,他们也没有太过肆虐,毕竟况且这里也是别人的地盘,得罪的话估计就走不出这片地方。

毕竟这里的阵法可是颇为恐怖,连元婴期修士都挡不住的存在。况且在进入这座岛屿的时候,天玄宗弟子就已经发布要遵守的条例,绝对不能够在这岛屿上破坏打斗。

随着时间越加接近,拍卖会开场时,只见这时候的岛屿,已经有着几百道人影的聚集。在拍卖会即将到达时在场的所有修士,跟随着天玄宗弟子的指引,向着拍卖会场走去。

同样李文轩的目光聚集在其中一道身影上,这家伙的气息超过金丹期的界限,明明就是元婴期的修为,却隐藏修为,表现的不过金丹期的气息在外。

这家伙眼中暗露凶光,估计在想些不好的事情,对此,李文轩神色若有所思。这家伙的修为有些虚浮,估计是最近才突破,那么应该是世界拍卖会上的那颗结婴丹才冲关成功!

但是李文轩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家伙应该没有和他冲突过吧,为什么会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好像想将这里洗劫的模样…

而在边上的洛碧蓉,看着李文轩的身影开口道:“现在该轮到我登场了!”

对此,李文轩点了点头,看着洛碧蓉身影摇曳向着拍卖台走去的场景。

很快,一道清冷的女声传达到整个拍卖会场:“欢迎各位来参加天玄宗所举办的拍卖会,我是这次拍卖会主持人洛碧蓉!下面有请我们第一件拍品…”

只见在洛碧蓉面前的拍卖台上,升起一道高台,高台之上玉瓶浮现而出。

随着洛碧蓉手臂轻挥,只见玉瓶内的丹药冲破禁忌,浮现在众人的面前:“此为第一件拍品,二品顶尖丹药结金丹,想必结金丹的作用,各位也知道,能够帮助筑基巅峰修士,凝结金丹!

洛碧蓉声音微微停顿道:“这结金丹一共十枚,将分为五组拍卖,每组两颗,这可都是极品结金丹,底价为五十万灵石,每次加价不少于一万!”

就在洛碧蓉开口的瞬间,下面所有修士都陷入震惊中,没有想到,这拍卖会居然如此大手笔,暖场拍品居然是结金丹,而且还一次性出现十枚,况且品质还在极品行列。

在下面有些炼丹师望着悬浮在半空中的结金丹,看着表面上那诡异的花纹,瞳孔紧缩,这的确是极品表现,炼制这结金丹的炼丹师,绝对是在三品以上。

难道压轴的拍品结婴丹,同样是这名炼丹师所炼制?怎么可能要知道结婴丹可是三品顶尖丹药,寻常三品炼丹师都练不出来,从来没有听到过消息,估计是刚刚进阶吧。

不管如何,这次拍卖会后,都要留在天玄宗交流一下,毕竟地球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三品炼丹师了。上一任三品炼丹师还是在五百年前,那时候在场诸位都还没有出世,毕竟就算是元婴修士也就五六百年的寿命罢了。

而下面那些筑基巅峰修士,同样脸中浮现出渴望之色,毕竟他们中有很多都停留在筑基巅峰,但是已经没有期望进阶金丹期,而且寿命也将要到头。

现在出现结金丹,可谓是救命的丹药,但是五十万灵石这可是极为高昂的价格,没有几个筑基期修士能够拿得出来。所以他们眼中都是浮现出绝望的色彩,简直是给了他们希望后又让希望破灭。

而高台上那些大宗门大家族的修士,同样在这时开始出价,毕竟这样的丹药来多少都嫌少,在元婴不出的局面,金丹期修士的多少,就是衡量一个家族强大与否的依仗!

“五十一万!”

“五十二万!”

“五十三万!”

“....”

“六十万!”随着这道声音的传出,在下面一道苍老身影,眼中充斥着难以压制的激动,死死的盯着结金丹!

随着散修将价格提升到六十万时,那些大势力才准备出手:“七十万!”

就在这时不屑的声音传达而来:“赤火老鬼,七十万也想将这结金丹收入囊中,简直可笑八十万!”

“一百万这结金丹,我要了!”

顿时在场的众人都陷入寂静中,洛碧蓉扫视着周边众人一眼,看着他们心中浮现的火热之色,最后神色漠然的开口道:“一百万还有更高的吗??没有的话,那么一百万一次,一百万两次,一百万三次,恭喜这位道友,将这两枚结金丹收入囊中。”

“……”

随着时间的过去,不过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这十枚结金丹全部被下面在场的修士拿下,其中最后一组更是拍卖出一百五万的价格,简直翻了好三倍。

就结金丹加起来就已经超过五百万灵石的收益,果然炼丹师就是暴力的行业,要知道一枚结金丹的真正成本,因为他自行炼制的原因,再加上所用的灵药,最多也不过十万灵石罢了,这一下简直就是赚翻了。